專文|我此刻正在跳我的舞不是嗎(孝淵)

By 下午6:21 , , , ,


我此刻正在跳著我的舞不是嗎
http://entertain.naver.com/read?oid=028&aid=0002332078

[韓民族日報=電視專欄作家 Lee Seung Han / 2016.9.2]

文章口吻(Tone)的變化是初入新聞媒體的記者們常經歷的混亂之一,曾經寫自己的文章的那個人突然必須迎合公司的評斷標準來寫公司的文章,雖然在準備進入公司的過程中,記者們也曾經將合乎該媒體的「Tone and Manner」做為自己的目標而努力,但無論再怎麼準備,畢竟要完全改變自己看問題的觀點以及將之梳理成文的語法 ,這總歸不是件容易的事。總覺得哪邊不像我自己的文章,但又不像是沾染公司色彩的文章,這種混亂感彷彿那些青春期的孩子們,穿著童裝的體型雖然一下子成長許多,但穿上大人衣服時,他們卻又好像僅僅在模仿,因而在鏡子前端詳良久。第一年入行的記者們讀了又讀自己的文章,反覆琢磨的同時卻也無法收起欲哭的神情。「我的文章很奇怪吧,我覺得我寫的真的很糟。」即便好好地和他們說,要將公司的語法與色彩完整消化、轉化為自己的東西,甚至再以自己的方式消化都需要時間,但我仍然無法消除他們的沮喪,縱使那本來就是如此,縱使每個人都曾經歷像你一樣的錯誤。

「只有實力不行嗎?」

看著在MNET 舞蹈競賽節目《Hit The Stage》中跳著舞的孝淵,我一時有了這樣的想法。即使展現了每次競演後都會形成話題的表演,節目結束後,她跳舞的影片也都會被上傳到各種網路社群,但她依然尚未獲得優勝,以她轉眼間就成為最出演最久的參加者的立場來想,心裡會不會有些受傷呢。而看到她總是樂在其中的模樣,我突然想起少女時代出道時期她曾經說過的那些話。雖然她們的出道曲〈再次相逢的世界〉有著充滿力道的舞蹈,但隨後以〈Baby Baby〉、〈Kissing You〉或〈Gee〉這些以活潑可愛的舞蹈為主的歌曲活動時,她說她曾經感到非常混亂。當她準備著要手拿棒棒糖表現活潑舞蹈的〈Kissing You〉舞台時,她曾想,「難道我是為了揮棒棒糖才這麼努力地做伏地挺身的嗎?」,再次反覆咀嚼她的這番話,我似乎懂了孝淵她無關勝負、總是笑容滿面的理由,因為此刻的她正在跳著她自己的舞。

雖然前言所寫到的僅是個例子,但不管是哪種職業、哪個組織,我想情況都應該是一樣的。無論足以一飛沖天的實力再如何被認可,我作為個人或是作為組織的一員時,兩者之間的做事方式是不同的,而其中的差異也讓人很難輕鬆適應。孝淵出道前曾經在有線台的年末頒獎典禮上擔任公司前輩、同時也是當代舞蹈跳得最好的人之一的寶兒的替身,這某個程度上也算是認證了她的實力,然而出道之後,當團體的路線不再相同,她們得自然地揮舞著棒棒糖時,她就不能再只為了自己的舞,而是得去為了團體的舞蹈調整自己。儘管她以閃耀亮眼的舞技作為武器成為了團體的一份子,但在「會跳舞的話也要會唱歌、會唱歌的話也要漂亮」這種過於苛刻的評判標準之下,「很會跳舞」這點其實很難被人們欣賞,拍下激烈的Dance Break 中霎那間扭曲表情的照片更是被用來當作惡性貶低外貌的素材,在對女團的要求特別多的氛圍裡,很難體現出孝淵的真正價值,就算大家都知道她很會跳舞的事實,對此全然給予尊重的人卻是寥寥無幾,這樣的狀況甚至維持了很長一段時間。

而這和社會新鮮人們所經歷的苦痛不是十分相似嗎?我明明想用我的工作來得到別人的尊重,但把工作本身做好卻依然不滿意的人們比比皆是,說什麼在聚餐場合上很冷淡、說什麼希望可以再花點心思在穿來公司的打扮,或是說什麼因為印象不好所以沒什麼感情,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們蒙蔽了業務的本質,諷刺的是,工作之前曾被評價為發光的人才的人們反而在找到工作之後無法發出光芒。人都需要時間來配合社會所要求的做事方式,而在那段時間裡,世上能評價自己的就僅有工作外的元素。2013年孝淵曾出演KBS的《Happy Together》,當面對問到自己的全盛期是何時的問題時,她一邊回顧說「想不起來全盛期了」,一邊提起自己出道前的練習生時期反而人氣較高的回憶,並摻雜著玩笑地說「只有實力不行嗎?」,當主持人問到是什麼有所不足時,自然地將手指向臉龐的孝淵雖然面帶笑容,但在她能以如此欣然的心態微笑以對之前,勢必曾經需要一段漫長的時間。

當這世界不認可自己的色彩時,我們又會怎麼做呢?有人與這世界戰鬥、拓寬了那狹隘的認可範圍;有人配合這世上的語法放開自己、去熟悉說明的方法,也有人就此放棄。那麼孝淵是如何的呢?她雖然沒有選擇和這世界戰鬥的那個方向,但她既沒有放棄,也沒有逃開,她堅持地擔當著少女時代歌曲間的Dance Break時間,擔負起舞台表演的原動力,即便舞步裡沒有自己擅長的Popping 或是Locking 這類Maniac 舞蹈,她也默默地去消化它們。儘管她曾經認真煩惱過是否該退出團體去留學,但她終究沒有這麼做,因為那樣的話就成了逃避。而當少女時代終於可以不用再以活潑可愛的形象渴求愛情也能保證不錯且安定的位置以後,每當團體嘗試強烈的形象時,孝淵都能夠擔起舞台中心的位置。像是〈I Got A Boy〉這樣瘋狂大變身且必須跳著激烈舞蹈的Girls Hip Pop 曲,孝淵成為了那個堅實的存在,好讓大眾能夠信服這個果敢的新嘗試,她一邊去熟悉團體要求的語法,同時配合世間的標準來表明自己,她沒有放棄,一直等待著那個能展現自己真正的價值並獲得全然認可的時機。

不覺得有非要證明些什麼的必要

對於那些經過長年努力後終於得到一個能據實展現自己並獲得認可的機會的人們來說,勝負問題是其次,重要的是能多麼忠於自己。2012年播放的MBC《Dancing With The Star 2》裡,儘管在總決賽中不敵崔汝珍僅居於第二名,但她即便挑戰了全新舞風,也在舞台上展現出具有壓倒性的力量與禮儀,她自身的能力也獲得了全面性的評價。在該年年末所屬公司與現代汽車合作的子團「YOUNIQUE」的MV 中,她以「大魔王」般的氣勢登場,氣勢足以壓倒團體內其他四位男性。而後來的MNET《Dancing 9》中她則是以Kpop Dancing Master的身份作為舞者的評審。從那之後,再也沒有人會質疑她的資格或是要求她的色彩,這是經過長時間等待後完全以自身來獲得認可的人終能享受的成就。

因此,縱使孝淵在《Hit The Stage》中總是展現抓緊觀眾目光的表演卻與優勝擦身而過,她依然沒有忘記笑容,而這件事的本身即是——不覺得有非得再多證明些什麼的必要的人在完全享受於舞台時所散發出來的充分感,我想我這樣推測也不過份。練習生七年,加上熬過出道後為時不短的混亂期之後所爭取而來的笑容。也多虧了孝淵那樣的笑容,我又多了一些可以對那些因為工作與自我之間的差異,或是在調適著希望得到的評價與世間看待自己的標準之間而感到煩惱的人們說的話:說,無論為何,一開始有那種煩惱是再當然不過的;說,不要因為與世界碰撞、戰鬥之後沒了自信就早早地做出放棄宣言;說,這裡,曾有與你相去不遠的煩惱但最後能在世人面前爽朗大笑的孝淵,你去看看她的舞蹈。


//



Lee Seung Han 作者寫的文章總是寫得這麼好…
雖然是業界的文字工作者,但他同時也是少時的粉濕,
在少時九周年時也寫了一篇很感人的文章。

我其實一直不太敢翻他寫的文章,
除了因為是他的文字本來就比較難需要研讀,
另一方面我其實也很怕翻得不好會破壞他原本的語感,
雖然說翻譯本來就是一種再創作,
但我希望自己在面對這個人寫的東西的時候是小心謹慎的。
因此有翻譯得不好的地方還請一定要告訴我。

能被這麼溫暖的目光看著、寫出這樣的溫柔而不煽情的文章,
我想她們總歸是幸運的吧。



                                             

► translated by cyl.
► 本文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3 意見

  1. 再次感謝版大翻譯~
    在少女們中最喜歡的除了太妍,就是孝淵了。
    孝淵面對著鏡頭展現笑容的真誠,
    讓人感覺到她是如何的堅強卻又溫柔。
    雖然晚來才開始追蹤少女們的種種,
    但一路看來,在近年的影片內看到孝淵終於有更多的舞台,
    衷心為她感到開心。
    希望能永遠在鏡頭前看到開朗和自信的金初丁!

    回覆刪除
  2. Dear 浪蒼之魂,

    再次謝謝你的回應。

    我也很開心看到她近期越來越多表現的機會,
    尤其是這次的solo,在舞台上舞動的她真是太美麗了。
    感謝她還是堅持著。

    cyl.

    回覆刪除
  3. 一樣感謝版大的認真回覆~
    最近看到孝淵又準備開始千萬like,覺得很是開心啊!
    感謝她依然繼續跳著她的舞、發揮著她的孝能感XD
    也感謝所有少女們這近十年來的攜手相伴!

    p.s.很喜歡版大的翻譯呢,辛苦您了,我會持續追蹤的~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