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17年春季號《The Celebrity》雜誌 - Red Velvet

By 下午3:58 , , ,


RED VELVET
[Editor/Bae Ju Hyun]

帶著沒有上妝的白皙臉龐,四個少女害羞地打著招呼進到了拍攝現場,即使有些不自在般的猶豫,但只有成員們在的位置上,笑著的她們就是群不折不扣的少女。預計拍攝畫報及影像的寬敞攝影棚裡充滿了數十名的工作人員,原以為Red Velvet 會以結束了《Rookie》告別舞台的狀態悠閒地聊天,但才知道當天結束拍攝之後在Coex 還有活動。現在彷彿閉著眼都能完成畫報或廣告拍攝的她們,無論是一個手部動作還是眼神的移動,都能讓人感受到她們的從容。至於Joy 當天則是因為必須拍攝電視劇無法出席。


——Red Velvet 已經出道第三年,與一開始出道時期懷念的樣子還很相像嗎?
Wendy:首先,找鏡頭變得熟悉了(笑)。以前即使是彩排都要專注在舞台上,所以覺得找鏡頭很困難,但現在比較游刃有餘,就算在舞台上也可以自然地找到攝影機。不管是練習生時期,或是為了徵選而奔波的時候,那時都只是單純喜歡唱歌、喜歡音樂,但現在成為了歌手,能站在舞台上當然很好,可我也了解到,準備一張專輯也要有化妝、造型等許多人一起參與幫助我們。希望能讓人們聽到喜歡的音樂與歌曲,成為歌手這點也是,如果說我實際想要的程度是1%,那剩下的部分都是因為有許多的人我才能完成。「原來現在自己還很不足啊,要更努力才行啊」,我也經常會這麼想,希望可以讓大家看到更進步的樣子。
Seulgi:我覺得與過去漫長的練習生時期一樣,雖然現在還很不足,但只要努力去做,總有一天可能會有人因為看了我們而有了夢想,我希望給人那樣的感覺。其實專注活動時沒什麼時間能去思考夢想,而我們即使還很不足,但因為喜愛我們、等待著我們的人變多了,所以我感到很幸福,每當這個時候,我就會再次暗自下定決心,要把讓大家看到的東西做得更好。

——只要說到Red Velvet,讓人喜愛又可愛的形象很強烈,那妳們有沒有想要嘗試的概念或是造型呢?
Seulgi:奇妙又神秘的少女的感覺應該也會很適合,雖然活潑的形象也很棒,但Red Velvet 也很適合比較成熟的感覺。我也想嘗試像碧昂絲一樣帥氣的舞台表演,要是能讓大家看到Red Velvet這種面貌的話應該會很有趣。也想開演唱會,如果能得到更多人的喜愛就好了。
Wendy:我最近很常聽R&B 的歌曲,想表現看看像Bruno Mars的專輯那種在1980-90年代的Funky 音樂中混合了R&B 的Funky 音樂,還有復古風的Vintage 音樂。我們不但很開朗也很淘氣。我想用充滿專屬於我們的樣子的花俏感覺來策劃舞台,想讓大家看到像音樂劇一樣,只屬於我們的淘氣樣貌,如果能把像是我們在後台時毫無策劃過的樣子做成歌曲的話,好像可以盡情地展現雀躍又享受的模樣。
Irene:我想讓大家看到性感的樣子或是更加女性化的風格,比起年幼而清純的形象,我更想嘗試有著稍微成熟感覺的少女這類的形象,化妝的部分也是,想讓大家看到自然的風格。

——在忙碌的日程中,有沒有個人很沈迷的東西呢?
Irene:這次一邊整理房間我才知道,因為平時我很喜歡寫東西,所以經常買筆記本和日記本,但一整理才發現真的太多了,多到必須要另外擺放的程度。畫有可愛圖案的膠帶、各種貼紙、筆記本、色鉛筆這類東西真的很多,我也嚇了一跳。我從小就很喜歡用手做些什麼,對於畫畫也有很大的興趣。雖然沒有為了要把字寫得漂亮而特別努力,但因為想要做出有著自己特有的色彩的藝術字(Calligraphy),也曾去看書練習想照著去學。還學過一個月的泰迪熊製作,之前也曾將我做的泰迪熊送給工作人員。最近的話,想要學習利用沙子間縫隙所透出的光線、用手與沙子作畫的沙畫藝術。
Yeri:我喜歡拍照、也喜歡被拍,不管是漂亮、喜歡的照片或是有模特兒的照片,我都會存到手機裡,去研究表情和動作之後,也會自己去練習。因為我很喜歡日本一位叫做小松菜奈的模特兒兼演員,有段時間我的手機資料夾裡全都是她的照片。我原本對於拍照沒有什麼野心,不過身邊有很多專門攻讀攝影的人,所以不但會擔任模特兒,也會向他們問些關於攝影的大小事。我很喜歡Juergen Teller (*譯註1)和橫浪修(*譯註2)這兩位攝影師的照片,比起誇張裸露的照片,我更喜歡沾染了自然呈現出來的感覺的調性。

——很好奇平時通勤時或是在後台時都聽些什麼音樂,成員們的音樂取向似乎都很明確,有沒有專屬於自己的播放清單呢?
Seulgi:
Wendy 推薦的歌全部都很棒,她偶爾也會上傳喜歡的音樂到Red Velvet 的官方Instagram ,主要上傳的有我、Yeri、Wendy ,我也很喜歡Wendy 剛提到的復古感覺的音樂。
Wendy:我會聽各種類型的音樂,雖然也喜歡R&B ,但我會根據天氣、根據心情來挑要聽的歌,最近天氣就很棒不是嗎。前幾天我有在Instagram 上推薦歌曲,搭著車、陽光射進窗戶裡時,一邊想著「啊,春天來了啊!」,一邊聽著SALES 的〈Chinese New Year〉(*譯註3),心情就很好,我也喜歡Acoustic 這種安靜的音樂,像Sam Smith 的〈Stay with me〉(*譯註4)之類的歌。因為我主要是戴耳機聽音樂,所以也喜歡把我喜歡的音樂分享給朋友,如果有人對我所推薦的歌曲有共鳴,我會感到十分喜悅。

——成員們彼此是怎樣的存在呢?說是連結的紐帶嗎?舉個例子來說,像是Wendy 很會聆聽成員們的煩惱,或是Seulgi 對於時尚很有興趣,所以常會告訴成員搭配的小技巧等等。
Seulgi:
Wendy 是我的室友,是一個經常在我身邊、很親近又很重要的存在,因為是能分享所有事情的朋友,所以是很自在、可以無話不談的關係,彼此已經相處了很長一段時間,現在即使什麼話都不說也會覺得自在,光是在旁邊就覺得踏實的感覺。當然Irene 姊姊、Joy、Yeri 也是如此,但可能因為是成員中唯一的同齡朋友,與Wendy 有種更緊密的感覺。
Irene:Red Velvet 是一直給我靈感的存在,像個大人一樣的Seulgi、可愛的Yeri、毫不吝於稱讚語鼓勵的Wendy,還有光是在旁邊就能成為力量的Joy。雖然我希望自己對於其他成員也能是這樣的存在,但因為我很不擅長表達,所以心裡總是過意不去。雖然沒有說出口,但無論成員們做些什麼,我都希望能為她們鼓掌和加油。
Wendy:如果我覺得辛苦或是有煩惱的話,我是會直接說出來的類型,但Seulgi 不是那種會說辛苦的人,因為如果我如果悶著就沒辦法專注在工作上,所以很能掏出心裡話,相反的,Seulgi 主要是聆聽的那一方,雖然我也希望可以成為Seulgi 那樣的存在,但她不會將辛苦表露於形色、總說沒有關係,可是我都知道,豁達又開心的她一旦話變少或是有點發呆的時候就是有辛苦的事,而因為她總是積極正向又充滿活力,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事,她都能以積極的心態、覺得沒有問題。
Yeri:是最近唯一能使我笑的存在,如果行程很多,真的會感到很吃力,但只要與姊姊們在一起就完全不會覺得累,只要五位成員聚在一起,真的一整天都在笑。雖然因為忙碌,沒有什麼時間可以與朋友見面,但因為有姊姊們在就讓我覺得很踏實,對我來說像是不可缺乏的朋友的存在。

——最近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呢?
Irene:
我以前曾經去過捷克,現在偶爾也會想起那個時候,要說異國美景與天光是多麼美,那裡的風景就是如此。我很喜歡拍攝風景、天空的照片,當時因為是冬天,所以我拍了非常多耶誕樹、馬車和人們日常的樣子,我想安靜地沈思、度過旅程,前幾天偶然看到聖托里尼的照片,如果有機會的話一定想一次看看。說著說著就很想去旅行了啊,希望可以去風景很棒的地方好好休息之後回來。
Wendy:我喜歡待在家裡,最近有了新的興趣——收集黑膠唱片,我生日時Seulgi 送給我的專輯也很棒,即使不能聽音樂,但光是看著專輯包裝就瀰漫著滿滿的復古氛圍,所以就買了下來,雖然是第一次接觸到的音樂而有點不知所措,不過封面真的很漂亮。我爸爸其實也有收集黑膠唱片,甚至熱衷到收集了滿滿一整個房間,我們在這方面的取向好像滿像的。不久前,我也買了底片相機,雖然我不太自拍,但我很喜歡幫成員們拍照,所以一有空我就會折磨成員們,雖然拍照要花很多時間,但還是很有趣。
Seulgi:我喜歡畫,想去聖水洞複合文化空間S-Factory 展示的克林姆展「Klimt Inside」(*譯註5),據說可以用影像和LED 燈來觀賞作品,所以我很好奇。我也會自己畫畫,不過沒有正式地去學,而是看著喜歡的圖畫然後跟著畫的水準。不久前我也看了美術電影《Egon Schiele: Death and the Maiden》(*譯註6)
Yeri:我對於成年沒有什麼幻想,十九歲的時候會希望趕快到二十歲,但真的到了二十歲時,反而沒有那種感覺了,活動結束之後想去日本,打算去拜訪在日本的叔叔,順便去玩。

英國劇作家王爾德(Oscar Wilde)曾說,「能在美麗的事物中發現美麗的意義,才算得上是有教養的人們。」,在遇見Red Velvet 的七個小時裡,我得以從這四位少女身上享受發現各角度的美麗的喜悅。由於拍攝比當初預期花了更長時間,訪談時間變得十分倉促,即使如此,在訪談結尾時成員們說到「要變成更加帥氣的人」,比起其他的話,這個抱負最為清晰地留在我的腦海中。在Red Velvet 的概念裡,所謂在強烈而熱情的「Red」與古典而柔軟的「Velvet」兩者間的協調是什麼,我想我已明白了。


*譯註1:Juergen Teller,德國藝術家及攝影師。(tumblr
*譯註2:橫浪修,日本攝影師。(官網)(Instagram
*譯註3:Sales,來自美國奧蘭多的雙人獨立樂團。〈Chinese New Year〉收錄於2014年的同名單曲。(官網)(Bandcamp)(樂評推薦

*譯註4:收錄於Sam Smith 2014年首張專輯《In The Lonely Hour》,曾獲第57屆葛萊美年度歌曲獎及年度製作獎。(官網)

*譯註5:Gustav Klimt,臺灣常譯為克林姆,奧地利象徵主義畫家,展覽原文為「클림트 인사이드」。(展覽資訊
*譯註6:德語片名為《Egon Schiele: Tod und Mädchen》,導演為Dieter Berner ,2016年發行,以20世紀初奧地利表現主義畫家席勒為主角。(imdb



//


文中有不少語句之間不太通順的地方,
可能是如文內說的訪問時間較為倉促所致。
另外,個人猜測是分成Seulgi 與Wendy 、Irene 與Yeri 這樣訪的,
如果用這樣的假設閱讀的話,對於回答的脈絡或許會比較容易理解一些~







                                       

► translated by cyl.
► 本文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