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High Cut》vol.193 - 太妍

By 下午6:09 , , ,


太妍的Voice
[Editor/Jung Ji Hye]

她為了修正唇彩而噘起嘴唇的模樣完全像個少女,但穿上寬褲時又「像H.O.T對吧,哈哈哈」如此哈哈大笑讓逐漸疲憊的攝影現場帶來氣氛。對於「像是妖精」這樣的話,她喊著「不像話啊,什麼!」的同時又再次爽快地笑,帶著人生第一張正規專輯一起回歸的太妍毫無顧忌,該說是收服了歌謠界所產生的氣魄嗎?對於笑著說「(歌唱)又再更昇華了」的她,要如何不去期待她的專輯呢。



——一到訪問現場就一直在看先公開的〈I Got Love〉MV,這首歌好到不是作為主打歌很可惜呢。
omo,這樣嗎?(笑)我在發行〈11:11〉之後,希望讓大家看到全新的面貌時,正好遇到了這首歌。一聽到就很喜歡,是曾考慮是否要定為主打歌的曲子。

——看到MV 讓我嚇了一跳,因為是截至目前為止看過最「強勢」的概念。
很魅惑對吧?(笑)不管怎麼說,因為旋律是小調,濃度也偏濃,所以就打造出對應的形象。

——妳在逐漸不出正規專輯的趨勢中下了很大的決心,製作正規專輯與製作單曲或迷你專輯的差異很大對吧?
畢竟曲目多了很多,因此似乎也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嘗試。因為是以我的名字發行的第一張正規專輯,所以歌詞也盡量地配合我的感性去修正,也經常與作曲家商論,錄音也比平時多了很多。如果要細究時間的話,每首歌好像花了三天的時間,沒有一首歌是不下工夫的。

——過去這段時間所發行的solo曲都取得了一定以上的成功,高期待值不會讓妳倍感壓力嗎?
雖說沒有壓力是騙人的,但我有股沒來由的自信感,就那樣相信著fan 們。我無法沒頭沒尾地進行專輯製作,因為有找向我的人在,我才能繼續往前走,因為fan 們不斷地給予我回饋,我才能獲得勇氣一直做著。

——許多音樂人都稱讚了太妍嗓音中所富含的「感情」呢。
說實在,我到現在也不是很明白。剛出道時因為太平淡地去唱,所以我會感覺自己的感情很不足,加上從小就開始了演藝活動,一邊跳舞一起唱歌的關係,所以好像更是如此,每當收到關於感情的稱讚時我都會歪歪頭。

——蔓延於平淡之中的哀切情緒很棒呀。
是的,不過現在我會想「稍微再over 一點可不可以呢?」因此正在自己努力著,除了讓自己更陶醉在歌詞之外,也會多嘗試各種唱法,這次也是麻煩了作曲家們很多。「oppa,這種感覺怎樣?這樣試試看嗎?要不要試試那樣?」諸如此類。(笑)

——專輯中有沒有情感轉移這部分特別下工夫的歌曲呢?
在NELL 的金鐘萬前輩寫給我的歌曲(〈Time Lapse〉)中,後半部歌詞有「愛情這回事 不都是這樣的嘛」的部分,因為那旋律與歌詞實在太合適了,一下子就可以投入感情。在錄製這張專輯裡的所有歌曲時,我都努力去表現出比平常更多的感情,或許仔細聽的話可以發現我因為哽咽而發出的鼻音。(笑)

——妳曾說妳在第一次的solo 曲〈I〉的初舞台非常緊張,這次似乎也會緊張呢?
欸咦,不會吧…我都已經一個人開過演唱會了?我好像在舞台上越來越游刃有餘了。

——確實,妳現在也是出道第11年的老鳥了,而且也要二十九歲(韓國年齡)了。
小時候說到二十九歲,都覺得是大姐的感覺。(笑)因為連我自己都對我的年紀有點不自在,所以還沒什麼實感。我很期待我的三十歲,那時是不是會更加從容一些呢?我會茫然地這麼想。

——從拍攝時看來,雖然妳就像個少女一樣,但某個瞬間又會充滿魄力呢。
我只是裝成看起來有而已,我很膽小的。

——我們找來了妳在練習生時期做過的百問百答,裡頭寫到「想要改進的地方是懶惰」。妳是有名的練習蟲,現在也每年都會推出專輯,應該要是你我公認的「工作狂(workaholic)」才對吧。
這已經是幾年前的事了啊?(笑)我承認,我是工作狂沒錯。沒有工作的話會感到不安,是會鞭策自己的類型。因為我並不是以演戲或演音樂劇為主,所以如果沒有進行專輯活動、或是不辦演唱會的話,我就沒有可以做的事,等於被強迫休息。因此我有空就會去找好的歌曲、不斷去聯絡作曲家們,這樣地生活著。

——最近沒有行程的時候就會變成為「宅精靈」嗎?
我有想過我為什麼會是宅女,可能個性也有部分的關係,但這好像是髮色帶來的影響。如果染著金髮在外面打轉的話,人們理所當然會盯著看不是嗎?之前暫時是黑髮,人們就完全不會看我(笑),所以就讓我更放心地去外面走了。不過現在又變成金髮…嗯…看來要再次變成宅女了啊。

——一個人在家的時候會做些什麼呢?Fan 們整理出來的有照顧Tiffany 的狗、玩手機遊戲、著色、指彩、自助染髮、組樂高、聽音樂等等。
很正確呀?我之前也會烘焙。

——之前不是也曾親自烤餅乾,在耶誕節時與Fan 們分享嗎?
是啊,不過我暫時中斷了烘焙,在V app拍攝烘焙的過程中受到了衝擊,要一邊進行節目一邊烘焙實在是太難了。「啊,我除了這個原來都還不行啊」這麼想的同時也陷入了愧疚感。

——那以後都沒有為了fan 們的耶誕餅乾了嗎?
怎麼會呢,耶誕節每年都會回來不是嗎?如果(fan們)不放下期待、等待著我的話,那我該怎麼辦…(笑)寂寞的人們得一起過耶誕節啊。

——和fan 們就像是真的朋友一樣呢。
真的是這樣,我本來就是出名地沒什麼朋友,這麼久以來除了成員們與fan 們之外就沒了。不過最近有與因為製作音樂認識的朋友們一起點著小小的燈喝啤酒,雖然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但我真的覺得很幸福。「kya~這就是幸福吧!」邊這麼說邊碰酒杯…我的酒量也稍微進步一點了,目前在挑戰半瓶燒酒的程度。(笑)

——少女時代成員們也會傳給你加油訊息吧?
會,即使成員們各自都很繁忙,但只要釋出預告之類的,凌晨四點都還是會傳簡訊來。「是不是吵醒妳睡覺了?」不但這麼說,還給予我回饋,真的很感謝。如果不是團體行程的話,幾乎沒有可以碰得到面的機會,即使工作到深夜或是身在海外,她們都好好地看著,所以真的非常感謝。

——有只說好話嗎?
如果是真正的家人,彼此不也都會說些狠話嗎?(笑)。像是「妳要再裝得漂亮一點。」、「不是太讓人害羞了嗎?」、「再over 一點不行嗎?」、「再果敢一點!」大概是這樣的話。

——如果將本人對於這張專輯的滿意度換成分數的話,會是幾分呢?
嗯…85分。理由是…因為我挖出了連我自己過去都不知道的新唱法,也嘗試了很多不同於平常做過的風格的東西。本來在錄音結束之後,即使對混音師說「拜託您處理了」,也經常會有感到可惜的地方。但這次在錄製金鐘萬nim 寫的歌曲的時候,我真的感到非常滿足,心情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好,並不是因為覺得我做得很好才這樣,而是因為有「NELL 給我的歌?」這種感情。我是將金鐘萬nim 的歌曲以我的風格來消化去唱的,收到okay 指示的時候真的非常幸福,因為他原本就是我從練習生時期開始就是fan 的音樂人。我第一次感受到這種喜悅和滿足,錄音結束之後真的叫出聲音來了。(手臂上下揮動)這樣,真的是我的榮幸。

——以後在音樂上有沒有想嘗試的東西呢?例如2011年時唱過的搖滾版〈Run Devil Run〉的Intro 至今在Fan 們之間還是以「傳說」來稱呼呢。
啊呀,竟說是傳說…我本來就喜歡搖滾樂團的音樂,因為我爸爸很喜歡國外的搖滾樂團,所以我從小就聽了很多金屬樂團的音樂。我也愛聽嘻哈,不過聽和唱是完全不同的,我好像跟rap 不太搭。(笑)這些現在我正在做的歌曲——加入了舒服的樂團聲音,平靜之中強調vocal 的歌曲們就是現在的我最擅長的歌曲,我是這樣想的。

——透過這次專輯,有沒有想要傳達給聽眾的東西呢?
這種問題最難了。這次專輯名稱是《My Voice》,包含和聲在內,全部都是由我的聲音去填滿的,製作時也裝滿了我的感情。我個人相信fan 是可以認得出這種感性的,如果能用最舒服的姿態來聽專輯的話似乎會很不錯,因為我未來還是會無盡無數地推出專輯的。(笑)





感謝 @trr805 的文字提供~(鞠躬)







                                             

► translated by cyl.
► 本譯文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