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17年8月號《W Korea》雜誌 - 少女時代

By 下午3:38 , , ,


A DECADE TO REMEMBER
http://www.wkorea.com/2017/07/20/a-decade-to-remember/
[Editor=Hwang Sun Woo(前四篇) / Kwon Eun Kyung (後四篇)]

顯然就是一個時代,動搖了世界、改變了標準並寫下了歷史的少女時代的過去十年,以及未來。


(陸續新增為完整版紙本雜誌版本訪談內容)

[潤娥]

——電視劇《王在相愛》播映在即,因為是預先製作完成再播出的關係,據說即使拍攝結束,演員們依然經常碰面。
因為出席率不錯,彼此甚至會說像在過著大學生活一樣,編劇在設定角色時也有融入了我本人個性的部分,去到現場之後也沒有特別要我做些什麼,而是說我按照自己這樣玩就可以,觀眾們可以看到我自在的樣子。

——在成員間,妳是最為持續不懈地在演戲的成員,而投至偶像出身的演員們的偏見也確實存在,妳在哪些部分會感受得到,又是如何克服的呢?
像我的話,我是在少時出道的一兩個月前先演出電視劇出道的,當然有很多做得不好的地方,但人們都將我當成努力的新人。隨著在拍攝期間出了專輯,也被加上了少女時代這個名銜,之後感覺對我的評價就變得比較冷淡,或許是因為更多時候讓大家看到的是舞台上的樣子,也先認識到了那個形象,因此覺得演戲的我看起來不自然。而戲劇表演依舊很困難,並非因為是偶像出身,而是最近厲害的人大有人在,比起說是為了要撕掉標籤,我想是我自己一直都對於演戲本身有著得更上一層樓的野心,偶像出身的優秀演員也非常多,因此現在偏見應該比起以前還要少了。

——首部電影《機密同盟》的Kim Sung Hoon 導演說妳是「聰明的演員,有著流水般天生的感知」,妳覺得身為演員的自己的強項是在哪個地方呢?
雖然說成身為演員的強項還太誇張,不過我喜歡感性的東西,我是那種很常受到天氣的影響、也覺得氛圍很重要的類型,當然,演員要如何感受,以及如何將感受到的表現出來又是另一個課題,也曾有過我自己覺得表現不錯,但在螢幕裡完全看不出來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強項,但聲音是我喜歡自己的一個部分,常常有人原本以為我的嗓音是那種活潑的聲音,實際聽到是中低音後會嚇一跳,我自己非常喜歡這個聲調(Tone),在其他的演員裡,我也喜歡聲音比較低的人,最近的金智媛演員就是這種。

——迎來少女時代十週年的感受如何呢?
感覺才過了大概七年,可時光什麼時候過得這麼快了?其他迎接出道十週年的前輩們看起來都很帥氣、很厲害,但實際上最讓我有切身體會的就是時光的飛逝,也有點讓人得意的感覺。

——過去十年間成員們有怎樣的變化呢?
隨著經驗的累積,大家的實力都有增長,也都成長了很多,過去會感到緊張或不自在的地方都變得自然,而在個性上,變化最多的應該就是老幺徐玄了,以前內向的她現在變得更加活潑,成為可以先走近別人的個性,這都出自於她自己的努力還有成員們的影響。另外Tiffany 姊姊的韓文實力進步了非常多,所以現在一般的採訪都能適當地選擇詞彙、表現得很好。

——如果遇到出道時期的自己,會想對她說些什麼呢?
我工作時抱持的心態之一就是以後成品完成時再看不會讓自己後悔,因為如果明明可以做得更好,卻沒能發揮最大值的話會留下很多遺憾。小時候如果情況比較困難,我曾經會「下次做好不就好了嘛」這樣妥協就過去,但我想能對過去的自己說,希望能夠抱著要把每瞬間都做到最好的心態。

——過去十年間最為辛苦的時候是何時呢?
比起覺得辛苦,更常是覺得有壓力的時候,沒達到期待值的話難免如此,每當新製作專輯時,如果不喜歡這種形象該怎麼辦的這類擔心或焦慮都會與期待一起產生。不過因為少女時代活動的成員們很多的關係,所以彼此會為彼此打氣,即使我喪氣,但因為獲得其他成員的能量,也就因此能夠再堅持住。在回到《The K2》這部電視劇之前,我大約有兩年的空白期,當時我的想法似乎有很大的轉變,大眾怎麼看少女時代、怎麼看我的表演,我放下了對於這些的壓力,變得稍微自在了一些,這就叫做產生了餘裕嗎?

——變化是有什麼樣的契機嗎?
給自己時間是必要的,我本來一直都過得很忙,連休假都沒辦法好好享受,甚至才過一個禮拜就會感覺都已經都休息夠了。不過,相較於覺得快速露面很重要因而感到焦慮才決定和選擇,去等待我能夠做得更好的、更適合我的作品的這種態度改變了很多東西。準備這次專輯時也是,比起更好的成績或是什麼獎項,我們更把能讓人有「少女時代就是少女時代啊」的感覺當作目標。

——現在也瞭解了度過假期的方式了嗎?
隨著到很多地方旅行、學習著各種東西,讓我覺得進修自己的時間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可以讓我看到和工作時所見的視野完全不同的東西,所以我覺得休息期必須要好好地過才行。

——少女時代對妳來說是有著何種意義的名字呢?
是形成自尊感、給予我力量的名字,就像時而會說「對我們而言除了成員們之外就沒了」這樣的話,我們彼此是這樣互相給予許多力量的,而且現在即使不是指成員們,團體本身對我來說就是這樣的角色,因為無論我一個人去了哪裡、做了什麼,我都是從擁有著所有少女時代做過的事的這狀態出發的。


[Sunny]

——迎來出道的十週年有沒有什麼感慨呢?
因為我的個性本來就很容易覺得厭煩,所以幾乎不曾持續地做一件事,唯獨這份工作做了十年,人活著不都會有覺得虛無的時候嗎,每到那種時候,做了少女時代十年這件事就會成為我的支柱,而且如果是我獨自做十年大概會感到很孤獨,但有很多與我一起分享這個經驗的人們存在,成員們、fan 們、家人、一起工作很久的工作人員們,過去的那些時間似乎證明了我的存在,即使到了第十年也還能讓人們看到新的東西,我覺得這是很幸運的事。

——不久前生日FM 時,一一親手挑選、包裝要給fan 們的禮物的模樣讓人很驚訝。
因為配合生日的日期所以邀請和準備了515 位(的份量),實際開始準備禮物就覺得與我一直以來獲得的相比,這些實在太過渺小,我反而覺得很抱歉。Fan 們到底是怎麼每次都能為我們準備得如此俐落呢?真的覺得很厲害,這也讓我有了可以換位思考的立場。

——過去十年間成員們有什麼地方變得不同嗎?
當然也有從一開始就嶄露頭角的人,因為出道時還小又沒有經驗,如果說當時是被動的女偶像的話,現在則是變得更加主動,也有出自於經驗的穩定感,大家都知道自己擅長的是什麼,並依然為了那個而努力著,現在成員們各自就算說要去哪裡做些什麼也絕對不會感到不安。

——活動時最辛苦的時期是什麼時候呢?
即使是在身心俱疲的時期也還是會有小小的快樂,也有度過後就會成為幫助的部分。每個人都會像青春期一樣有過瓶頸,也曾歷經團體的困難,每到那種時候,成為幫助的終究仍舊是彼此,那是經歷同樣經驗、一路走來的關係所帶來的安慰。

——偶像和練習生後輩們變得很多,有沒有想對他們說的話呢?
在合乎自己年齡、可以扛起責任的範圍內,如果都去嘗試想要做的事情就好了,這麼會讓人明白什麼是自己確實擅長的、什麼是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隨著不再紙上談兵,也能夠知道那件事與自己之間的火花,不過無論是成功或是失敗,那都是自己要去承擔的,因此也不能太輕易看待。另外要說個實際一點的建議的話,就是最近這種時代裡,什麼事情都會留下記錄的。(笑)

——作為少女時代,妳是否有曾經放棄的部份呢?
與其說是放棄,或許有一些錯過的東西吧。因為這是獲得喜愛、接受人們心意的職業,我想我也學到不能所有事情全都隨我所欲,該說是讓我明白身為一個專業者要如何去接受既定狀況的方法嗎?如果要說可惜之處的話,假如我能再成熟一點,我就能夠懂得安慰我自己的方法,但因為沒能如此,所以我曾經一直逼促著自己,而這些事情似乎都得等到過去之後才能看得明白。

——少女時代在成為今日的少女時代之前,妳覺得妳在團體裡做了什麼貢獻,以及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呢?
我會覺得「她也那樣做著的…」,所以不要擔任「她」的角色(笑),對於以前體力很差又很認生的我來說,藝人,特別是偶像,是個必須非常努力的領域,因為我平常就像生病的雞一樣孱弱,也沒什麼反應(reaction),成員們也都很了解這一點,不過為了要展現很少女時代的形象,我真的下了非常大的努力,例如撒嬌這種。

——妳本來展現出的是爽快、明朗的形象,難道不是這樣的嗎?
學生時期的我是平凡、安靜、很害羞的學生,隨著各種經驗,好像開發了自己擁有的部分,現在各自廣為人知的個性與角色除了是我們這段時間努力建立起來的以外,也包含投影了大眾所希望的模樣而形成的形象,當然是從小時候的樣子持續累積,我真正的面貌當然也在裡頭,但現在實際上也存在著其他的一面,為了讓人能再了解現在的我,我想我還要再繼續努力才行。

——連貓咪產業博覽會都會去的妳可說是熱衷的貓管家,貓改變了妳什麼地方呢?
是到了讓我想不起來沒有貓的時候是怎樣的這種程度,最大的變化是不會只去考慮我自己,一回到家就有個生命體迎接我回家,這是很神奇的事,有了每天能一起交流的對象也讓我變得開朗起來,這是我第一次帶著責任感持續這麼久的關係,其中遇到經驗也很新鮮。當然,我也不知道小鹽是否一樣覺得有與我進行情感上的交流,但不管怎麼說,就算只是一般的關係,在讓我經歷豐富的感情這一點上,依然讓我覺得很新奇也很感謝,不只有喜悅,還有抱歉與擔心。

——最近對什麼東西有興趣呢?
我喜歡電視、動畫、電影還有各式各樣的遊戲,角色扮演、動作類、PC、遊戲機或手機,我都會很不挑地玩完再刪掉,只要不是活動期,我平常就會在床上一邊想著世外桃源一邊像是個閒人一樣度過,我是那種會盡量珍惜我的力氣的類型。

——不久後就要回歸了,心情是如何呢?
很認真地準備了專輯,請多多喜愛,這種話每次大家都會說,可這次我希望可以傳達另一種心情。儘管時常做著各式各樣的活動,但對我們成員們各自來說,少女時代就是第一順位,而對少女時代來說,第一順位就是一起走來的Fan 們,現在Fan 這個詞反而有點不自然,應該是同志、或是同僚這種感覺,如果能夠理解這點就好了。


[Tiffany]

——今天的拍攝如何呢?
對這次《W》雜誌的封面最有野心的人就是我,除了紀念少女時代十週年之外,我希望在時尚方面也是能夠留下意義的企劃,雖然我偶爾也會自己拍攝畫報,不過因為是八個人久違地一起拍攝,能夠一起漂亮地留下紀錄讓我很享受也很幸福,我們聚在一起時經常能出現很不錯的畫面。

——妳似乎完全不會隱藏對於其他成員們的感情。
我作為練習生的準備時間很短,團裡有練習了七年的成員,而我僅僅是三年程度,我會把我們成員們視為我的Role model,也一直覺得她們就是最棒的,我總是在想像與夢想著成員們(能發揮)的最大值。

——也有人曾在訪問間說到保持適當距離是維持好關係的秘訣,而這是截然不同的態度。
可能是因為出發點本身就不同的關係,我中學三年級時就已經離開家人來到這裡,好像從一開始就一直愛著成員們(笑)。十年來,我始終是個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者,看到什麼都會想起成員們,因為她們都知道我的所有事情、不需要多作說明,就像是家人一樣的存在,所以也讓我在外面想要做得很好,不要丟她們的臉。

——對妳來說「少女時代」是什麼意義呢?
少女時代像是只讓我學到好東西的空間,是人生難遇的一個榮譽與命運,我愛著這個空間愛到即使重生我也希望能作為少女時代的一員,隨著準備著這次的回歸,我從出道當時的影片開始再次回顧了起來,「十週年」這個關係無論是作為友誼或是團體都是一個很不得了的里程碑,雖然她們都是我的同僚,但了不起的是,她們在沒有出專輯時也馬不停蹄地在演戲、綜藝等,總是在做些什麼,我們所有人都有很多的作品。

——就像剛才提到的,身為浪漫主義者的妳對於迎來出道十週年似乎有著很大的激動。
就像想到90 年代就想到小甜甜布蘭妮(Britney Spears)或是電影《獨領風騷 (Clueless)》一樣,如果人們回想起2007年時能夠自然想到我們就好了,也希望今天拍攝的《W》雜誌封面也能成為那幅圖畫的一部分。隨著時光的流逝,雖然也有對於「少女」這個詞提出疑問的人,但我們就是如此存在著,哪裡也不去呀(笑)?各自有很多能做的事,想再聚集起來時就聚在一起,這不就是我們嗎?各自獨立又同在一起,這就是少女時代。


[俞利]

——過去的訪談中妳曾說到「因為少女時代這個名字包含了期待值,會讓人有壓力」,現在依然如此嗎?對妳而言少時這個頭銜是個怎樣的名字呢?
一直以來我都感覺從少女時代之名收到了太多的愛與期待,覺得感激的同時也會讓我更加小心,因為有了不能帶來麻煩的想法,在非常快樂而幸福的反面,就是帶有壓力和產生依戀,未來無論我做怎樣的挑戰,少女時代這個名字都會給予我很大的力量,也同樣會帶有著重量。

——迎來少女時代十週年的感受如何呢?
累積了一年又一年的日常而成為了十年,雖然這是睽違兩年的回歸,我們正在努力準備中,不過就像是平淡地迎來生日的感覺,並沒有變得太特別,儘管對於每個瞬間都保持感激,但我覺得我不去賦予重大意義的原因是,我從來沒想過這就是終點。

——和出道時相比有什麼改變嗎?
我並不是懷著雄心壯志而開始成為少時的,而是遇到了做著真的很喜歡的歌曲與舞蹈的朋友們,像是去校外旅行一樣有趣地度過了這段歲月,雖然也有很多激烈的時候,但因為我同時也享受著,所以才能走到這裡。

——要如何與團體一起度過十年呢?
我依然覺得很不簡單、依然很小心,各面向比起十年前都更是如此。像我的話,就如同感受到成員們與少女時代這個團體的珍貴那般,我會盡量保留一定的空間。在多人的團體生活與在彼此即使不願意也可能被做比較的情況中,這似乎是個能夠平穩走得長久的方法,現在就像家人一樣,都過了磨合的階段,走到了疼愛彼此的時期。

——看著同時期活動的女團們一一宣布解散的過程有什麼樣的感想呢?
我能全然理解她們的選擇與決定,也覺得必須尊重,世上唯一不變的就是改變,因此很感謝她們曾經努力地活動、留下很多很好的歌曲。

——在過去的活動中,妳最喜歡的歌曲或是表演是何時呢?
無論是什麼事,做出成就感時最讓我覺得正在活著、感覺最為幸福。與大眾的反應無關,那樣的舞台對我來說都是津津有味的時候,像是之前挑戰有著高難度編舞、體力花費上也不簡單的〈Catch Me If You Can〉就是在那個層面上有著特別的意義。〈Kissing You〉則是我個人很喜歡,但覺得沒辦法再做一次的那種歌曲,想起了活動當時我們的氛圍與能量,是首純真且像是紀念碑般的歌曲。

——出道曲〈再次相逢的世界〉去年在廣場上也被廣泛傳唱,成為了年輕世代的〈晨露(아침 이슬)〉(*譯註1),妳有看過梨花女大的學生們在燭光集會中唱著這首歌的影片嗎?
我看了影片好幾次,因為覺得太激動還哭了,那是我感受到作為歌手的強烈自豪感的一刻,因為那是我透過這份工作想要傳達的訊息,而且以音樂和表演來傳達的靈感得以被實現,所以就更加特別。出道時我還不能完全理解歌詞,可能就只是用明亮的雙眼去效仿,不過隨著時間的經過,每當聽著這首歌,歌詞就更直擊我的心內。

——不久前結束了電視劇《被告人》。
因為是沈重的故事,也是讓人有距離感的人物,所以是很難輕易決定的作品,但我當時可以煩惱的時間其實不多。不但感到很陌生,也覺得每瞬間都是挑戰,哭過好幾次。

——你的個性是即使挑戰困難也會去試著面對的嗎?
我的個性原本非常莽撞,是那種不會瞻前顧後,或是不經過理性思考就奮不顧身的類型,但現在覺得必須承擔責任的東西很多,也變得比較小心。雖然立刻會覺得是簡單、輕鬆、我能做得到的事沒錯,但一小時過後,我後來還是會趨向選擇比較難的那邊。

——有沒有什麼話想要對偶像或是練習生後輩說呢?

真的有很多時候都會覺得是不是得放棄了,現在也一定會有人正煩惱著,而我也經歷過無數次這樣的矛盾,每到那種時候我就會努力地要去調整心態,這似乎也讓現在的我變得堅強,如果沒有放棄就好了。

——過去十年中,最辛苦的時期是何時呢?
每天都很開心,每天都很辛苦。

——有沒有未來想嘗試的角色或是想挑戰的領域呢?因為想到妳在舞台上跳舞的活力與魄力,動作電影似乎很適合妳。
我其實正在接受動作課程,倒也不是有要拍電影或是電視劇,就只是因為想要嘗試所以開始在學習拿劍。如果有像《美女三劍客》這種作品,我想我應該能夠很開心地去嘗試。其他兩位的選角?如果其中一位是河智苑姊姊就好了。


[秀英]

——去年底在美國「W.com」一起拍攝K-POP 世界特輯遇見妳時,妳說了很多因為到20代後半所以很忐忑不安的話,那最近如何呢?
光到今年的上半年為止,我依然覺得很忐忑,距離要正式開始準備專輯還有一段時間的時候,從九月開始播映的週末電視劇剛好來聯絡,我連劇本都沒看就決定要拍了,想從充分休息的狀態再次專注在工作上,也拍攝了《可能認識的人》這部網路電視劇,拍這部戲真的讓我有很多想法,我領悟到,現在拋開收視率、角色、份量、播出的電視台等等,原來只要做我真正想做的事,工作是可以讓人如此愉悅的啊,與很好的人們分享一個過程這件事本身就很讓人開心。

——說到「少女時代十週年」會有什麼感想呢?
首先會想到「已經十週年了嗎?」,雖然害怕年齡增長的感覺而稍微有點負擔,但因為少女時代就是我的生活本身的關係,所以不覺得已經過了這麼久,不久前我和成員們一起看了小時候的舞台,對於裝可愛的樣子真是毫無對策(笑),但也有點心疼努力要看起來漂亮的年幼成員們,但因為真的看起來很漂亮,所以想一個一個地摸摸她們的頭。

——準備專輯時最費心的地方是什麼呢?
儘管有很多人期待十週年會以哪種面貌出來,但我們其實很努力地不要去意識那些期待,直到在選歌之前我都非常煩惱,不過一聽到音樂的那刻我就有「是啊,這就是少女時代呀」的感覺,就結果來看,迎來十週年的我們應該就是大眾所期待的那個樣子。

——團體危急的時候,秀英主要會做什麼樣的行動,或是抱持什麼樣的態度呢?而之所以能夠安然渡過那樣的危機,是因為何種因素的作用呢?
有時候我會按耐不動,有時候我會挺身解決,無論是怎樣的事,因為我們都是經歷著同一個狀況的關係,所以危機來臨時,與其說「你怎麼這樣?」,我是會有「我也會這樣吧」這種想法的類型。我們即使不說話也能相通,甚至是如果有人突然「啊」地一聲,也都能知道那是出自於哪種感情的嘆息,團體生活中最重要的不就是犧牲與忍耐嗎?如果我有犧牲的時候,那在我可以隨心所欲的背後,也一定有著犧牲的成員。

——從出道到現在,自己感受到成長的部分是什麼呢?
就像剛剛說到的,我懂得了怎麼去忍耐。舉例來說,我們之中要有人從早上六點就開始準備,還必須等到其他的成員們都準備完成。也又會有人一樣必須在凌晨才結束工作的狀況下,搭著車等到其他成員們一一下車後才能回到家,雖然可能會有人說這不就是團體生活當然要經歷的事嗎,但這對於十年以來的我們來說也有不是這麼理所當然的部分,當然不僅僅是成員們間,面對其他人時或是遇到令人困擾的情況,我也是會忍耐的類型。

——隨著妳成為少女時代,如果一定要妳從「獲得」與「失去」之中選一個的話?
獲得的是經驗與回憶,要說失去應該就是時間吧,用不同的用途來說回憶與時間,那就像是矛與盾一樣,確實得到了回憶,但也失去了時間,不過因為獲得的更多,所以不會覺得可惜。

——那些經驗與回憶在未來思索個人生涯時也會成為有用的東西。
一定會很有用,少女時代必須要把所有的事都做好。唱歌跳舞不用說,打招呼的方法與語氣,演戲、配音、化妝、自我管理、十五秒的廣告、三秒內要吸引人的表情等等!連我自己看來都會不禁想我們成員們到底怎麼能都做得這麼棒呢。在電視劇拍攝的現場,工作人員們間曾經這麼說過,「秀英是吃了些什麼還是打了什麼針,去打聽打聽資訊吧。」,如果熬夜的話勢必是會有至少一點疲憊的氣色吧,但因為我完全沒那樣,所以他們覺得很神奇,而我也就以一句話總結,「我是少女時代不是嗎?」

——為了能賢明地兼顧工作與戀愛,妳有沒有個人的原則或是標準呢?
若要我非選不可的話,我想是不會上傳個人感情或是私生活的照片到SNS 上。至少在團體活動時不希望因為個人戀愛問題受到關注而會非常小心。

——如果妳成為女團培訓學校的老師,妳會想教哪個科目呢?
不會被誤會的說話方法。我曾對很驚訝一時非特定的多數大眾做給藝人模範手冊,而且還會「如果不照著做的話就會討厭他」這樣想。因為人都會有不同的想法和語氣,也會因為每個時候的感情而有不同的回答,但這種部分似乎不會被考慮到。但女團尤其只重視笑起來的臉、溫柔和親切感等也是事實,根據一個人的行為也會決定團體整體的印象,畢竟我也曾經有說過或做過可能會引起誤會的話或行為,所以也從過去的錯誤中一點一點地學習。

——如果要像電影《女演員們》一樣製作《女歌手們》這部電影,有什麼內容是妳一定想放進去的嗎?
比起《女歌手們》,我更覺得必須帶上我們經紀人哥哥姊姊,拍一部《極限職業》…(笑),就像是電影《Radio Star》裡的那樣,從幕後將女團推到最高峰的人們的情感與日常生活,如果放入他們與成員們之間的溝通方式的話,應該會很有趣。

——去年見到妳的時候,妳曾說「覺得有野心不是什麼壞事,人們總是得要有些冀望的東西。」,讓我覺得是非常好的想法。最近是否對什麼事情有野心呢?

對好的作品開始有了野心。以前我只會茫然地覺得我總有一天可以做到吧,但漸漸進步變成了「我要怎樣也才能做出那種作品呢?」,作為歌手也是一樣的,看到真的做得很好的防彈少年團參加了美國的頒獎典禮,也會讓我陷入思考,我們必須展現出怎樣的音樂和表演才能聽到「不愧是少女時代」這句話呢?

——真是,妳不是說本來只以呼吸運動為主,但去年下半年開始游泳了嗎?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只去了幾次就沒游了。
您怎麼知道!游泳真的是零零落落。不過最近有做得很勤的運動,因為對高爾夫有了興趣,所以我沈迷到很恐怖。因為那是上了年紀也能做的運動,所以也帶著一種投資的心情,覺得很好。


[孝淵]

——不久前發表了solo 單曲〈Wannabe〉,可愛與帥氣並不容易共存,但妳同時有著這兩種印象。
之前以〈Mystery〉這首歌第一次進行solo 活動時很希望自己看起來是漂亮的,過了一段時間來看,那好像失去了專屬於我的色彩。這次則是決定發揮帥氣的舞台表演。最近我一直在看Janet Jackson、Madonna 的影像,看著Janet Jackson 的群舞、Popping、Locking 等跳舞的樣子,又再次提起我對於那種舞蹈的興趣。

——孝淵最喜歡聽到的稱讚是什麼呢?
因為我是很渴望稱讚的人,所以什麼稱讚都好(笑),坦白說以前喜歡「很漂亮」、「變漂亮了」這樣的話,最近最喜歡「有魅力」,這代表我有自己的的色彩。

——那希望自己看起來漂亮的時期做了哪些努力呢?
非常努力監督表演(Monitoring),尤其會仔細地去看著成員們的表演,找出好的地方,努力去接納要去接納的東西。

——一般來說監督都是只看自己,但是妳竟然說妳是看著成員們,這並不是常見的發言呢。(笑)
那時候連練習室的鏡子中的自己跟畫面中映出的自己到底哪裡不一樣都不知道,只是看到畫面裡的自己時會覺得自己的樣子並沒有如實地表現出來,是我努力得不夠嗎?是我不懂得表現的方法嗎?我那時想了很多,無條件努力地去做並不是漂亮的,之所以要看著成員們是因為我們成員們常聽到別人說很漂亮,而那都是有原因的,當人們異口同聲地這麼說的時候,那句話似乎就會是對的。

——從妳能把這樣的故事都說出來來看,妳已與當時不同,好像在心態上已經安定了下來。既然是如此坦率的孝淵,想必當時也沒有對成員們隱藏這種心意吧?
〈說出你的願望〉時俞利在短褲下展現的黝黑皮膚與所有造型在我眼裡都很美,所以我就對俞利說,「這首歌是為了妳的歌」,當然俞利也很不好意思。

——少女時代在韓國國內活動時主要像是可愛的妹妹,在日本活動時則是被賦予多少有點像Alpha Go 一樣的形象,透過兩國稍有不同的策略,對於團體或是你自己,有沒有什麼觀點不同的地方呢?
在日本活動的音樂也稍微比較強烈,常和國內活動的歌曲相比會起來有不同的感覺,只要第一次聽到要在日本活動的歌曲,我的身體就會先有反映,可以馬上想到要怎麼樣去表現,雖然這不是觀點問題,不過我還是覺得非常神奇。

——很多人會覺得一群女生聚在一起就會有嫉妒與猜疑,妳會對那樣覺得的人說些什麼呢?
如果覺得別人的東西看起來更美、更好的心理是人性的話,我覺得每個人都是那樣的,不過那也是某種動力,當然,可不能因為與別人比較而失去自尊心,但如果能夠透過積極的極度來讓我更努力的話,我也能做出更好的成果。

——如果要像電影《女演員們》一樣製作《女歌手們》這部電影,有什麼內容是妳一定想放進去的嗎?
如果透過包圍著女歌手們的工作人員們的視角來構成故事怎麼樣呢?舉例來說,如果化妝師幫哪個人畫得很漂亮,其他成員都會左盯右瞧地看著,之後就會問說「剛才她擦的口紅是什麼?」,偶爾工作人員們也會各自配合各個成員說些話,我覺得這種樣子很有趣。

——隨著這次專輯的製作,最常有的想法是什麼呢?
「我們真了不起。」,時間過得真是太快了,因為大部份成員們都算是練習生時期比較長的,我們之間是共度了17年程度的關係,當然我們也有因為Business 關係而連結在一起,但有這麼團結一心、一起走過來的朋友們存在,我對此充滿感謝。

——妳也有在構想未來要展開的個人生涯嗎?
我想讓人看到我更棒的歌聲與表演,要讓大家看到的東西還很多,比起性感的,我夢想成為有魅力又很酷的唱跳女歌手,當然也不只是韓國,必須想著國際性的舞台。還有,我只要看到什麼衣服,我就常常會想要用我的點子來改造,不管是想像還是稍微做得有點不同,所以我總有一天也想挑戰去做一些有創意的單品。

——對於時尚很有興趣嗎?
我喜歡的風格很明確,原本也就喜歡挑戰東挑戰西的,當然我也看到很多覺得我自己覺得很好的機場時尚很奇怪的留言,但怎麼樣?這就是我的風格。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跟以前比起來,瞭解我自己的色彩並給我肯定的人也變多了,我也因此更有了些自信。

——如果回到少女時代活動初期,你想對年幼的孝淵說些什麼呢?
我想對她說要努力,就照著一路走來的那樣繼續走下去,現在回頭看,我所走過的時間裡雖然也有辛苦的地方,但那些都是必須要去經歷的。


[太妍]

——這次專輯製作過程中最常有的想法是什麼呢?
首先是覺得在短短的part 裡要表現出重點有些困難,或許是solo 活動的一個影響吧,一直到最近都還是一個人做這做那,要完整地帶出一首歌的關係。

——如果說要與其他人分part,並要在短短的part 裡融入魅力的話,妳不是應該已經是老手了嗎?
我沒有獨特的音色,所以在短短的part 裡要表現得讓人印象深刻至今依然不容易,錄音時也會很苦惱要如何才能更好地配合成員們的呼吸。

——妳是成員中第一個開始solo 活動的,第一首solo 歌曲〈I〉也很棒,每次推出歌曲都會有很火熱的反應,透過solo 活動獲得的財產是什麼呢?
我學到了必須注意更多細節,因為人們都只看著我的關係。作為少女時代時,就算不是明確定下來的東西,大家都會有自然而然擔任的角色或是魅力,而那些東西會變成要由我一個人得去表現。

——如果對於音樂上的主導權有些渴望的話,多少可以消解吧。
我反而會是放下主導權,盡量去配合或是應對的人,solo 時只要我自在地表現就行了,但團體中不能只有我一個人自在,所以我會盡量去配合。不過基本上比起要我提出大的意見,各領域的專家們幫忙時好好聽他們的想法更讓我覺得舒服,也覺得這樣比較好,這次也是這樣,聽他們說他們認為的少女時代十週年是怎樣的感覺也很不錯。

——對於少女時代十週年,和參與專輯的工作人員們會分享些怎樣的意見呢?
比起給予力量,就用慶祝與fan們一起度過這麼長的時光和開心的氛圍來做吧,聊到像是過紀念日一樣的感覺。

——妳曾說表現出內心的事情一直都很難,因此不太創作歌詞。但隨著作為藝人(Artist)的時間越來越長,一般來說都會產生想更加表現自己的欲望,這讓我有些意外。
我也有點煩惱我為什麼會這樣,無論如何,尤其像是歌詞這種要放入想法的東西,因為我會很在意人們可能會有的誤會,所以可能產生了我有防衛心的那一面,即使說出同一句話,許多不同的人也會有各自的解讀,假設我寫了某個我想像出來的故事,也有可能被別人認為是真實發生的事,老實說,我有點害怕那種情況。

——那麼太妍能以怎樣方式展現出藝人的面貌呢?
嗯,我還是覺得每件事都有它的時機,其實上面那樣說我也會怕被解釋成「太妍不會去作詞」,所以又會很小心,只是現在這個時期並不是非得要積極寫歌詞的時間點而已,以後說不定哪天發生了什麼契機或是靈感,我就行雲流水地寫出來也不一定。

——如果要妳各選出一個作為少女時代獲得的、失去的東西,那又是些什麼呢?
我得到了人生,因為我找到了「我自己」。失去的嘛,好像有很多瑣碎的東西…(笑)私生活。而且我其實想不太起來遇見少女時代前的太妍,我也想要見見那孩子。

——為了預防這種狀況,有種叫做日記的東西。

我是會把日記本這種東西丟到碎紙機的類型(笑),看到日記的話會冒冷汗,所以受不了。

——是有什麼原因嗎?因為太肉麻受不了嗎?
雖然我也不能更準確地了解那是什麼感覺,但我連一年前寫的行程表都沒辦法看它一眼,可能是因為我並不怎麼喜歡過去,也不想要在那裡費心思生活吧,對我來說,今天和現在是最重要的,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說的主義。所以最近我很愛用便利貼,因為很多時候就只是寫下來貼著,然後可以很容易地丟掉,我的房間、餐桌、鏡子、玄關等等,各種地方都貼著便利貼。去超市要買的東西、一定要對經紀人說的話、專輯裡要修改的地方等等,突然想起的內容都會暫時寫在上面。

——很多人會覺得一群女生聚在一起就會有嫉妒與猜疑,妳會對那樣覺得的人說些什麼呢?
「有啊,當然,沒有嗎?」(笑)這段日子以來真的很多人對我們很好奇這一點,但我們成員們的個性從小開始就是相對會對彼此誠實說的類型,如果有覺得不方便或是其他的想法的話,比起閉口不提,說出來反而更好,不過口氣很重要,不是說「你怎麼這樣?」,而是「我覺得這樣好像更好,你覺得呢?」這樣說的話,就完全不一樣。

——出道後到現在,感受到自己有成長的部分是什麼地方呢?
好像稍微領會了待人的方法,也瞭解到話語裡一丁點的差異就能改變對方的心情,該說是稍微更熟悉了溝通這件事,另外也學會了保護我自己的方法。

——能不能說說保護自己的方法的小撇步呢?應該很多人就算沒辦法保護國家,也會想要保護自己。
反過來地說,犧牲是必要的。以前我連要怎麼紓解壓力都不知道,如果訪問時問到我排解壓力的方法,因為真的沒有特別那樣,所以我就會回答沒有,主要就像是宅女般生活,但我這樣看起來反而有點不太好。不過我最近找到了新的方向…我是一個「美妝宅」,作為一個「妝宅」,最近才找到了跟這個有關的壓力消除法,買了很多各式各樣的化妝品。雖然以前我連出門購物都沒辦法,但最近我偶爾也會戴上帽子出去,如果要買有顏色的產品的話,一定得直接去確認顏色才行。

——看美妝YouTuber 們的化妝台,甚至會有特別訂做的收納抽屜,妳有到那種程度嗎?
某種程度上來說是的,我訂了裝有很漂亮的燈泡的鏡子,但好像還要一陣子才會到,我光想到這件事就覺得很興奮。最近買了很多刷具跟彩色睫毛膏,大概一輩子都用不完的東西?

——最後,可以簡單說說迎接十週年的這張專輯是一張怎樣的專輯嗎?
錄音時常常會想到「沒錯,出道初時我們就是這樣」,這似乎是一張能再次想起那時期的少女時代的專輯,Fan 們也能回憶起那個時候。


[徐玄]

——妳正與MBC 週末電視劇《小偷傢伙,小偷大人》中與智鉉寓、金智勳共同擔任主演,這是部長達五十集編製的長期作品,還能夠消化嗎?
比想像的更加有趣,一開始覺得五十集很長,但才發覺原來已經完成了這麼多,因為我一直以來常同時進行兩種工作,所以對於消化行程已經磨練得差不多了。另外因為沒有另外運動的時間,因此我盡量去吃維他命或是注意飲食。練舞應該也算是一種運動吧?

——不過電視劇中設定為「普通女性的典型」、「不怎麼漂亮也沒有什麼特殊的才能」,那可是少女時代的徐玄,這到底是些什麼話呀?
哈哈,如果看一次電視劇,這些話應該就不奇怪了吧?因為我原本就與角色很像所以滿好的。其實這段時間以來,似乎還是有很多對我的偏見存在,也會有因而感到很悶的時候,因為覺得透過演戲或許能打破哪怕只有一些些的偏見,會讓我稍微寬慰一些。

——像是「文靜女孩」這種就是有偏見的話嗎?
很多人一開始就以為我像教科書一樣又無趣,不過當我先以有朝氣的聲調隨和地打招呼,這種小地方也會讓對方嚇一大跳。「二十三歲?」「不是的,我二十七歲了」,會這樣對年齡又再嚇到一次。

——說到徐玄,妳正直生活的形象深植人心,也曾經有「那樣一板一眼的人原來在做演藝活動啊」這麼想的時候。
我覺得正直生活很重要的原因是,因為如果不那樣生活的話,我的人生一不小心就會往錯的地方走,每一天都非常忙碌,過著連昨天做了什麼事都完全想不起來的生活,讓我發覺「哇,我這樣就只會被不對的時間捲著走」,在很小的年紀就離開家、作為練習生生活不都是我的選擇嗎,我唯一的意志就是一定要健康地活著,十年後才會安然無恙。

——因為妳很早就領悟到這個,過了十年的現在才能成長得如此好。如果現在回顧那個對自己還很嚴格的時期,會覺得怎麼樣呢?不管怎麼說,因為過去多少活得有些死板,現在如果妳願意,是不是可以稍微放開自己了呢?
當然有時候也會覺得稍微放開自己是可以的,「一定要在幾點之前回家」、「不要再見到哪個人」,我會一直樹立這種專屬於自己的規則,即使如此,因為我覺得我這樣活著很好,所以也不會感到後悔。

——少女時代在韓國國內活動時主要是可愛的妹妹,而在日本時則是多少塑造為類似Alpha Girl 的形象,透過兩國稍有不同的戰略,是否也有觀點改變的部分呢?
與其說觀點不同,經過在日本的活動,我們再次確認到我們並不是只有單一的面向,因此稍微產生了自信心。日本活動時其實不是人為刻意地要去展現出威風凜凜或成熟女性的面貌,因為我們大約在《說出你的願望》時進軍日本,是在一個更為成熟的狀態下呈現出每個時期的我們能夠做得最好的面貌。

——截至目前為止,當團體有危機時,徐玄主要會採取什麼行動或是態度呢?
雖然我不太是會站出來的個性,但如果是值得憤怒的事情,我會第一個站出來,當團體面臨問題時,我的情感會一下子迸發出來,會第一個在我們的團體群組裡提出意見,雖然一開始是照著姊姊們的做的小孩子,後來也漸漸有了主見。

——年初妳終於以R&B 流行舞曲開始了首次的Solo 活動,妳在音樂製作上也要稍微更發揮主導權了吧。
(作品)反映了我意見裡的98%,從選曲到歌詞、我很積極地去參與了全部的概念,甚至連MV 提案都出了主意,畢竟任何人活動時都不是只是推出那個作品,而是都有意圖在裡面的不是嗎,我想要的不是得一位或是改變形象,而是想要想讓大家看到「有十年經歷的藝人徐玄是這樣的」,聽到很多人的反應是覺得驚訝、新鮮或是不會不自然,就這個部分來說,我很滿意solo 活動的結果。

——對於以後展開徐玄的個人生涯好像也有一些想法的樣子。
雖然有著十年的歌手經歷,但作為演員,我還處於剛起步的階段。所以感受截然不同,這種心情很棒。少女時代無論如何都得用漂亮、打扮得美美的的樣子站在大眾面前,但讓大家看到我作為徐朱玄稍微不同的面貌也是可以的。舉例來說,現在正在拍攝的《小偷傢伙,小偷先生》裡,沒有必要去計畫要做這個做那個,因為我的內心本來就有像冒失鬼(*譯註2)的一面,所以只要給我情境,我的即興演出就會一下子跑出來!雖然還是有老么的形象,不過隨著時間流逝,我也有跟以前很不一樣的面貌,想到能透過戲劇展現更多的我就讓人更加期待未來。

——如果妳成為女團培育學校的老師,妳會想教哪一個科目呢?
我希望能能做心理治療,對藝人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心態(Mental),尤其是年紀輕輕的孩子們出道的話,都會有難過和有點不安的時候。其實不只是藝人,如果過著社會生活的每個人在覺得辛苦的時候能夠去哪裡解放、排除、得到治療的話,應該會是一件好事。

——如果要妳選出各一件作為少女時代得到的和失去的東西的話?
得到的是非常非常好的姊姊們,人生中除了家人以外,能夠遇見如此親近的存在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另一方面,應該是能讓我深刻思考人生的餘裕有點不夠吧?從出道以來我就從來不曾什麼都不做,有種一直過於奔跑著的感覺。不是作為少女時代的徐玄,而是作為徐朱玄這個人,如果一個人落在外國生活的話呢?如果以一個什麼事都不做的自然狀態,我會想些什麼,又或是會怎樣生活呢?我突然很好奇這些。








*譯註1:金珉基於1971年創作的民謠,收錄於1971年發行的首張專輯,同年,金珉基重新編曲、由楊姬銀重新演唱的版本則廣為人知。〈晨露〉這首歌曾被政府列為禁歌,在民主化街頭運動中群眾曾齊聲合唱。(youtube

*譯註2:原文「왈가닥」指像男孩一樣莽莽撞撞、不修邊幅的女性。但太過刻板印象所以不想這樣翻XD


                                
► translated by cyl.
請於站內閱讀,本文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部分或全文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