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15年7月號《The Celebrity》雜誌 - 少女時代(HY+SY+SH)

By 上午12:14 , , ,



少女時代的Real Dreams
[編輯/Na Ji On] 

(緩慢更新中…)





強烈的龐克族 孝淵

少女時代十周年,孝淵的計畫是?
想由我們自己嘗試做一首給歌迷的歌
製作時可能需要接受一些幫助(笑)
用歌曲來表現對Fan 們的感謝之意似乎是最感人的
我其實不怎麼哭的
但只要聽到像H.O.T 前輩的〈祝福〉或是S.E.S 姊姊的〈奔跑〉這類歌曲
我的心就感動得一陣發熱

「孝淵小姐,看剛才的拍攝…」「我做得很好吧?(笑)」我們正打算這麼說。今天的孝淵甚至讓人難以相信她已以少女時代活動了八年,她就是難以親近的龐克族。「皮衣(Rider Jacket)、有跟的鉚釘軍靴這些單品我通通都喜歡。」但到這裡我們有了疑問,那些時常亮相的繽紛色彩可愛手拿包和在Instagram 上那有巨大緞帶的髮帶與睡衣組又是什麼呢?「漂亮就好了嘛。我就算只有自己一個人也會穿比較性感的睡衣洋裝(笑)」不太表現自己的孝淵現在才漸漸明白所謂美麗為何物。

--準備這次專輯的過程中,確信的部分與困惑的部分是什麼呢?
確定的形象是群舞與專屬於我們的能量。練習時我們就很想將那個面貌帶到舞台上,想趕快讓大家看到。明明與成員們久違地拍專輯封面,但那時心情十分奇妙。感到困惑的部分則是畢竟比年紀以前還大了,可愛的手勢到底適不適合呢?(笑)

--到目前為止以少女時代的活動中最困難的部分是什麼呢?
我曾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配合少女時代,我其實喜歡強烈的風格,但少女時代過去必須是女性化的、柔和的、清純的形象,就只要照著別人讓我們穿的穿,我自己完全不需費心。我後來重新拾起了對自己外貌的興趣並開始努力,於是我開始嘗試自己化妝。現在我也變得比較「少女時代」,而在那之中似乎也找到了我自己。

--有想過在除了少女時代之外的企劃中展現那樣的形象嗎?曾說過對於像蜜西艾略特(Missy Elliot)這樣的風格與音樂有自信。
現在聽起來怪丟人的(笑),請幫我取消蜜西艾略特。以前我總是在很遠的地方尋找夢想,但才了解到夢想其實就在近處,我喜歡的、我正在做的正是在舞台上唱歌跳舞這件事,無論是子團、或是SOLO 活動,我都還是想呈現這個強勁的樣子,如果把今天拍攝的主題搬上舞台好像會很有趣。裝出來的性感並不是性感,只要很努力地跳舞,真的自然就會看起來性感。

--有為了那個舞台而練習嗎?
我打算拍下與朋友們跳舞的樣子上傳到SNS ,練習後只有我一個人看到豈不是太無聊了。碧昂絲在〈7/11M/V 裡不是拍下了她只穿睡衣和及膝襪在飯店裡跳舞的樣子嗎?我也想和朋友們那樣自然地邊玩邊拍,也算是一天的實境秀。

--《孝淵的百萬LIKE》很快地就要播出、也即將發行自己的書。妳覺得美麗的女性的理想外貌是什麼呢?
以前我臉上的粉底足足有三公分厚(笑),那樣在舞台上漂亮是漂亮,但我覺得粉底塗薄一點、眼睛只稍畫個線條時的我看起來比較符合年紀、也比較自然。像是明明不喜歡閱讀、卻為了要讓自己讀書而經常把書帶在身邊這種為了進步而努力的人也相當美麗。我討厭說「不行」、「做不到」的人。

--除了站在舞台上之外有沒有想嘗試的事情呢?
我對於時尚設計很有興趣,所以現在正在學習畫畫。因為市面上沒有結合我喜歡的顏色和樣式的衣服,希望總有一天能自己製作並穿上它。

--在少女時代的歌曲之中,妳最喜歡的歌曲是什麼呢?
是〈重逢的世界〉。〈The Boys〉時有很多有趣的事情,不但在美國活動、還進行了世界巡迴,也有了站在舞台上的自信。而〈重逢的世界〉則是實現了我們夢想的一首歌。


//


動物愛好者 秀英

2017年8月5日!
十週年時想要就像每年那樣地與歌迷們一起舉行派對
在Fan Meeting 結束之後,想要度過只有我們的充實的時間
喝著香檳、聊著這段日子裡我們經歷過的事…
雖然聽起來像很遠之後的事,但其實僅是兩年後而已
會以感動與滿足的心期待的!

「只要回到家坐到沙發上,他們四位就會立刻撲上來。」四位?將自己養的四隻狗帶到少女時代畫報攝影現場的秀英經常以人稱代名詞稱呼牠們。秀英的狗—Suri、Cherry、Bori、Mori 或坐在她的膝蓋上、或在她的懷中、或起身走到一旁坐下等待,牠們是能慰勞秀英身心的家人。在這次的畫報概念中選擇了與本人最為相近的面貌的秀英就是動物愛好者。(「我有想過要不要像其他成員一樣選擇一些漂亮或帥氣的主題」)除了排便的訓練之外,她不想如「握手」這種人類為了自己開心才教的訓練替狗帶來壓力而放棄,她只是與狗狗們一起融洽地生活。明朗的笑容就是她自然自在的模樣。

--在拍攝的同時好像可以很自然地想像出秀英平時帶著小狗散步或是去社區超市的模樣呢。
我真的會這樣,在現實生活中,我喜歡過得比較舒服、自然一些。

--難道絲毫都不會在意周遭的眼光嗎?
是身邊的朋友會嚇一跳的程度喔。我會很自然地與朋友們一起去啤酒店吃炸雞、喝啤酒,每次朋友們就會問我「妳到這種地方沒關係嗎?」沒關係的。

--是有什麼契機讓妳對周遭的眼光有了耐性呢?
多虧了學校生活讓我的心態有了很大的轉變,如果我沒有成為歌手、我也只會過著一個平凡學生的生活,這讓我對生活開始有了思考。透過學校的朋友們,我漸漸理解了少女時代以外的人們是如何努力讀書、就業討生活,雖然我還是只會待在少女時代裡,但不了解少女時代以外的生活時與真正了解之後可說是天壤之別。

--經歷一般生活對妳在演技上是否有幫助呢?
這是當然的,除了演出女演員的角色之外,其實最常演出的幾乎都是普通的女性不是嗎?在學校實際接觸到了不同的人後,我才漸漸能夠想像如果這些平凡的初戀、聯誼、回鄉等的事在我的人生裡會如何發生,而這就是對於角色理解的開始。
身為少女時代雖然不必經歷畢業之後的就業,但畢業前夕應該還是很滿足吧。
我為這段上學的日子感到相當自豪,學校生活真的就是我自己的生活,甚至覺得學生才是我的本業、少女時代是我在做的工作,這麼想的話就不會從少女時代身上給自己帶來太大的壓力。

--如果將演藝生涯比喻成職場生活,秀英不但承受了那樣的壓力、也以難以相信的程度受到認可,並且超高速地獲得了升遷。
當然以少女時代所歷經的經驗與資歷是非常重要的,事實上,在學校上的課程中也有一些我因為少女時代的活動而達到老手水準的東西,每當那時我總會想,「原來在這個領域我是個專家啊。」,在學校獲得的自豪感與透過少女時代所感受到的截然不同。一直到不久之前我都還看不到自己所擁有的珍貴的東西,大概以「Gee」獲得爆發性人氣前我會這麼說,「你喜歡少女時代嗎?幫你要她們的簽名嗎?」。而現在我會覺得這些都是「我的舞台」、「我的音樂」、「我演的戲」,那都是不會再重來的時光。如果能早些體會的話或許我就能早一點感到幸福,很遺憾那段日子就這樣流逝了。

--去年在電視劇<我人生的春天>中展現了變身為演員的形象對吧,是從同樣的變化所帶來的成長嗎?
<我人生的春天>真的是讓我非常滿足的一次挑戰,我轉變的心態似乎也呈現在畫面上,當時導演很堅定地將「這就是妳的現場」這樣的意識深植在我的心中。

--因為心態已經調整,這次少女時代夏天的回歸一定也會留下幸福的回憶的。
我既興奮又激動,現在成員們都已經成熟了許多,也因此能夠以平常心開心地去享受,心情輕鬆就是能夠交談、直率地快樂的方法吧。



//


優雅的芭蕾舞者 徐玄

少女時代十周年,徐玄的計畫是?
想一起旅行,想用影像拍下我們自由的樣子好好珍藏
在過了很久以後,我想拿出來看當時我們曾有的回憶

「想過與現在全然不同的生活」徐玄十分坦白,她不諱言於那些她無法實現的夢想。「我想起了一些辛苦的回憶(笑),也有點想念。」取代那些夢想的是她與少女時代一起的成長。她分享著他人難以想像的艱困回憶與情感,「有很多愉快的回憶,但老實說也會有我討厭的時候,怎麼可能總只有好的事情呢,不過那會讓感情更加深厚,除了我們,應該沒人能懂那樣的情感吧。」

--出道已經第九年了,覺得出道之後變化最大的是什麼呢?
比以前更有自信、更自然了。以前會在練習時思考該如何表現,但現在我已經有能放下那種強迫觀念的餘裕了。

--最近有什麼投入時間在其中、有興趣的領域嗎?
演戲!短暫演出電視劇《熱戀》的時候真的感覺很棒,就算因為行程忙碌、只睡一個小時就去拍攝,我的精力還是相當旺盛。我從很久以前就一直想演好戲,所以不會躁進。

--不久前在音樂劇《亂世佳人》中飾演了郝思嘉一角,又演又唱。表現出郝思嘉的成長故事感覺如何呢?
真的非常地幸福。大眾對我的印象不都是正直、清純、善良的那種感覺嗎?大家都覺得比起郝思嘉、我更適合飾演梅蘭妮,但其實我更受郝思嘉吸引。我不也有許多不同的面貌嘛!因此想表現出那些樣子的心情十分強烈,之後絕對還想要再挑戰一次郝思嘉的角色。

--也曾經與其他成員一起作詞對吧?如果少女時代直接創作歌曲、又會想寫出怎樣的故事呢?
想寫下我們自己的故事,想表現出我們曾經歷過的事或是女孩們之間的絮語,我為了這次的專輯也寫了不少歌詞,但都沒被用(笑)。雖然如此,我還是覺得是個很好的經驗。在未來,我也想把那些歌詞用在自己的歌裡,但這也不是什麼偉大的事,一邊彈著吉他(笑)。

--在準備著回歸的專輯的過程中,妳覺得少女時代最好的面貌是什麼樣子呢?
我們每次發行專輯都想要都呈現出嶄新的面貌,這次也不例外。想著該如何唱歌才會更不同、更新鮮,同時不斷嘗試著各式各樣的東西。

--覺得少女時代音樂的極限在哪裡呢?
說實話,我們自己在聽到〈I Got A Boy〉時也覺得「到底該怎麼做這種歌?」。出道也快要十年了,我們也不能總是只追求朝氣蓬勃的東西對吧,作為歌手,我們想展現更為積極進取的步調。如果總是選擇安全的東西,我們反而會更加心生懷疑。唯有進行多樣的嘗試,萬一有不成功的、那就得思考為何如此,這樣才能有所進步。

--如果不論少女時代,妳自己有什麼樣的目標嗎?
總有一天要環遊世界一周,我現在無法自由地去其他的地方、總是待在相似的環境,我覺得在旅行中可以打破框架、有更大的視野。

--看起來妳正在作為藝人的生活與徐玄個人的生活之間保持平衡,要怎麼做才得以如此呢?
我不覺得藝人是我生活中的全部,當然這是我現在必須竭盡所能的工作,但如果把我的人生當作一個整體來看的話,我不願生活只被這份工作給綁住,我想要開心地度過我的人生、做更大的夢。








                                              

► translated by cyl.
► 本文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