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17年3月號《Harper's Bazaar》雜誌 - 徐玄

By 下午3:05 , , ,


我們所不知的徐玄
https://tinyurl.com/hqah629
[編輯/Kwon Min Ji]

在第一張solo 專輯的舞台上,徐玄大膽地凝視著鏡頭。她侃侃而談著自己的事,而我們也發現了嶄新的徐玄。「這就是我原本的樣子」



——今天拍攝現場的徐玄與妳至今的修飾語全然不同,「少女時代老么」、「正直生活少女」,與過去羞澀的形象相比,妳現在離果敢與爽快更近了一些。
不久前在拍攝演唱會影像現場遇到的男演員也對我說一樣的話!說以為我是那種冷漠、會建立起銅牆鐵壁般做著自己的事的個性,所以覺得很意外。其實出道時我確實有那樣的一面,但我的個性與價值觀稍微有點改變了,那時候的我覺得控制自己是最重要的,如果六點有行程的話,那我最晚五點要起床讀三十分鐘的書,專心讓每件事都有條不紊,這種規則漸漸地變成了強迫心理。讀書雖然也有治癒我的時候,但我也很明白有時候的我其實是硬勉強自己進到讀書的心情以不讓自己越線,所以我後來會想,我非得做成這樣嗎?這是隨著十年之間累積了各樣的色彩而自然產生的轉變吧。許多人心中對我的印象是十九歲時的我。

——如果說十九歲的徐玄是有點強迫的,那二十七歲的徐玄是怎樣的呢?
該說是找到平衡感了嗎?如果說以前只會追求有建設性的事情的話,現在的我就是可以享受於無所事事的日常之間的類型,我領悟到即便是毫無份量的時間,也可能是有其意義的。另外,我也努力不要讓自己活得太封閉,無論如何,因為職業是藝人的關係,我雖然遇到了很多人,但大部份都需要小心翼翼地維持禮儀,所以我很常和可以盡情放鬆的圈外朋友們見面,隨便戴個帽子就四處晃。出道初期,我覺得藝人這個職業就是我人生的全部,但我後來漸漸感受到那只是一部分而已,當然我在那部分還是會盡我所能做到最好,但我也開始專注於那些我絕對不能失去的重要東西,像是與家人朋友相處的時間,或是像戀愛這樣的部分。

——在妳第一張solo專輯中也感受到了那份自然的成熟。不再只是少女,也不是刻意要裝成大人,而就像是27歲的徐玄的故事一樣。
因此這次的solo 專輯更加特別,並不是抱著必須打破正直生活形象的決心而製作的,而是讓我未曾曝光的面貌被光芒照射而變得透明。一開始公司提案時說「就依照老么的形象,再次表現大眾所知道的形象如何?」,我立刻就斬釘截鐵地拒絕,因為我希望讓大家看到現在真正的我。我還說,如果一定要維持原本的形象的話,那我還不如放棄solo,激起了(說這種話)這程度的野心。再次想想,我還是覺得這個決定是對的。

——今天的拍攝中,我也對與妳一起完成solo活動的「BBBand」「EE」的Vocal 的Lee Yoon Jung (造型師)的造型印象深刻,過去曾在少女時代裡展現過的復古氛圍中加上有點性感的元素混合而成的概念。在先前提及的這份自然的變化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這是目前為止第一次讓我能百分百信任、隨心所欲地拜託的團隊,如果不滿意服裝或是髮型的話,做表情或唱歌的時候總是要多費心思,但這次活動中,我可以完全地專注在表演上,因為必須獨自填滿原本是八個人的舞台,原本覺得壓力會很大,但結果完全沒有那樣的壓迫感,非常地享受其中…真的非常幸福。

——Lee Yoon Jung 室長據說叫妳「徐又某(Seo Ddo Mo)」,說是因為每次妳都問「沒有什麼其他的嗎?」(笑)
我野心本來就有點強。(笑)再加上是十年以來的第一次solo,我不想只做得剛好而已,不如從「太多」開始往下減少比較好,我真的不能忍受有不夠的地方。所以也有各種對不起Yoon Jung 室長的時候,「噢!我好喜歡!但是這裡如果改成這種感覺如何呢?」但即使這樣,只要我對她說我想要的東西,她總是會再去發想,然後更上一層地實現它。

——這次專輯中收錄的七首曲子中,妳親自寫了六首歌的歌詞。整體來看,從曖昧、心動、倦怠期到分手,內容裝滿了愛情的喜怒哀樂。不過,這與既有的少女時代的概念性(conceptual)的歌曲不同。是有著相當普遍性詞句的情歌,這滿有意思的。
我不想要去造假、修飾,分手的時候一般都會反覆說「壞傢伙!」這種話吧,而我不想去要很帥氣地去包裝它,我希望能將面臨那狀況時自然出現的心情直接地表現出來。我個人來說,即使旋律再怎麼好,如果歌詞的意義沒有觸動到我的話,就會覺得就是有1% 的不足,少女時代的歌曲大多都會用特殊的單字,所以這部分讓我覺得有點可惜。我一直渴望能夠交流,所以我就在想,如果是我這一輩的女性的話,「愛」是否就是所有人都能有共鳴的主題呢?除了摻雜了個人的經驗,也我會加上各式各樣的想像來寫歌詞,如果是我自己遇到這種狀況會有怎樣的反應?又會產生怎樣的感情呢?

——即使沒有特別說,在許多歌裡都讓人覺得這是否是個人的經驗。雖然大部份都是充滿感情的歌詞,尤其第六首〈Bad Love〉中又更說明了情境。「你用濃烈的香水/掩蓋掉誰的痕跡/從容地笑著/深夜又打電話給我」(笑)
我沒有遇過這麼壞的男生!(笑)〈Bad Love〉的旋律非常黑暗,我一聽到歌曲就立刻想到了這樣的情境,現在的歌詞是修改過的版本,本來的歌詞是更模糊的。「你的所有行動喚起了我所有的感知」這種,我個人喜歡聽到「這個是妳的經驗嗎?」這樣的話,因為無論如何就是在說有真實性,其實我後來看我自己寫的歌詞,也會「啊,我真的好像談過很多戀愛的人啊」這麼覺得。

——聽著專輯,很自然地可以描繪出徐玄的愛情。戀愛時是怎樣的類型呢?
如果好的話,我就會明確地表現出很好。以前因為不想受傷,所以沒辦法好好地去戀愛,也沒辦法輕易地打開心門,但是隨著時間流逝,這樣下去以後只會留下後悔,我為什麼當時沒能說出口呢?如果當時有表現出來的話,現在就不會這麼痛心了。因為經歷了幾次這種過程,戀愛時的性格也漸漸不一樣了,現在我會把握每一個瞬間、努力變得誠實,可能是因為這樣吧,最近如果結束戀愛,真的就會變得冷靜。結束就是結束了,毫無留戀,完全也不會去回想。因為已經盡情表現出來,大概也是累了。(笑)

——不單指戀愛對象,在普通的人際關係中,妳也是偏向主導的角色嗎?
不管怎麼說,戀愛關係裡,雖然非常小心,但我算是有自信的。我過去與少女時代的姊姊們同個屋簷下一起住了五年,那時真的學到了很多,各自生活了將近二十年的方式(乃至像擠牙膏的位置、吃東西的偏好、睡覺時間等等瑣碎的生活習慣)到價值觀完全都不同,因此一開始也不得不充滿問題,「在我看來絕對不成問題的事原來對別人來說也可能是不對的啊。」一開始常常覺得很傷心,但隨著時間的累積,我也自然開始學習到去理解的方法。雖然不是犯錯,但也有可能被這樣認為,所以我得更注意才可以。如果放得大一點、我自己回頭來看,說那段與姊姊們一起生活的時光完全不曾感到辛苦是騙人的,但是我覺得這是非要不可的時光。

——這次專輯最大的成績就是,不是少女時代,而是鞏固了作為徐玄的本質。因此,無論是作為歌手徐玄,或是作為一位女性徐朱玄,很好奇妳是帶著怎樣的自我意識的呢?
其實歌手徐玄與一般人徐朱玄是完全無異的,也因為如此,我也很努力將自己原有的樣子誠實地透明化,也很努力不去在意別人的眼光,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信念,即使聽到各種意見也不會輕易受到影響,即使我再怎麽竭盡我所能,都難免會有不滿意的人,而我也不想連他們都要去迎合,無論是作為一個「人」,或是作為一位歌手,抱著有理由的固執、堂堂地發出自己的聲音,我覺得這是很帥氣的,而我也在一直努力著。

——相反的,現在有沒有感覺不明確、最煩惱的部分呢?
未來的生活。過去十年只想著工作一路奔跑而來,現在好像是要翻開新篇章的時期,未來的十年我想做些什麼呢?我正在尋找歌手、演員、音樂劇以外的其他興趣。

——野心真的很強呢。(笑)
當然了!因為雖然過去感受到成就感時是最幸福的沒錯,但未來那些不會都是全部吧。就像是徐玄在工作上做到最好一樣,作為徐朱玄的我,對於人生是否也有那樣的熱情呢?我經常反問我自己。回顧我整個人生,去尋找自己想多學習和挑戰的東西的時間好像還很不足,現在出道也十年了、發行了第一張solo 專輯,也進入了20代後半,我在想是否可以稍稍把目光轉移到其他地方呢。





                                       

► translated by cyl.
► 本文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