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171216 Idology 專訪 - DEEZ(上)

By 上午2:01 , , , , ,



[專訪]Rain、Red Velvet、泰民的作曲家 DEEZ 「只要寫出好的 R&B 歌曲就好」
http://idology.kr/9530
[Idolody=Kim Young Dae,2017.12.16]

*本文未經同意嚴禁部分或全文以任何形式轉載*

——這感受真新鮮,猶記得我曾經在你2010年發行正規一輯《Get Real》時寫過樂評,正巧當年我所選出兩位潛力黑人音樂的音樂人 Deez 與 Jinbo(*譯註1)現在都正以 K-POP 火熱的製作人活動。如果是在像最近這種 R&B 大勢的時代出道的話想必你會更受到矚目,難道不會有什麼遺憾嗎?
很感謝您能這麼說,但您真的過獎了。我想也會有在那時出道反而才更能夠有被認識的地方,當時有當時的角色,而現在則是扮演現在的角色。

——你是怎麼發現而且培養你在音樂上的才華呢?
我覺得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的父母親,尤其是我的母親,愛聽的唱片裡的音樂影響我非常深,主要是 Michael Jackson、Marvin Gaye(*譯註2)、Quincy Jones(*譯註3)、Prince(*譯註4) 等人,接觸音樂就自然地養成了跟著聽到的音樂來彈奏的習慣,對創作伴奏也產生了好奇心,有趣的是,可惜我家裡或身邊連一位音樂方面相關的人脈都沒有,也因為如此,我當時也不知道會有如此曲折的成長過程等待著我。

——那你具體是何時開始音樂的呢?
從家境開始變得比較困難時開始,原本我的夢想是外交官,成績也一直不讓人擔心,但後來隨著家裡變得頗為困難,也自然而然地朝我第二喜歡的音樂、美術方向發展興趣,平常我也喜歡把邊聽音樂邊跟著彈或是畫畫來作為玩樂以及興趣,我曾經覺得即使我沒有特別去學,我也有與眾不同的天分。

——正式作為作曲家入門是從Rain 第五張專輯《Rainism》開始的,很好奇當時的契機。
我在製作第一張 EP《Envy Me》時, Rain 當時公司的製作人偶然聽過那首歌,就希望我能夠過去見個面聊聊,然後在幾次的會議之後聽說他們在為 Rain 收歌,我就準備了Demo,當然我那時完全沒有期待會被採用,幸虧 Rain 聽了那個 Demo 後覺得不錯,就真的很幸運地一起參與了幾首歌。

——一開始主要與JYP 那邊工作時你主要都是獨自製作,從 Vocal 到編曲,感覺你本人的色彩更為強烈。
當時我自己的色彩更強烈主要是因為那是剛退伍後幾個月內的工作,與《Get Real》實際上的時間並沒有相隔這麼久,也可以算是同時的企劃。那是我在軍中深深苦惱過的地方之一,希望自己能做為一個品牌,要把名為「Deez」的色彩融合進音樂裡,所以就算只有一些些,也要把那個色彩稍微烙印在外顯的地方,那是我對這件事十分煩惱並投注了很多熱情的時期,而且也可能因為是剛退伍,所以是充滿力量與積極的時期才會那樣。

「必須將作曲者-藝人-製作人連動在一起的 Deez 的本體」

——與現在共同作曲的創作型態相比,有沒有什麼音樂上處理的差異呢?
與其說共同作曲與單獨作曲是處理音樂的差異,或許也可以比喻成,我們在山頂放了一個目標點,許多有著不同想法的人們要以何種方式發揮力量與智慧來登上那個頂點,無論是要領導或是要跟隨,都是根據他本人的內功、經驗與能力的不同而有所差異,根據經驗值的多寡以及每位創作者各自的取向,那辛苦的程度也可能變成數倍之多,相反地,創作的喜悅也可能成為好幾倍。(音樂)處理這件事被認為是基本,只要想著這一點,如果能與取向和標準在某個程度上重疊的創作者合作的話,不但可以看得到彷彿分身術般的效果,也可以節約時間與壓力,所以就結果來說,也可以寫出更多與作業時間相對優質的曲子。不過就像前面所提到的,也是可能會產生相反的結果。但確實,與自己獨自關起門來煩惱的《Get Real》時相比,現在是讓我在創意上有著完全不同的能量的時期,無論是後輩們或是同僚們,我都很鼓勵大家可以嘗試與各式各樣的音樂人們分享創作的喜悅與苦痛,當然根據作品的不同,我也還是會有很多獨自製作的時候,一起合作並不會把事情變成原來的一半簡單,這是很確實的。

——很好奇你作為作曲者活動後推出個人專輯的契機,以及讓你再次成為作曲者,尤其是正式地與偶像團體製作的契機。
一開始我完全沒想過我是個專業的作曲者,有趣的是,某種意義上來說,我現在也還是稍微有這樣的想法,並不是在說我做為一位作曲者的專業,更正確地來表達的話,應該是說我不想要被定義成「作曲者」這個職業,我認為或許是因為我有根深蒂固的藝人(Artist)趨向,這種趨向也會成為在我寫歌時讓我對作品的藝術性更加敏感、更加苦惱的原動力,我認為「作曲者-藝人-製作人」,這三種必須要連動在一起才是Deez 的本體(Identity),我退伍後本來打算要立刻準備第二張專輯的,但我收到了來自好幾家公司的委託,當時我突然想到了我的其中一位榜樣 Quincy Jones ,儘管我作為一個製作人、作曲者永遠都會有不夠好的地方,但當時的我對學習音樂尤其有非常強烈的渴望,加上也覺得我需要更多的經驗,所以當時就開始了那些委託的製作,那是我正式成為作曲者的起點,雖然現在也依然在學習,但如今反而強烈覺得想要把那段時間激烈的學習放在第二張專輯裡。

「我就是以只要寫出好的 R&B 歌曲就好的心製作」

——那我們先從以最近你做的音樂來開始聊起吧。你參與製作了 Red Velvet《Perfect Velvet》專輯中的〈Perfect 10〉與〈Kingdom Come〉這兩首歌。首先,〈Kingdom Come〉是我個人聽了專輯感到非常驚訝的一首歌,在緩慢而簡單的 Beat 中,充滿夢幻氛圍出現的 Vocal 與這段時間那些偶像音樂相比,給了我更為官能、更為成熟的感覺,因為歌曲本身的完成度相當高,甚至讓我不禁想要是這首歌與〈Peek-A-Boo〉一起當作雙主打又會如何,也是歌迷們非常喜愛的歌曲。
其實這兩首歌都是在2015年完成的,當時確定都會被用,而我也很好奇到底何時會問世,很開心最終能以這樣的形式發行。就我個人來說,2015年作曲時因為有 Vocal  製作的關係,所以我那時期完全埋首於很R&B 的合聲,雖然成品需要非常大量的作業,但成果出來也同樣地十分強烈。我想這兩首是非常適合 Red Velvet 的歌曲,即使是長時間錄音,成員們也真的都很好地跟了上來,因為歌曲應該算滿特別的,我作夢都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喜歡,非常感謝。

——雖然〈Kingdom Come〉也是如此,但〈Perfect 10〉更是在偶像音樂裡獨樹一格,真的就是正統靈魂樂風格的音樂,歌曲裡沒有任何可以說成是所謂「很K-pop」的地方,從頭到尾就都只展現了簡明的 R&B 風格,甚至讓人聯想到了那些 90 年代的美國女性 R&B 名曲。
叫做〈Soul to Seoul〉,這是我與 Obi Klein 在 Song Camp 裡一起寫出的歌,當時做了很多稍微經典、老派的音樂,而 Obi 寫了他認為很適合我的 Beat,我就以那個反覆的段落(Loop)為基礎來製作。

——雖然又再提一次,但這兩首歌不僅是很難在所有偶像音樂中聽到的歌曲,就算想起 Red Velvet 既存的歌也會感受到新鮮的衝擊,在讓《Perfect Velvet》這張專輯不單只是偶像音樂,而是賦予了具有高級流行樂專輯感的這一點上,這兩首歌有著非常核心的作用。
雖然這是我個人的趨向,但我從未想過必須把這樣的歌曲當作「女團」或「偶像用」的歌曲來寫,我就只是帶著要是能寫出好的 R&B 歌曲就好的心情來製作,我也沒有特別一定要為了哪位歌手量身打造來寫,無論是偶像或是其他的歌手,我在錄音室裡都是帶著一樣的心情在指導的。

——想聽聽看你在《Perfect Velvet》這張專輯中整體與 Red Velvet 一起製作的心得,過去你也曾與她們合作過〈Light Me Up〉這首歌,這次與當時又有怎樣的不同呢?以及也想聽聽看你對於可說是這張專輯特色的 Vocal 的評價。
基本上,我覺得她們的態度非常棒, Wendy 與 Seulgi 在歌唱上的才華都十分出色,另外在這次的製作過程中,所有成員都展現出了相當的幹勁。〈Light My Up〉是我僅負責(Rhythm)音軌部分的歌曲,這次則是擔任整個旋律以及Vocal 的製作,而且這次好像是我所經歷過的製作經驗之中第一次有偶像歌手連背景人聲(back vocal)都親自演唱完成。聽過我的歌就會明白,背景人聲不但在歌曲裡擔任不可或缺的角色,Vocal 的製作本身也很常扮演編曲的一部分,這種地方經常是請專門的歌手來負責,但這次是連這些部分都直接交給她們錄音,還記得當時一起變換不同的元素來嘗試,以一種像是在翻唱原曲的方式在製作。

「我從來沒聽過有人說我的歌很簡單」

——就像 Deez 您提到的這兩首歌的情況,Vocal Production 層面上有許多不平凡的元素又有強烈的R&B 感,讓很多人十分喜歡。不過,同時也會有人覺得這張專輯很艱澀,我想是否是這些歌曲讓人如此覺得的呢?而你對於覺得過於艱澀的大眾們的反應又是怎麼想的呢?
我到目前為止從來沒有聽過別人說我的歌很簡單(笑),雖然我的趨向也不是那種寫出很大眾的歌曲的類型,但這是我自己也感到滿足、自己聽了也喜歡的歌,也或許是因為我有野心想要作出能用那一首用來留下些什麼的歌曲吧。

——這兩首歌在歌曲上都相當地講究,在錄音過程中, Red Velvet 的成員們難道沒有過像是覺得很難的抱怨嗎?
她們不是那種會發牢騷的人,主唱 Seulgi 與 Wendy 比原定的時間提早很多過來,展現出對她們於歌曲的熱情,其他成員們也是一樣,主要的Vocal 就不用說,她們以連背景人聲都能消化的程度,很好地理解並跟上了指導,當然不免也有語帶撒嬌地說歌曲很難。雖然我沒有刻意要把歌寫得如此難的意思,就像畫畫一樣寫下了來,但完成後之後才感覺到,「嗯…應該會很難吧」(笑)。一邊錄音時我也會有「啊,這首歌真的是一首 Red Velvet 的歌啊」的這種感覺,還記得我當時聽到最終成品時感到非常欣慰。

「來去一次『和聲的盡頭』吧」

——那我們來聊聊以前製作過的其他歌曲吧,首先是泰民的〈Ace〉,果然與 Obi Klein、Charli Taft 等人一起製作,盡情散發出 Deez 式的 R&B 風格的歌曲。因為那次製作必須將泰民不是 SHINee 的成員、而是做為 Solo 藝人的潛力全新地展現出來,壓力應該不小吧
〈Ace〉是我到目前為止在 SM 所製作過最喜歡的曲子之一,那首歌本身帶有秀麗的感覺與充滿 Soul 的感覺非常棒。

——當然其他歌曲也是如此,但這首歌在和聲的地方特別有許多有趣的構成。
這首歌甚至是沒日沒夜,另外帶著音軌在家裡又多製作了些背景製作的歌。雖然最近不會那樣,但因為當時是我完全瘋狂於和聲與和弦的時期,也是我下定決心說「去一趟和聲的盡頭吧」(*譯註5)這樣創作出來的歌曲,我想對我來說真的是一首沒有任何多餘的的歌,即使是結束製作之後,因為我自己很喜歡,甚至會常常拿出來聽。

——Vocal 果然也是與歌曲非常適合的感覺。
泰民真的把歌曲消化得很好,因為他也特別喜歡這首歌,所以在正式錄音之前,他還另外來找我接受歌唱的教學,也一起練習。

——對於轉變為 Solo 歌手的泰民來說,這首歌在各種層面上也應該是一首充滿負擔的歌曲吧。
因為這是我們變得親近之前第一次製作的歌曲,當然會很困難吧,但其實也沒有覺得我的歌很簡單的人。(笑)

——在這次的《MOVE》專輯中你也參與了〈Crazy 4 U〉與〈Thirsty〉這兩首歌,尤其在〈Thirsty〉這首歌明顯可以感受到泰民作為歌者的成長幅度。我有件好奇的小事,這首歌特有的彷彿「折斷」般的唱法是一開始從 Demo 階段開始就有的嗎?
雖然本來就有,但也可以視為在錄音時被「泰民化」了,因為〈Thirsty〉剛好是這張專輯第一首錄音的歌,所以有一股緊張感。而且最重要的是要把焦點放在 Vocal 色彩比過去專輯更升級的方面來製作。

——我個人認為這張專輯是年度專輯候選之一,尤其是能清楚地感受到做為一位藝人的泰民正在逐漸成長,他是怎樣的一位藝人呢?
泰民真的是一位有著許多野心的人,坦白說偶像不是都像泰民這樣的,他是一個有著清楚的概念知道自己作為藝人應該要怎麼走、想要做些什麼,或是應該如何去做的人。

「與他對話時,我們不會說像『1+1=2』這種顯而易見的事情」

——聽說這張專輯就和過去作品們一樣,他雖然沒有直接參與作曲的過程,但是親自選歌、定下專輯的概念等,擔任了主導的角色。
是的,雖然音樂是一回事,但因為還有表演,所以無論是對製作舞台的觀點或是對於風格及色彩都有很多煩惱的地方,也因此與他對話時,我們不會說像「1+1=2」這種顯而易見的事情。比方錄音指導的時候也是,我們會用「這地方是冰淇淋要融化的感覺」這種旁人無法理解的話來溝通,指導時完全不會疲累,真的製作得非常有趣。另外一件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每次都接二連三地有所成長,每到錄音的時候,他總是會展現出又進步了一些些的樣子。

——光聽音樂也能夠感覺到他是一個很努力的藝人。
甚至在錄音休息時,他也不斷提出新的點子,「這地方希望這麼做」,或是「下一個地方要怎麼做比較好」不斷提出這樣的想法,也進行了很多嘗試。即使站在作曲者立場覺得這樣就已經可以並對他說OK,但他本人還是會不滿意,這樣子讓我印象很深刻。

——相反地,〈Crazy 4 U〉則是一首由兩個音樂段落(Session)組合、展現了特殊感覺的歌曲。
在 Song Camp 裡接到說會收錄泰民專輯的歌曲的委託,是一首從一開始就是為了他而全新創作的歌曲,本來不是像現在這樣用兩個 Session 連接,而是以有著未來感的後半部來開始的,不過在與 A&R 和共同作者們煩惱過後,我們新作了加入鋼琴的前奏,我想因為大家都非常了解泰民的風格,也因此完成了非常適合他的架構。


*譯註1:진보,韓國製作人、詞曲創作者與歌手,同樣參與了Red Velvet 本張專輯中〈看 (Look)〉這首歌的製作。目前經營SuperFreak Records,是一位以NeoSoul、嘻哈等黑人音樂為主的獨立音樂人。(wiki
*譯註2:Marvin Gaye,1939-1984,是Motown 著名的歌手,對於靈魂樂、R&B 音樂有著重大的影響。(wiki
*譯註3:Quincy Jones,1933-,除了是歌手及創作者外,更重要的是作為Michael Jackson《Off the Wall》、《Thriller》等專輯的製作人。(wiki
*譯註4:Prince,1958-2016,1980年代美國代表性歌手,創作才華洋溢,作品類型多元,橫跨靈魂、R&B、放克、搖滾、迪斯可、嘻哈等等。(wiki
*譯註5:因為「和聲」在韓語中音同「火星」,或許也有雙關之意。


                                
► translated by cyl.
► 翻譯僅供參考,本文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