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18年8月號《Grazia》雜誌 - 徐玄

By 下午2:36 , , , ,


又是一段,徐玄的時間
[Editor=Park So Young]
https://www.smlounge.co.kr/grazia/article/39388



——電視劇《時間》終於播出了預告,現在的妳已經是非常融入劇中角色的狀態了嗎?
好像是,所以最近有點憂鬱,哈哈,開玩笑的。但畢竟我在劇中飾演的角色面臨了十分悲傷且戲劇性的情境,所以我也多少受到了影響,尤其滿腦子都只想著要表現出比單純的悲傷更上一層的悲傷,所以就更加如此了。

——要如何表現出比單純的悲傷更上一層的悲傷呢?
悲傷也有各種不同的情況和類別,因為這個角色悲傷的層次真的很不一樣,所以我也很煩惱、花了很多心力去思考該如何表現。每個演員都有他們消化感情戲的方式,有的人一旦處於拍攝期,連在家休息時都會完全用那個角色人物來生活,或是有也真的像「催眠術(Red Sun)」一樣,一到拍攝現場就能立刻變身的人,我覺得能結合這兩種是最棒的,理性來說不能拋下自我,但同時我也覺得要盡可能地化身為那個角色才是正確的,只是這真的很難就是了,為了要表現出比單純的悲傷更為深入的情感,我平時也會刻意地去揣摩那個角色的思維,所以現在處於一種心情好的時候也沒辦法盡情享受的微妙狀態。

——在最近拍攝的百忙之中,妳還舉辦了 Fan Meeting 對吧?
真的很棒,進行得相當盡興,哈哈。除了和我一起的工作人員之外,連我們的 Fan 們都異口同聲說「妳一定得做這個」,哈哈,我自己想想好像也是,看來我兩方面都得做才行。

——歌手們都說舞台上有另一種在那裡才能獲得的直接性能量。
沒錯,真的只有那瞬間才能百分之百釋放出我體內的能量,一丁點都不剩、全部釋放出來,也不是刻意決定要努力去這麼做,而是自然而然就會這樣。例如說,即使偶爾身體不太舒服、狀態不好,但只要一站上舞台,就會把疼痛全都拋在腦後,可是只要一下台,就又會覺得很不舒服,我從來沒有勉強在舞台上表演過。

——妳已經活動了很長一段時間,也有許多陪妳一路走來共度這段歲月的 Fan 們對吧,對於這些給予自己無條件的愛與支持的人們,妳是抱持著什麼樣的感覺呢?
那天也有對 Fan 們說,我覺得我們之間好像早就已經超越了 Fan 與藝人間的關係,還有說到我為 Fan 們考慮的心意也越來越強烈。不僅是感謝之情,應該說是一種真的一起成長的感覺?在我最閃耀的時候總是陪在我身邊,也多虧有他們我才能閃耀出光采。他們也是這樣想的,Fan 們說在他們的人生裡,有我、有少女時代的那段時間是最為幸福的,並說很謝謝我們給了他們那樣的時光,而那些現在都變成了我們專屬的回憶,回憶是非常堅強的對吧,是一種對彼此的信任與愛意都越來越深的感覺。

——因為最近妳都處在演員模式,所以勢必會想念舞台的,應該讓妳稍微滿足些了。
嗯,但神奇的是,其實我在演戲的時候完全不會想到舞台表演,所以等到真的上了舞台,我又會燃起興致、感到非常幸福,哈哈。透過這樣的過程,又會讓我領悟到「啊,我真的這麼喜歡這個哪」的這個事實。

——沒有工作的時候,妳有沒有什麼專屬於妳的自在度日方式呢?如果有,那又是什麼呢?
和住在一起的狗狗 BOBO 去散步是我最近最大的療癒方法。

——睡覺的時候狗狗也會一起睡在房間裡嗎?
當然了,會把屁股緊緊貼著我睡,雖然因為是夏天所以會有點熱,但我依然覺得非常幸福,付出愛的同時也會得到幸福不是嗎,對我來說,這種交換全然的愛的經驗真的是很大的慰勞。

——妳過去曾告別養了很久的狗,其實要再養一隻是很不容易的…
讓我很感謝的是,這是我爸爸先提出來的,那時候我爸爸不太懂得怎樣和狗狗親近,其實是有點生疏的,我想或許是他也有遺憾吧,加上我和我媽媽都非常難過,所以爸爸就覺得他必須先提出這個想法才行,這番話讓我很感動,也因此讓我能夠鼓起勇氣。所以我真的很努力,盡可能和牠去散步,如果時間不允許,即使是凌晨我也會去,這次我也正盡力不要留下遺憾、好好地付出我的愛。

——就算像最近忙於拍攝電視劇也會去嗎?
無論再怎麼累、就算只有三十分鐘,我也會盡量帶牠去家裡附近散步,因為每天都一起出去、幫牠洗腳,最近牠好像都把我當成媽媽了,狗狗們應該也真的都是感受得到的吧。

——在還沒養狗之前,妳是怎麼消除壓力的呢?
根據壓力的不同,紓解的方式也有所不同。覺得煩躁的時候就會到 KTV 唱歌來紓壓,因為某種煩惱而產生壓力的時候,就會邊寫下來邊整理思緒,我也很喜歡聽音樂散步,或是在天氣好的時候開車兜風。

——想起了在以前的訪問裡妳曾經回答到,妳去美國旅行自己開車就是妳的叛逆出走。
啊,那時候是連經紀人都沒有,第一次一個人出門旅行,但其實像「出走」這種事,每個人的標準也都不一樣不是嗎,像我就不覺得去夜店、喝酒這些事是逃離生活的出走,因為這些不是我喜歡的,也不是我覺得特別想去做的事情。

——也不是非得叛逆出走的對吧,如果滿足於當下的話,也沒有非做不可的必要,這應該是件值得感謝的事吧。
沒錯,我想是這樣沒錯,真感謝我的父母,給了我這麼好的思緒,哈哈。

——先撇開感謝之情,現在也漸漸到了想要獨立的時候吧,這方面又如何呢?
對,因為我是獨生女,雖然很能理解父母的心情,但我也和父母約好了,等到三十歲的時候我就會搬出去住。

——除了例行的拍攝日程之外,你也常常處在 Fan 們或是一般大眾們的鏡頭下,在這些被捕捉下來的樣子裡,有沒有妳覺得特別印象深刻的模樣呢?
啊,突然想到一個,Fan 們都在簽名會時會幫我拍照,我曾經看過一張眼神裡充滿幸福的照片。「啊,原來我是這種表情啊」,覺得既新奇又開心,過去曾拼命練習一些在舞台表演時的表情,也曾刻意努力去配合表演的概念,但那個樣子實實在在是「真實」的,也讓我知道了「原來我在真的覺得幸福的時候是這種表情呀」。

——妳偶爾也會搜尋自己嗎?
當然了,觀察是必須的。

——就算一百個留言裡有九十九個是稱讚,但只要有一個是惡評或是不好聽的話,不都會特別執著在那上面嗎。
很久以前、剛出道的時候確實是這樣。但現在只要有一句好話,我就會用「噢嗚,謝謝你。」這樣的心態來看,哈哈。尤其我不會太常去看留言這種東西,基本上也不抱持著什麼期待來看,因為我不希望自己因為從未謀面的人隨意丟出的一句話而感到悲喜,就像我也有易怒的時候,所以我會想這個人或許也是這樣,然後就讓它過去。

——或許是因為妳累積了深厚的內功,妳很正向地去處理這些呢。
其實我也是很努力才好不容易改變的,當然現在也不是那麼容易。

——妳看起來是想法很多的類型…
是很多,但我是為了去思考那些對我來說有好處的想法而刻意去改變的。以前會為了未來要變得怎樣,所以就算當下很累,也要為了目標而姑且去做。但最近不一樣了,因為此時此刻才是最重要的,而且再也不會重新來過,所以我會很努力去想那些對我有幫助的想法。

——這樣的變化是隨著妳出道活動之後而自然而然改變的嗎?
嗯,這麼回想起來,我想應該是隨著時間慢慢地累積而讓我變成這個樣子,倒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契機帶給我戲劇性的改變。

——妳光是以少女時代活動就超過了十年,可說已經出道了很長一段時間。如果要妳自己來當導演來執導一部徐玄相關的紀錄片的話,有沒有妳絕對想剪進去的場面呢?
哇,真的太多了,要怎麼選呢…啊,出道的第一個舞台!一定要放這個才行。

——我有看過妳們在東京巨蛋演唱會上唱著〈再次相逢的世界〉,那段表演真的讓人印象深刻。
嗯,唱那首歌時真的很難受,大家都要忍住眼淚。只要聽到出道曲,我們成員們的心情都會變得很澎湃。

——而且這首歌不知不覺間變成每個選秀節目的固定任務歌曲了呢。
就是說呀,很多人都表演了這首歌,覺得新奇也覺得感謝,也想起了我們以前的樣子。

——那除此之外妳還會放入些什麼場面呢?
啊,第一場演唱會,那是我們的夢想。當時真的非常努力準備,我想對 Fan 們來說,因為是第一場演唱會,所以應該也是意義非凡的吧。

——從去年到今年,妳的職業生涯裡也發生了許多大事。
雖然 SM 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地方,但處在守護我很久的人們所構築起的安逸圍籬裡,我就像一隻井底之蛙一樣,有很多無法了解的地方。在實際碰撞了之後,我才有種更了解這個世界的感覺,也嘗試了各式各樣的經驗,我也從過程裡學到了很多,最重要的是,好像讓我更精確地明白了我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總是會有新的困難產生對吧,最近覺得哪種方面很困難呢?
不知道呢,該說是人們嗎?這是我依然感到最困難的部分之一,其實我過去很努力去相信別人,但最近有一些事讓我頓悟到原來信任不能盲目。而我因此對別人有更多的感謝,人要交往得久才行,以前無論是朋友或是工作上的同僚,我都會廣泛地來往,現在我則是想要好好地去珍惜、去愛那些對我來說真正重要的人們,只要有一位真正的朋友就是件足夠讓人感謝的事情了。

——藝人模式的徐玄與一般人徐朱玄的間隔有在逐漸縮小嗎?
是的,我覺得現在幾乎一模一樣了。以前會很努力去控制自己、盡可能地克制,但因為我越來越了解自己,所以現在就算不刻意那麼做也沒有關係了,也盡量以這樣的方式不去讓自己感受到壓力。雖然我試圖在工作時以更專業的態度來完成,然後拍攝結束後就回到更自然的我,但徐玄以及徐朱玄的兩種樣子終究都會一起展現出來。

——最近對徐玄來說最大的話題是?
當然是表演了,我很渴望能夠表現出真實的表演。

——真實的表演是什麼呢?真難呢。
是啊,是什麼呢?我想做出讓我自己都會覺得「我就是這個角色」的那種表演,不是裝成某種樣子,而是經過思考、經過計算、經過導演的指導,再加上我自己的想法,最後以演技來表現,而在那樣進行真正的表演的時候,我作為那個角色所做的一切就會是真的,我希望能夠百分之百投入表現每一場戲,但那真的很難哪。

——越聽越覺得困難呢?
對吧?哈哈,但真的有那樣的瞬間,是連我自己一邊表演都感受得到的。

——如果妳本人能夠經歷那樣的瞬間,想必會有很巨大的滿足感吧。原來妳已經了解過那種感覺了呀。
是啊,哈哈。或許也是因為我曾經感受過那個,所以我就會更會對演出時無法投入的戲份感到失望。

——妳也有在考慮個人專輯吧?
是的,雖然現在是以演戲為優先,但不管怎麼說,我的本業還是歌手,所以我一直有著唱歌的想法,因為現在我的樣子也有些改變,所以讓大家看到更多我想做的音樂、想說的故事與我的取向。

——雖然這命題有點宏大,但妳的人生裡有沒有絕不想放過的東西呢?或是有沒有希望別人說到徐玄時,也一起聯想到什麼的詞彙呢?
嗯,幸福,我想這是可以同時回答這兩題的答案。不為了要給誰看,我希望我自己能夠感受滿滿的幸福活著,無論活到什麼時候都不要留下遺憾,我想這是最棒的了。當然我是很努力地生活沒錯,但工作並不是我人生的全部,儘管一切事物都有意義,可是我覺得此時此刻活著的當下是最重要、最幸福的,至於該如何找到那份幸福、如何創造出那份幸福呢?這些都正在朝我奔跑,所以我也得繼續努力奔跑下去才行。

——因為妳正在拍攝《時間》這部電視劇所以勢必得問問妳,對於徐玄來說最重要的時間是?
現在!真的是現在,我不會對為已經過去的那些時間而後悔,我也不會回頭去看,就專注活在當下,希望我以後也能依然如此。






                                
► translated by cyl.
► 本文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