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18年12月《allure》雜誌 - 都敬秀

By 上午12:10 , , ,



In The Mood
http://www.allurekorea.com/2018/11/21/in-the-mood/
[Editor=Heo Yoon Sun]

D.O.,或是都敬秀,是哪一個都無所謂,無論用哪一個名字,他都始終如一,與大多數的藝人不同,節目上、綜藝中,或是在訪問時,他一直都保持著沈著而謙遜的態度。簡單來說,他是那種將自己的熱情牢牢地藏在內心深處,只會在做著舞台表演、戲劇表演這些自己的工作時展現出來的人,也正因如此,舞台上的他與戲劇中的他總帶有著一股爆發力。但這樣的都敬秀變得有點不一樣了,過去那個帶著時時學習的姿態與新進演員的謙虛,害羞地說著話的嗓音稍微更有力了一些,而且也能毫不猶豫地說出這是一部非常有自信、非常有趣的電影。讓向來安靜的都敬秀產生改變的果然還是電影作品,《Swing Kids / 搖擺男孩》——姜炯哲導演的新作。每當聊到這部作品和自己擔綱演出的「盧奇秀」一角,都敬秀都展現出彷彿交到世上最棒的朋友一樣的歡欣表情在工作人員面前輕快地跳著踢踏舞,是身體先動起來的嗎?達踏達踏的腳步聲,讓人覺得就像是演員都敬秀的心跳。




——準確來說是隔了兩年,剛好又在12月號與你見面了呢。很多平時爽朗的人到了這個時節也會變得心浮氣躁,你是哪種呢?
我好像不會那樣,比起特別覺得「今年要過完了啊」,很自然地忙著忙著,下一年就來了。(笑)

——這次也是以演員身份與你見面,在過去這段時間裡變了很多嗎?
這兩年⋯⋯拍完《哥哥》之後就拍了《與神同行》, 也進行著 EXO 的活動、辦了演唱會,好像真的是一路馬不停蹄跑了過來。學到了很多演戲必要的技巧和在片場的 Know How,也領悟到不少調整自己狀態的方法。

——像是一閉眼就立刻能睡著的技巧嗎?
真的有這種!這次是我第一次拍電視劇,跟電影的拍攝排程很不一樣,為了去適應現場環境,我會按時吃維他命、也會抓時間睡覺,那時候真的是一靠著頭就能睡著,也可能是因為後來已經漸漸適應,所以電視劇殺青之後,不去拍攝反而讓我覺得怪怪的,會有種還得去背些什麼東西的感覺,現在則是已經調整回來,睡得很多了。

——很難相信耶?兩天前 EXO 才剛以〈Tempo〉回歸不是嗎⋯⋯
哈哈!確實因為回歸的關係睡不了太多。

——年底一定很忙吧,今年年底 EXO 相隔四百多天回歸,電影《Swing Kids》也快上映了,想必會是一個特別的年末。
我想對我來說應該真的會很特別,因為《百日的郎君》得到出乎意料的成果,讓我非常感謝、非常幸福。作為 EXO 也有很棒的成績,雖然還不知道《Swing Kids》會如何,但我想大家應該會很喜歡。

——噢,一直都覺得你謙虛到很嚴格的程度,這是你很有信心的意思嗎?
我對《Swing Kids》有信心,如果說過去我拍戲的時候都演出比較黑暗面的角色的話,這次的「盧奇秀」則是一個能讓大家看到不同面貌的作品,不是說我演得很好,但我真的拍得很開心,我想觀賞的人們或許也能一起感受到這種積極的能量吧。

——雖然 EXO 的回歸與《Swing Kids》都像是突然推出的,但其實都已經準備很長一段時間了對吧,你還記得開拍的第一天嗎?
拍攝前前後後花了六個月,開鏡的第一場戲是在蘆葦田,是奇秀與叫做奇東的角色一起開著玩笑、幸福又自在的戲。第一次拍攝很簡單地就結束了,使用一鏡到底的方式,從很廣角的畫面一路拉到蘆葦林外,只花了一兩個小時很快就拍完,所以很幸福(笑),回到首爾之後就是晚上了。

——《Swing Kids》的打動了都敬秀的哪裡呢?
是我們的理事先讀了書,他一直都會和我一起讀劇本,他跟我說一定要讀這部,讀了之後,覺得這劇本真的太棒了。第一次見到導演的時候,導演說要拍一部扣人心弦的電影,但真的有那種感覺,光看文字就會我的心臟激動得噗噗通通地跳,就像由內湧升的能量,是一個很強烈的劇本,不但是我想嘗試的角色,劇情本身的起承轉合也相當驚人。

——這是一部以踢踏舞為主要元素的電影,是否能打個比方說這是一部舞蹈電影呢?
既是一部舞蹈電影,也是一群人的故事,真的有很多東西在裡頭。不但音樂劇般的感覺,在那之後也有讓人熱血沸騰的內容,是一部很豐富多元的電影。

——你個人感受到什麼樣的訊息呢?
「人生中什麼才是最重要的呢?最重要的是什麼呢?」拋出了這樣的問題,也確實有如實傳達出來。

——作為偶像活動的你,過去也讓大家看到許許多多的表演,雖然你是主唱,但跳舞也跳得很有感覺,這是否讓你更加容易去理解角色呢?
雖然心裡是這樣想沒錯,但舞蹈正好相反,因為踢踏舞完全是另一個領域,儘管過去學過的律動感和節拍是有幫助,可是我在跳踢踏舞的時候完全就是個肢體白癡。我不會把踢踏舞想成一種舞蹈,我覺得更像是一種樂器,因為要這樣(踏著腳步)用腳來踏地板,跟舞蹈是沒有關係的,真的就像是在學樂器的感覺。

——剛才拍攝影像的時候也是,踏著步伐的時候,你的表情看起來很開心呢?
一開始學的時候我只會這樣,(左腳和右腳分開踏著地)空!哐!空!哐!有幾個組合,一開始編了一組腳步,然後一整天都只練習那個,就算想要用腳來打出一定的拍子也沒辦法做得很好,我們很常用手,但其實很少用到腳對吧,所以用腳來打拍子是最困難的。踢踏舞啊,如果只專注在腳部的話,上半身就會變得亂七八糟。每個人都有自己特有的姿勢,有些人會只專注在腳步,上半身就會完全不動,像我的話,我兩手的手指會一直往下彎,上半身沒有舒展開就會很累,只有腳部越來越習慣,上半身才能慢慢變得自然,而我真的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變得熟練。

——不知不覺可以控制腳步的時候,一定會有種喜悅感吧?
對的,練著練著不知不覺就熟練了。而且還有另一個優點,我以前表演的時候有扭傷過腳,所以腳踝不太好,但踢踏舞跟腳踝復健的運動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像這次〈Tempo〉的舞蹈難度很高,但我一次都沒有弄傷腳踝,幫了我很多。因為也需要減重的關係,踢踏舞是有氧運動,體重也就自然而然地降下來。另外,我也與脫北的北韓語老師學習了北韓的語調。

——你似乎全然感受到奇秀所感覺到的踢踏舞的自由了呢。
踢踏舞真的很棒的一點是,因為不用任何音樂,只有我一個人用腳來創造節奏,所以關上燈一個人練習的話,那個聲音真的非常有魅力,我平常沒事的時候也一直會踏著腳步,已經成為習慣了。

——那你是怎麼去揣摩人物的情感呢?
我會努力去跟角色產生共鳴,在片場看著演員們好像就能夠自然地投入到那裡,因為與其他角色一來一往的能量能讓我自然地理解角色,所以我會盡力去感受片場的氛圍。奇秀是個狂傲又有正義感的角色,我就想專注在這個面向,看著一起演出的演員們和導演的眼睛來演戲。特別是對哥哥的情感讓我很苦惱,雖然我也有一個大我三歲的親哥哥,但這個角色是一個能為哥哥赴湯蹈火在所不辭的弟弟,為了哥哥受苦、因為哥哥而感受到的那些情感是很困難的。

——你會很依賴片場的氣氛嗎?
非常,我是在現場會受到很多影響的類型。

——聽說姜炯哲導演很喜歡你。
哈哈…!在拍攝現場跟導演拍攝得很開心,導演是個會給出很具體、很細膩的指示的人,但真的很常會有導演不用說幾句話,我也可以明白的情況。只要說「要這樣試試看嗎?」我就能立刻理解,也常常會有同樣的心情,彼此的意見也從來沒有相差太多。

——在你眼中,姜炯哲導演是個怎樣的人呢?
非常細膩,應該是我遇過的導演中最細膩的一位。(《與神同行》)Kim Yong Hwa 導演也真的很棒,但他拍攝時不太說話。Kang 導演則是會把感情、動作一個個都提出來,連我從沒想過的東西都非常仔細地為我抓出來,我們在片場十分互相依賴。

——在《哥哥》裡還算是雙主演,但現在的你已經成為帶領著一部電影的單獨主要演員了,對此也會有壓力嗎?
身邊的人們幫了我很多,從導演、Jung Se 哥、演員 Kim Min Ho到(朴)慧秀,他們真的都在我旁邊協助我許多,沒有他們的話一定會很辛苦。

——大眾第一次知道這部電影的契機應該你的髮型吧,「D.O. 因為電影剃了頭」,而你的頭髮也很快就長回來了。
因為奇秀是戰俘,所以當然要剃平頭,我毫不猶豫就剃了三吋頭,甚至是我自己剪的。平頭很舒服,但只要過個三天頭髮就會長出來,因為很明顯的關係,所以要一直修剪。所以我一直都會隨身帶著理髮器自己弄。

——應該是第一個在片場不需要髮型師的電影吧!
真的是這樣,實在是太方便了,坦白說我現在也想剃(笑),短頭髮洗的時候也很方便,因為那時候太方便了,所以現在又想剪。

——你一直都很穩重,以前我有去看過 EXO 的演唱會,那時候也是很安靜。因為沒有變成人格截然不同的 D.O. ,那個始終如一讓我印象很深刻。
您真的有來看過嗎?哈哈,不得不那樣的是,像是中間聊天的時候,成員們的話都很多,他們都很自然地滔滔不絕,所以就讓我變得很安靜,其實我平常也不是話很多的個性。

——但這次的角色是很亢奮的?要維持那個模式感覺如何呢?
得亢奮起來才行啊!但我的內在其實也稍微有著那樣的一面,跟朋友們或是親近的人在一起的時候就會展現出那一面,所以演戲時反而非常痛快和享受,也可以紓解壓力。演員這個職業就是要一直演出不同的人物、一直經歷不同的人生對吧,越去經歷就覺得真的充滿魅力。

——到目前為止,你最享受哪一個角色呢?你從新人演員時期開始就演過許多充滿魅力的角色,從《CART》的泰英開始。
盧奇秀!不分水火,會盡情去做想做的事的奇秀對我來說是最棒的角色。在那之前是韓江宇(《沒關係,是愛情啊》),能遇到這種角色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我的真的運氣很好。

——最近電視劇《百日的郎君》也非常成功,演員都敬秀與願得的粉絲都增加了不少。
哈哈…我還不是很清楚,因為電視劇結束之後就一直練習,只待在練習室、活動,所以還沒什麼有切身感受的契機。這次嘗試了一人分飾兩角,演出的演員們也都很有趣,所以片場也是笑聲不斷。

——戲裡有這麼一句「只有我不自在嗎?」名台詞,平常讓你最不自在的是什麼呢?像是你在官方留言裡都會一直說到「會成為禮儀端正的 EXO 」,所以沒有禮貌是最讓你不自在的嗎?
與其說是討厭沒有禮貌,我的個性比較是討厭帶給別人困擾,所以我會一直把禮貌掛在心上。像是我跟成員們一起住,我就討厭有人把要洗的衣服放在大家共用的客廳這種很瑣碎的事,我喜歡為彼此著想。

——原來是 EXO 的嘮叨鬼啊。
我確實很常碎碎念(笑),對成員們、對認識的人們都非常嘮叨。

——在堆積如山的劇本裡,如果一定要你選出一部的話,你會選擇什麼呢?
我想我會最被訊息明確又有人情味的幽默感吸引。看電影的時候也是,最近看的《登月先鋒/First Man》也真的很棒。

——你什麼時候會感受自己到作為演員的成長呢?
發現自己在片場不會那麼緊張的時候,剛開始演戲的時候真的會非常緊張,所以也曾經發生過把背好的台詞全部忘光的事,就算做了很多準備,可是只要一開拍,腦袋就會一片空白,當然最近也還是有這樣過,但當時很明顯是出自於緊張。現在拍攝就是很有趣,在片場的成長應該很大,到目前為止的我是這樣想的。

——雖然你一直都表現出新人演員的姿態,但其實你是個出道很久的藝人與表演者。那麼依然會讓你熱血沸騰的又是什麼呢?
工作,對我來說絕對是工作,在工作裡有很多會讓我的心撲通撲通跳的事。另外,跟身邊的人們一起工作,也常常會吵架、傷心、開心,我想我是一邊感受那樣的情感一邊活著的。

——如果特映會上只能邀請三個人的話,你想要邀請誰呢?
希望家人、理事,還有我們 EXO 成員們都能來,三個位子是不夠的。如果能像觀眾一樣,對電影的訊息有共鳴的話就好了,要是成員們向我說電影很棒,我想那應該會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幸福。

——你們會對彼此的活動給予回饋嗎?
當然了,最近鍾大(CHEN)也有把他演唱的原聲帶歌曲的導唱給我聽,因為歌曲非常適合,所以我也拜託他,說「如果能唱我會很感謝」,而最後鍾大真的唱了,歌也真的很棒,所以我們常常聊這些,成員們之間會很常分享彼此的個人活動。

——那作為音樂人,你有什麼樣的夢想呢?
我也會希望有一天能做我想做的音樂,因為我喜歡唱歌,所以雖然還不知道會是什麼時候,我想親自參與作曲、自己寫歌詞、作歌,然後唱出來讓大家聽,歌曲不也是一部作品嗎,希望有一天能讓大家聽到我的故事。

——會是怎樣的故事呢?
幸福的時候會聽歌、憂鬱的時候也會聽歌,所以希望是一首歌詞和旋律可以給人安慰的歌,如果是一首可以放鬆地聽的歌曲就好了。

——EXO 的專輯裡藏著非常多中板節奏的名曲,在那些歌曲裡,你的歌聲一下子就會進到聽眾的耳裡,你對 SOLO 曲也有野心嗎?
無論是 EXO 的冬季專輯,還是中板節奏、緩緩演唱的歌曲都真的很棒對吧!對 SOLO 歌曲的野心…是有的,我也有在演唱會上獨唱,只是現在要發片、也要宣傳電影,等到有餘裕一點,我也想挑戰看看。

——去年你以《哥哥》拿下了青龍電影節的新人獎,當然你以 EXO 身過得過了很多獎,但想必是完全不同的,那時候的心情如何呢?
當然不一樣了,因為這是一生只能得一次的獎,所以得獎的時候真的就是傻住,到現在都還記得很清楚,那天剛好碰上演唱會不能參加典禮,然後演唱會大概差不多快到尾聲,正在進行結尾感言的時候,耳機裡突然傳來快報,聽到「 D.O. 得了青龍獎的新人獎」這個消息時真的傻了,後來就立刻當場說了得獎感言,意義非常深刻。

——那身為演出《Swing Kids》的演員,你什麼時候會最緊張呢?
記者發表會,那是喜愛電影的人們在看過片子後會給出評價的日子,不但是上映之前第一次在人前亮相,也因為他們是很喜歡電影的人,所以我也會很好奇作品會得到什麼樣的評價,那時候會是最緊張的。

——你有躲在觀眾間偷偷去看過電影嗎?
還沒有過,這次《Swing Kids》上映之後好像真的試一次才行,讓人意想不到的。

——預計要去哪間電影院呢?得叫觀眾要好好注意旁邊戴帽子的人才行。
哈哈!要不就去附近的 COEX ?

——今年的最後一天,有沒有想對自己說的話呢?
 很健康地堅持過來了,也再健康地堅持下去吧,我想這樣就好了。

——一直都在十二月見到你,如果下次要在不同季節見面的話,你覺得什麼時候好呢?
五月,雖然三、四、五月都是春天,但到四月都還會冷(笑),所以五月好了,溫暖的顏色應該會很棒。



                                
► translated by cyl.
► 本文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