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18年12月號《GQ KOREA》雜誌 - 雪炫

By 下午8:30 , ,


雪炫的決心
[Editor=Lee Ye Ji]
http://www.gqkorea.co.kr/2018/12/24/%EC%84%A4%ED%98%84%EC%9D%98-%EA%B2%B0%EC%8B%AC/

雪炫決定不去輸給偏見、恐懼,與她自己。



——今天和雪炫平時拍攝的畫報不太一樣,是以比較中性的風格拍攝。
從收到提案的那一刻就很興奮,覺得一定會很有趣。從來這裡之前就吵吵鬧鬧,拍攝的時候也很起勁,雖然別人看了可能覺得不適合,但我真的很喜歡。

——別人是怎麼看雪炫的呢?
畢竟我之前拍的都是那種時髦又漂亮的畫報嘛,我在今天這些造型中,在大眾眼裡應該會覺得跟我很不搭吧?

——想必是都還不了解雪炫吧,妳平常也是喜歡褲裝大於裙裝嗎?
可能是以前讀書時制服都是裙子吧,我過去覺得自己不適合長褲,但是後來不穿制服、穿了各種衣服之後才發現,原來長褲真的非常舒適,活動性很棒,我覺得也很適合我。

——必須一直意識自己在眾人面前看起來怎麼樣,想必是件非常辛苦的事情。今天似乎可以比較不去在意我的臉、我的身材看起來如何,這樣真的很棒對吧?
真的是太舒服了,甚至讓我不禁想,我為什麼沒能早點拍攝這樣的畫報呢?雖然要站在不特定的多數人面前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覺得大眾的目光是我作為從業者必須承擔的部分。可是因為人們「妳這個不怎樣」、「這個好看」這些評判,就讓我要一直很小心地去遵從那些,如果真要說我有什麼討厭的,我討厭即使再怎麼努力想打破,自己還是不得不變成那樣的樣子。

——雪炫深植大眾印象的是那個以苗條的背影招著手的人形立牌廣告,隨著那個廣告引起廣大的迴響,雪炫也成為了清純、性感、具有魅力的指標人物,妳也想打破那些嗎?
剛開始的時候,因為那是一個讓我被大眾知道的契機,所以只是覺得不可思議、覺得興奮,但在那之後,人們都只想要我維持同一個樣子,太太太過只想要同個樣子了,有段時間像陷入了泥沼一樣進退兩難,為什麼一直只要我穿露臍裝呢?我也想嘗試其他的東西呀⋯⋯當然,那也是我的樣子之一沒錯,但我其實也還有很多種面貌啊。

——比方說,雖然雪炫因為苗條的身材備受喜愛,但妳其實真的很愛吃對吧。
對的,我很喜歡吃,過去有人說過,吃是一個可以快速又確實感受到幸福的方法,吃好吃的東西是這麼幸福的事,而且一天裡可以感受三次!多棒啊?但是看到「吃放(吃東西的節目)」,我就覺得,嗯,也不是吃得很開心。最近流行「吃放」這樣的內容,好像也是因為人們無處可釋放壓力,所以就在這樣的地方尋求即時的幸福。

——有時候也必須放棄一天三次的幸福對吧?上傳一整盤地瓜披薩說是「地瓜減肥」,上傳滿滿一盤的薯條說是「馬鈴薯減肥」,感受到減重的妳的幽默。也覺得慶幸妳很享受,能在媒體的欲望與自己的野心之間找到了一個妥協點。
我剛出道的時候不能超過 48 公斤,所以就會更想吃東西,現在可以盡情吃想吃的,食慾反而就減少了,而且吃得很均衡。所以就會有這種貼文,雖然是薯條,但因為是馬鈴薯,不也是蔬菜嗎?是對身體健康的;雖然這是拌飯,但放了小蘿蔔這種蔬菜、雞蛋也放了兩顆,所以就是一種「完全食品」!哈哈哈。我本來其實不太健康,是屬於瘦但脂肪較多的類型,但現在很健康,我 2018 年的目標就是健康生活,現在達成了。

——妳擅長什麼運動呢?
我感覺很會運動對吧?很健康的感覺?

——不是嗎?
對,讓人意外地很不會,雖然很快就學會騎馬,但其他的就普普通通,可能是我對運動也沒什麼野心。

——怎麼會呢,要走向跟別人心中的形象截然不同的方向也很不簡單耶。
對的,就算我想要改變,但這個是大眾喜愛我的樣子,那個固定的形象,該說是我忘記了自己的價值觀嗎?「那好像是我」、「大眾評斷的樣子就像真正的我」,在我自己評斷我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之前,如果只因為人們說「妳就是這樣的人」,我就失去了自己的想法的話,那麼我就會不知不覺朝著那個方向前進了。可是即使明白這個,想要往其他地方走還是很困難。

——想必自己也經歷過很劇烈的掙扎對吧。
就是說啊,一直到去年為止我都還被關著,覺得我眼前有一堵想突破也突破不了牆,自己好像非常失敗,覺得自己是個不怎樣的人。不過,在我面臨界線時,我的想法並不是「我只能到這裡了嗎」,反而比較像是「我明明可以做得更多的!」的感覺,後來某個瞬間,我突然有個念頭一閃而過,「我現在是在怕什麼?我不也才二十四歲而已,是有什麼這麼好怕的呢?」

——是怎麼樣拋開恐懼的呢?
失敗了也沒關係,是先從這樣思考開始的。仔細想想也確實是這樣,因為害怕累積到現在的東西都崩塌,所以才只走安全的路、一直只做出一樣的東西。現在不再害怕,想要嘗試、想要變得更好,試著不要再把自己囚禁在固定的框架裡。

——雖然不知道妳會走去哪裡,但確實邁出了第一步呢。
我想要探險得更多,哪怕是要我做一些大眾不喜歡的樣子,我也希望能夠展現新的自己,我覺得這才是對的,也會去研究多樣的面貌,然後要去學習怎麼讓人們看到。

——電影《浴血圍城88天》的白荷將軍也應該是探險之一吧,因為妳過去演出過的角色都是誰的女兒或是妹妹,都是必須被人保護、百依百順的存在。
所以更加被這個角色吸引,讀著劇本時就覺得白荷就是我的理想型,有很多面向都和我所追求的東西很相似,不會拐彎抹角地思考又耿直,單純卻坦率,最重要的是,會如實地發聲自己的想法,這點是最棒的。

——記得妳以前也有因為類似的理由說過喜歡《沒有秘密》的主角妍興。
對的,很棒對吧,即使在絕望的情境中,也不去逃避問題、勇往直前,我覺得那是一個一直在成長,又知道要如何去說自己想說出的話的角色。

——知道要如何去說出自己想說的,這說的是什麼呢?
不會再「雖然我不這麼想,但是說不出口⋯⋯」這樣地猶豫不決,而是個可以說出自己做得到的人,我也想變成那樣。

——在雪炫身上也會有看得到那一面的時候,每當在綜藝節目裡被與男性藝人綁在一起的時候,妳展現的犀利態度也成為有趣的看點之一。用不知道是不是真心不感興趣的表情說「我沒什麼興趣」,或是丟出「嗯,我也覺得你不是我的菜」這麼一句話的時候。
因為我好惡滿分明的,對沒興趣的東西就覺得怎樣都無所謂,既記不起來,也常聽到別人說我無心,但,如果一直執著於一個點、覺得不行的話,那麼就是不行,我覺得不對的事情我就會說不對,要說出來才能甘願。哈哈。

——妳對什麼沒興趣呢?
別人的事。「誰跟誰在交往,又怎樣怎樣的」這種,每次忘記後又聽到的時候,都會「啊,是喔。」這樣回答。

——原來是個「對別人沒興趣的人」啊,那妳感興趣的又是什麼呢?
此刻的自己。

——雪炫現在似乎正在尋找自己的聲音,儘管妳曾經被群起攻訐到難以理解的程度、曾經因為八卦被議論紛紛,但感覺妳變得越來越果決。最近妳也向散佈合成照片、發出低級訊息的惡評者直接提出控告了對吧?
我對我自己是有股堅信的,不管是什麼樣的逆境,我都會戰勝它、好好走出來,但奇怪的是,我只要看到我以外的其他人經歷那樣難受的事,我就會很⋯⋯,想要拉他們一把。不和解直接提告的事情也是,雖然也是有「這些人帶給我羞恥,一定要告下去」這種想法,但我更想讓大家看到這樣的先例,觸犯這種犯罪行為會受到很大的懲罰,來讓其他人不會再遭受到這樣的事情。

——原來妳是希望守護同僚與後輩們哪。
雖然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成為助力,但是確實希望如此,出道初期,因為集中放大在身體某些部份的「動圖」等等,有很多難以啟齒的事。雖然希望我們,還有現在活躍於演藝活動的人們都不要再經歷這種事⋯⋯但同樣的事還是在發生,直到目前為止都是,他們也會覺得這些事很不合理且讓人不快,卻都覺得無可奈何,那真的讓我很痛心,我覺得這是我想要改變的事情,雖然我過去經歷過這樣的事沒錯,但我是想為了以後活動的朋友們。

——真是可靠啊,妳這份心意會往什麼方向發展呢。
我決定開始發出我的聲音,希望有一天可以成為能夠為其他人代言的人,可能是社會上的弱勢,或是想發聲卻沒有辦法發聲的那些人,如果那能成為充滿善意的影響力就好了,我在公司經常參加捐贈與公益活動,所以也漸漸熟悉了那個文化,覺得是很棒的事。

——妳平常也是個堅毅的人嗎?
真實的我是個很軟弱的人,也有很多害怕的東西,但我很努力讓自己在別人面前看起來堅強、看起來無所畏懼,我以前非常不喜歡看起來柔弱。

——為什麼不喜歡看起來柔弱呢?
嗯⋯⋯如果常常讓人看到柔弱的樣子,人們會離我遠去的。我要覺得這個人可以依賴,我才會讓他看到我最深沉、最軟弱的樣子,如果隨便就讓人看到的話,對方是會遠離的,所以也會讓我覺得,「啊,原來到這為止都是我必須收藏起來的部分啊」,但因為也有經歷過相反的情況,所以也讓我明白了那是什麼樣的心情,明明知道這樣不行,卻還是不想要看到別人的弱點的心情。

——越是靠近,就會越來難保持那樣的距離對吧。
是啊,不過現在的我不會硬是要去隱藏起弱點、讓自己看起來堅強了,如果看起來軟弱,那就軟弱吧,大概是這種想法?

——光是能夠去接受自己曾經覺得自己軟弱的模樣,這樣就已經是變得堅強了吧。
聽您這麼一說才覺得,真的是這樣呢。

——對雪炫來說,什麼才是堅強的人呢?
懂得如何把想說的說出來的人,還有恢復得很快的人。

——妳恢復得很快嗎?
是很快,但也很容易受傷。我是個小心翼翼的人,剛才您看照片沒有多說什麼的時候,我甚至覺得「是覺得不怎樣嗎?怎麼辦!」,哈哈!

——那像是惡性評論這種東西,妳也會很花心思嗎?
不。那些人不都不認識真正的我嗎,會讓我受傷的都是我實際遇到的人們,是真正看過我的樣子的人們,如果認識我的人說了我什麼不好的,我就會很受傷。但如果是素昧平生的人們留言,我就不太會在意。雖然看到「對,我好像真的那樣」這種讓我有同感的留言時會讓我回頭檢視自己,但如果是經過我判斷,讓我覺得「不,不是這樣」的話,我就不會感到受傷。

——我喜歡妳剛才那番話,聽起來很踏實。「比起那些陌生的他人的話語,我更相信自己的判斷。」
是的,我也是摸索之後漸漸變成這樣的,因為我擁有去了解自己、去愛自己的過程,所以現在我不會覺得自己是別人眼中的我,我就是我自己。例如穿衣服的時候,別人會說這件漂亮的才對,但我其實覺得其他的比較好看,那麼我就不太會改變我的判斷。

——現在漸漸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了嗎?
稍微,不過我不覺得已經了解透徹了。雖然自己覺得「我是個小心翼翼的人」,但是如果太這麼想的話,就會被關在那個框架裡,「不,雖然覺得小心翼翼,但也有可能不是這樣」,我希望可以一直對自己抱持好奇,直到我死去為止。

——妳似乎對被固定在哪裡、被關在框架裡這樣的事情很有警覺性。
最近這時代的人只會看自己在 SNS 上關注的人所發佈的訊息不是嗎,再加上我只會跟原本就有來往的人們來往,所以似乎變得不那麼社會化了,因為只跟喜歡的人們來往,聽自己的想聽的、看自己想看的,漸漸覺得視野越來越窄,我不希望自己成為井底之蛙。

——所以妳就閱讀對嗎?妳常上傳書裡的字句到 SNS 上。
本來我只讀小說為主,但我的朋友跟我說不要只停在閱讀,如果要說、要應用的話,就要讀得多一點才行,所以我就開始讀起各式種類的書,我也會另外記下喜歡的文句。

——最近記下的有什麼呢?
這是我存到手機裡的,「如果只用過去的方式來解決問題,儘管會得到可以預測到的結果,卻沒有辦法獲得全新嘗試所帶來的快樂與意外的收穫。」,之前被剛才跟您說到的煩惱困擾的那陣子,我讀了 Jung Jae Seung 教授的《十二個腳步》之後心裡一下就舒暢了,後來覺得自己一定要開拓視野、和各式各樣的人們見面才行。

——最近妳常在太妍的 Instagram 上留言呢。
那個,是我鼓起了勇氣呢,很大的勇氣,哈哈哈。我一直希望可以和我從事著同一個工作的前輩、後輩們變得親近。

——有什麼原因嗎?
我出道的時候既沒有手機、也不能和其他的歌手們搭話,但是最近彼此變得熟識之後覺得真的很棒,同儕之間彼此有著相似的困擾,也可以尋求建議,尤其前輩們是都經歷過那些的人們不是嗎,看起來很了不起。

—— AOA 現在也是個出道七年的團體了,妳和成員們依然很緊密,看起來很棒。尤其像雪炫這樣個人活動很多的情況下,團體要走得長久可更是不容易呢。
我們真的不會爭吵,我不管和什麼人來往,好像都會變回第一次見到那個人的時候的樣子。對媽媽就還像個小孩,和中學時期的朋友見面就會變得很吵鬧,與成員們初次相遇時就是青澀又充滿熱情的時期,即使時間過了這麼久,彼此都還是看得到那個樣子。

——是相當可愛的故事呢。
哈哈,這種回憶對我來說非常重要,我覺得心情不自在的時候就會找一個東西——小時候愛用的被子,不管是去其他城市或是出國工作,我都會帶上它蓋著睡覺,只要有那個被子,無論何處都會成為我熟悉的空間。

——孩提時期的金雪炫是怎樣的小孩呢?
完全就是個老么,我從小就是個充滿好奇心、自由奔放的小孩,有很多想做的事情,説自己想做這個、想做那個,然後這個只做了一個月就不做,那個也做一個月就放棄。但即使這樣,我的父母還是都很支持我,是那種「有什麼想做的都去做吧」的類型,受惠於此,我並沒有什麼青春期,就這樣成長過來。

——原來是這樣長大成為健康的大人雪炫的呀。
這是非常令人感謝的事,我到現在都真的很尊敬我的父母與姊姊,當我關在一個人的井裡、變得憂鬱,甚至有點鬧彆扭的時候,我就會跟家人聊天,只要那樣,我好像就能再次整理我的價值觀。

——從去年開始妳也從家裡搬出來獨立生活了對吧?
我有被問到過會不會感到孤單,其實完全不會,非常棒!因為我本來就很喜歡人,所以本來以為我沒辦法一個人住,但是實際自己生活之後,覺得真是太棒了。畢竟無論是多親近的關係,有時候也沒有辦法完全照著自己心意去做所有的事對吧。但一個人的話,我可以自由自在地度過自己的時光,所以覺得很舒服,躺著讀書、看電影、看美劇。

——妳最近覺得好看的美劇是什麼呢?
《勁爆女子監獄/Orange Is the New Black》!真的太好看了,各有不同的個性的多樣角色一起創造出一個故事,韓國的戲劇常常都只把焦點擺在一兩位主角上,這部戲很棒的是有各式各樣的人所發生的故事。

——《勁爆女子監獄/Orange Is the New Black》裡真的有很多女性的角色,如果要妳從裡面選一位想嘗試演出的角色的話?
我沒辦法從裡面選出一位,因為看這個角色的敘事會覺得應該很有趣,但看另一個角色又會覺得想嘗試。現在的我想挑戰淘氣、愛開玩笑的角色,因為想要讓大家看到自然的樣子。

——平常休息時的雪炫又是什麼樣子呢?
只要一打扮好,對我來說就是上班開始工作,然後在卸完妝的那一刻就是下班,從那之後就會是素顏,不會工作。

——是從目光中變得自由的時刻吧。
是的,即使人們看我我也不會在意,就戴個帽子,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去咖啡店。其實就像上班族一樣,下班後的時間非常重要,對我來說這樣的時光也是很珍貴的,只可惜我沒有車,所以我的行動範圍很窄。

——如果有車的話想做些什麼呢?
我想和我的狗 Dungchee 一起去旅行,Dungchee 散步的路線每天都一樣,所以想讓牠感受一下不一樣的空氣、聞聞不同的味道。

——我想作為必須不停地意識到被觀看的職業,肯定是會更喜愛寵物的吧,因為不管我是什麼樣子,牠們都會喜歡我。
是啊,Dungchee 的「不評斷」給了我很大的安慰,不管我是什麼樣子,Dungchee 都會只看著我、靠著我、愛著我,而且不知道為什麼,牠好像都能一起體會到我的情感,所以我的情感也經常變得透明,「你也覺得憂鬱嗎?」、「你心情也很好對吧!」我都會這樣跟他說話⋯⋯我和 Dungchee 真的就是命中註定,不在原本的計畫裡,但牠就這樣進入我的人生,我真的很開心。

——那妳想和 Dungchee 立即出發去哪裡呢?
麗水,聽說那裡有非常好吃的辣燉帶魚,我也想讓 Dungchee 看看海。



//


因為覺得這篇的內容應該要讓更多人看到,
因此第一次花這麼長的時間翻譯說不上是粉絲的藝人訪談。

作為長久被觀看、被「物化」(甚至是被性商品化)的客體,
雪炫過去並不常有機會能夠好好談談她自己,
經歷過的事很讓人心疼,但她在訪談裡展現的態度又顯得誠實且勇敢,
總之,雖然頗長,但是值得一讀,希望她能得到更多的好感與愛~

然後 Dungchee 真的超可愛。(誤)(Instagram




                                
► translated by cyl.
► 本文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