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23å¹´7月號《ELLE》雜誌 - 俞利

By 上午11:02 , , , ,

https://www.elle.co.kr/article/78756
[Editor=Jung So Jin]




——繼第 24 屆全州國際電影節之後,妳也在茂朱山谷電影節的映後座談上以《Dolphin》的 NAYOUNG 一角和觀眾進行了交流,是否有交換了各式各樣的想法呢?
提問觀眾們的分析和解釋都超乎我的預期,與他們面對面交流的經驗給了我很大的刺激,是個很好的情感傳達途徑。《Dolphin》最後的一場戲,內容是 NAYOUNG 對著保齡球場老闆 MISOOK 說「是海豚。」這句話,我記得有觀眾問過那場戲裡的微妙表情有什麼樣的意義,因為劇本中的台詞沒有任何表情或聲調的指示,所以我只能全心全意投入到 NAYOUNG 這個角色再忠於本能地表演出來,儘管因為感到新奇而眼神一亮,但為了也表現出超然地接受情況的樣子,那場戲我們重複拍了好幾次,很謝謝觀眾能夠發現這部分並且提問出來。

——妳被 NAYOUNG 這個角色吸引的契機是什麼呢?
剛開始讀劇本的時候,我其實很不能理解 NAYOUNG 說的話,也不曉得該怎麼演,後來,「渴望理解另一種類型的人」的野心延伸出想挑戰《Dolphin》這部電影的想法,我想去征服 NAYOUNG 這個角色。

——妳和角色相似又相異的地方是?
我想我應該是和 NAYOUNG 完全相反的人,我的個性有許多爽朗灑脫的地方,想說什麼就一定會說出口,但 NAYOUNG 完全不是這樣。她的想法很多,多到會讓人好奇「這人到底在想些什麼呢?」,但她又會把這些思緒自己濃縮到百分之一之後才說出口,所以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全然理解這個角色。不過,我們也有相似的一面,我剛出道時也曾像 NAYOUNG 一樣開口前會思考個一百次,有時也會因為無法坦誠表達真實心情而說一些違心的話。

——在分析與演出和自己截然不同的角色時,妳感到困難或有趣的地方是?
在拍攝《Dolphin》的三個月裡,我把自己完全融進了角色中,這樣我在片場表演時才會感到自在,由於角色的個性,那時的我變得比較沉著,話也變少了,就像 NAYOUNG 對街坊的「地方誌」抱有執著與情懷,我也環顧開始自己的四周,漸漸發現和角色的共通點,然後一步步變得靠近。當我不理解台詞時,我就常和導演討論,BAE DULI 導演與 NAYOUNG 有很多相似之處,話少、想得很多,看到導演我便能勾勒出 NAYOUNG 的模樣,也才能慢慢理解她。

—— NAYOUNG 覺得重要的是?
家人與村子,但我認為重要的是我自己,以前的我有很多需要費心的事,得看人臉色,還必須再三考慮大眾、工作夥伴、Fan 們的取向和目光,現在的我選擇去尋找和享受我自己喜歡、會感到自在的東西,我也才明白人們喜歡的是我的這個模樣。

——妳最苦惱的一場戲是?
在傍海小村的地方誌裡照顧著社區與家人生活的 NAYOUNG,選擇以保齡球來當作排解積壓的情感的方式,舒緩來自家人的傷痕和鬱悶的心情,即使跌倒無數次、腿部受傷,她也堅持打著保齡球,最後還是去了醫院,當醫生一問「為什麼做到這種地步?」,NAYOUNG 的情感就瞬間潰堤,在那場戲裡不停流下的淚水是 NAYOUNG 第一次表現出她爆發的情感,這也是在片場導演即興加入的戲。我自己也有過這種經驗,身體吃緊的演出一場接一場,但一直處於腿部不適的狀態,所以就變得越來越嚴重,等到去醫院動手術時醫生就問說「怎麼拖到到現在?」,這句話讓我像 NAYOUNG 一樣嚎啕大哭了起來,壓抑、堅持著的心和 NAYOUNG 的情感一致,讓我能更加投入,也能夠即興地完成那個場面。

——《Dolphin》是在 2021 年拍攝的,現在過了兩年重新來看,有沒有什麼新的發現呢?
看到了兩年前的我無法揣摩的台詞的深義,當時難以理解的那些台詞,現在反而在我的心裡產生很大的共鳴,不但再次感受到 NAYOUNG 的情感,對角色也更加不捨,我才明白原來我已經比兩年前還要成熟了。

——我覺得這部電影儘管敘事平穩、沒有很大的曲折,卻有著能讓人共鳴的地方,保齡球是 NAYOUNG 在小村子裡的唯一的興趣,這點也讓人有點心酸。
是吧,看起來很無聊對吧。在映後座談時我還被問過另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問題,「NAYOUNG 為什麼不結婚呢?」,NAYOUNG 認為幸福的價值是負責家人與地方誌的人們的飲食、為了弟弟犧牲奉獻,這就是全部,因為她不是在平凡的家庭裡收到父母的愛灌溉成長的孩子,所以對這方面就更加執著。和迅速變化的時代和環境相隔甚遠的世界裡,我認為 NAYOUNG 是會以她自己的方式,從給予愛和付出之中感受到幸福的人,所以不會覺得結婚有很大的必要。而且從 NAYOUNG 對家人說要搬家的反對,更能強烈感受到她對更大的世界或任何改變都有著很強烈的反抗心理,因為地方誌對 NAYOUNG 來說就是一切了。

——妳也有像 NAYOUNG 一樣尋求突破的經驗嗎?
當然了,人的生活近看就能稱為苦痛,因此哪怕微不足道,我也都想找到一個突破口。我會到漢江旁走走、一個人去逛書店,因為我不習慣對別人坦白內心話,所以我會對書傾訴,那樣會稍微好一點。

——最近在讀哪些書呢?
賽斯.高汀(Seth Godin)的《做不可替代的人:天賦、激情與創新/Linchpin: Are You Indispensable?》,是充滿攻擊性來刺激自我啟發的書(笑)。也有讀《三國志》,因為出現了各形各色的群像人物,有許多值得好好回味的地方。

——對表演是否更有野心了呢?
或許是想挑戰新的風格吧,我還有很多好奇的地方,而且電影的題材也很多元,我已經做好了能吸收更多的準備,希望能有機會挑戰更多元的題材和角色。

——獨立製片的片場對妳來說應該很陌生吧?有沒有收穫什麼刺激?
所有工作人員的年紀都很輕,因為這算是一部畢業製作電影,甚至還會有大學生來現場幫忙,所以會迸發出新的視角和能量,他們對挑戰新的事物也沒有先入為主的偏見。其實一直到開拍前我都還很不安,因為我是第一次挑戰畢製片,本來還很擔心會不會很難,但最後反而是我從工作人員和導演散發的能量中獲得了新的力量。

——電影發揮了怎樣的力量呢?
就像是賦予我靈感的生命體,電影中的人物們演繹出蘊含的意義和那些場面,都帶給了我生活的新靈感,讓我產生了改變。彷彿為靜止的腦插上呼吸器,豐富了我的想像力,並讓我發揮創意。

——很好奇權俞利的電影取向呢。
我第一次在電影院看的電影是《小鬼當家/Home Alone》,我還記得我是在電影院看第一集的。最近常看的電影是《星際過客/Passengers》,是一部發生在想像中世界的電影,我也很喜歡《佈局/The Invisible Guest》,情節不斷反轉再反轉,讓我不禁覺得「竟然能這麼好看」。

——演員、綜藝、歌手、電台 DJ 等等,身兼如此多樣的角色,妳覺得自己是個怎樣的人呢?
不畏懼變化的人,如果我的發揮能帶給人們靈感,我隨時隨地都能投身其中,這個想法是我嚮往的路,也是我人生的理由,如果有什麼不足之處,我覺得如實自然地展現出來也沒有關係。

——妳希望這世界上能多一些怎樣的故事呢?
有著「無論如何我們都得活下去」這類意涵的故事,我一直在苦思這一點,光是「把每一天好好活著」本身就已經有很大的意義了,帶著自尊與自信,人生是值得活下去的,希望有越來越多作品能講述這件事。







                                
► translated by cyl.
► 本文翻譯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全文或部分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