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171216 Idology 專訪 - DEEZ(下)

By 上午12:53 , , , , ,

[專訪]SHINee、鐘鉉、EXO、NCT127 的作曲家 DEEZ 「會被記錄在一個篇章的音樂」
http://idology.kr/9546
[Idolody=Kim Young Dae,2017.12.19]




*本文未經同意嚴禁部分或全文以任何形式轉載*


關於 DEEZ 作為音樂人的成長,以及與 Rain、 Red Velvet 、泰民相關的部分請參見第一部分(本站翻譯),本專訪是於 2017年11月進行。

——你也已經與 SHINee 合作過好幾次,其中鐘鉉參與作曲的〈Prism〉讓我印象很深刻。《1 of 1》是一張很優秀的作品,這首歌在專輯中尤其受到喜愛,再加上 2-step 的風格(*譯註1)是很難在偶像音樂裡找到的。
這首歌是我與Digi (Jamil "Digi" Chammas)、Vedo (Wilbart "Vedo" McCoy III)三個人一起寫的,是一首從頭全新創作的歌曲。Digi 與我的名字很像(笑),也是個有很多新點子的朋友。其實一開始寫歌的時候並不知道會變成SHINee 的歌曲, Bridge 部分是之後錄音時我後來才寫好放進去的,原本Trap 的地方沒有旋律,後來把鐘鉉寫好的旋律加了進去,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想法。

——你之前就已經與鐘鉉合作過〈Neon〉、〈Aurora〉兩首歌,不一樣的是這次是由你與鐘鉉兩人單獨共同創作,作為一位音樂人,如果要請你來評價鐘鉉的話?
無論是歌曲的概念還是歌詞整體的形態或節奏,鐘鉉都會有很明確的想法,我偶爾也會覺得不可思議,「這種概念與點子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呢?」。在 SHINee 的音樂裡,鐘鉉的歌聲不但特別,也經常擔任去平衡 SHINee 整體色彩的那個角色,而同時展開Solo 活動似乎也讓他去做出自我色彩更為強烈的音樂。這兩首歌都是基本音軌已經完成的歌曲,主旋律(Top Line Melody)已經完成。像〈Aurora〉,只要聽聽看伴奏就知道,很明顯是一首可以變得更複雜的歌曲,原本是想把這首歌放在我的專輯裡,但鐘鉉說要準備專輯,所以毫不吝惜地投出去了。(笑)

——鐘鉉看起來在音樂上很有才華與野心。
他在歌詞上也真的下了非常多苦心和準備,寫得很快,卻也真的寫得很好,整體來說是一個充滿想法的人。寫好〈Neon〉拿來的時候也讓我感嘆,「這位朋友的實力還真不錯啊。」

——對於寫歌,你有沒有另外給予個人的指導呢?
雖然在作曲方面是我的後輩,但因為他們有著生澀的魅力或新鮮感,我希望去尊重那些部分。因為我並不知道哪個人有哪種優點,所以我基本上都是以開放的心態跟著他們的風格製作。當然,在一些特定的地方感覺到「絕對不能這樣走」的時候,我也就會指出來。

——如果說與偶像一起作曲的話,似乎會有很多人覺得「大概都是作曲家們看狀況然後負責很多地方吧!」,這樣用異樣的眼光來看待。
並不是這樣的,就算他們拿過來的只有基本的概念或是主題,但其實就會自動產生歌曲基本架構並開始作業,這種狀況滿多的。如果本人完全沒有煩惱過就來,然後想都沒想過就丟出旋律的話,那才是問題。舉個例,像與鐘鉉一起製作時,一首歌幾乎要花上十五個小時以上的作業時間,因為兩個人都不是會草草了事的個性,都要經過這麼多苦惱才能將成品創造出來。

「在 SM 製作的歌曲中最難忘的」

—— EXO 的〈Love, Love, Love〉是他們歌曲中非常凸顯 Soulful 魅力的一首充滿趣味的歌,而且比起原曲,我個人更喜歡聽 Acoustic 的版本。
這首歌也是我在 SM 製作的歌曲中最難忘的一首歌,因為有些私人的緣由。在退伍滿一年左右時,我的母親去世了,這首歌是在那之後一個禮拜的 Song camp 中做的歌,幾乎沒有睡覺地在製作,尤其 Acoustic 版本更是滿含著當時母親去時所感受到的悲傷與懊悔,當然歌詞已經不一樣,但是現在聽到這首歌我還是會很難過,對我來說真的是一首很重要、無法忘懷的一首歌。

——在音樂上又是抱著哪種風格的想法來製作的呢?原版是非常的民族樂(Ethnic)的編曲,再做成 Acoustic 版是有否有什麼原因呢?
一開始的概念就是要把〈Love, Love, Love〉做成兩個版本,讓 EXO 即使維持原有的形象,也想透過 Acoustic 版本來展現比較有機(Organic)的 R&B 魅力。

——〈Cloud 9〉是一首基本音軌(Track)與旋律之間的調和得真的很俐落的 R&B 歌曲,猛然會讓人想起 Jimmy Jam and Terry Lewis (*譯註)的音樂,而且你也與國際製作人 Dem Jointz 一起製作,想聽聽你聊一聊這首歌背後的故事,或是與 Dem Jointz 的回憶。
過去我與 Dem Jointz 的合作都是我在他製作好的原音軌上再另外加入追加性的旋律這種比較間接的型態,而〈Cloud 9〉則是第一首攜手合作的歌曲,這是我第一次與 Dem Jointz 去洛杉磯直接一起工作…真的是位非常了不起的音樂人。

——是怎樣了不起呢?
每個層面都是怪物,現在也差不多是我慢慢打算準備我自己的專輯的時候,他是讓我確信我不需要再對我平時擁有的黑人音樂觀念感到煩惱的人,就是會讓我有「啊,原來黑人音樂是這種東西啊」這種感覺,無論是想法、旋律還是 Beat,每個地方都是我理想中製作人的樣子。

——今年的 K CON 上我也有遇到 LDN Noise,有聽他說 EXO 的主唱們實力雄厚,是個在處理和聲上的樂趣特別多的團體,而曾合作過的 EXO 在你眼中又是個怎樣的團體呢?
儘管 EXO 已經是頂級明星,但他們依舊非常地謙虛,而且每次都真的很努力。尤其是 D.O.、 CHEN 、伯賢的主唱 Line,我真的就只想要用「秀麗」來形容他們,實力真的非常優秀,作為一個製作人,他們是個可以讓我不帶任何壓力錄音的團體。

「這首歌有著上百軌的程度」

——Deez 在這段時間所製作的歌曲中,有一首稍微讓人感覺特殊的歌曲。就是 NCT 127 的〈Cherry Bomb〉,因為歌曲與表演的都很有質感,我個人會選作為今年最優秀的歌曲之一。光是參與的作曲者就有九位之多,編曲則是與 Dem Jointz、劉英振一起完成,很難想像到底會是怎樣的製作,想聽聽關於這首歌的故事。
首先光是這首歌我就做有了上百個 Session,您聽這首歌可以猜得出來我製作的是哪一個部分嗎?(笑)

——不知道呢,或許是中半部有旋律的部分?
Main Riff 是 Dem Jointz 本來就做好的部分, Dem Jointz 的 Beat 經常會有很多能帶給我靈感的地方。我寫的是 Bridge 的旋律以及後半部 Mark 的 Rap 部分的音軌,Mark Rap 的那段是我另外提出想法的地方,大家都說做得很優秀、讓我很開心。這首歌的作曲者之所以這麼多,也可以看作是因為花時間持續加入零星的想法並一直修正的關係,光是這首歌我就有一百個音軌這麼多也這個原因,因為花了很長的時間完成,所以也是我很喜愛的一首歌,我認為是有著相當特殊感覺的一首歌。

「以對各自的領域的理解與學習為基礎才能實現的共同製作」

——雖然知道 Song Camp 是什麼的人不少,但是依然有很多人好奇那都是以哪種方式來實現。請問大致上是以何種方式來進行製作的呢?如果能舉個典型的作業方式為例來告訴我們就更好了。
Jung Hyo Won(*Deez 的所屬版權公司 EKKO Music Rights 關係者):很難只去定義成一種,但大體上來說,是以 Track Maker (*定下 Beat 基本骨幹的人)與 Top Writer(*主要做出旋律的人)的組合為基礎來組成團隊,廠牌或版權發行公司(Publisher)的 A&R 們會在 Song camp 上選定要邀請的作者,其中每天找到最適當的組合並組成各自的成員。如果 Track Maker 準備了好幾種 Track 過來,A&R 會與 Top Writer 一起聽,然後選定了適合企劃(Project)的 Track 之後,以對應的 Track 為基礎一起創作出整體的架構以及旋律。只要架構與旋律出來、完成 Demo 歌詞後,就會進入到 Demo 錄音,主人聲(Main Vocal Line)、背景人聲(Back Vocal Line)、和聲、即興(Ad lib)等等的錄音都結束了之後,Track Maker 會為了 Demo 的完成度再進行後期製作(Post Production),上述過程雖然是 Song camp 裡最接觸到的順序,但當然也不是正確解答,某些時候也會根據創作者們的喜好,直接從 Track 一起開始完成的例子也不少。

——那麼韓國國內的作曲者與海外的作曲者是怎樣分工的呢?韓國國內的作曲家與外國作曲家一起工作有沒有什麼在音樂上比較特別的原因呢?
Jung Hyo Won:是有分工的地方,但並不是用創作者是韓國人還是外國人為考慮來分的,儘管當然各有特色,但因為 Track 與旋律都要把海外的新鮮感與韓國的情感之間的協調看得很重要。在韓國獲得很好成績的海外作曲家們可說是毫不懈怠在學習韓國音樂市場的特性,他們都有著充分的理解,而參與的韓國創作人果然也都是勤於學習國際潮流的作者們,我想是因為有這種對於各自領域的理解與學習作為基礎,在進行共同製作時才會有好的成果出來。

——共同作業時常常讓我們看到特定的組合,例如 Deez 與 Obi Klein、Charlei Taft,這個組合經常很有默契,風格也非常適合。在 Song camp 中像這樣特定的音樂人們組合起來,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呢?
Deez:通常一開始 A&R 們都會去想某個作者應該很適合跟某個作者合作,很常有這樣接起線的情況,也因此如果這個組合做出好的成果的話就又會再次合作。經常也會有把我與我自己想要合作的作曲家牽線在一起的情況。

「歌曲的樣子必須要在一天之內建立起來」

——像是偶像音樂的話,從作曲開始到聲音工程(Vocal Engine)或錄音過程,你一般都會全部涉入嗎?似乎有很多外國作曲家們暫時完成了 Track 之後就不再干預的情況。
Deez:我的話是這樣,這頗困難的一個地方是,一般各位所聽到的歌曲的樣子必須在一天之內建立起來,因此連如果 pre-mix 都還可以的話,常常會在一天之內就結束。

——是很辛苦的行程哪。
真的非常累又緊湊,雖然五年過去有變得比較上手,但一開始這個階段本身真是陌生又困難。

——各有個性的作曲家們一起歌似乎是想像中的還要麻煩的作業。
與一般的音樂製作不同,應該要理解成「概念」的製作才是,這樣的「合作」在國外是稀鬆平常,但這和韓國的文化不一樣。常常會有被低估的的創作者來,他們又會提供微妙的加乘反應,合作有它的優點,那對他們來說是很自然而然進行的。

「我追求做出能記錄在一個篇章的音樂」

——例如「沒有音樂深度」、「不是他們本人的音樂」等等,這些對於偶像音樂的批判,如果要你作為一位正在業界走跳的人對此回應,你又會有怎樣的回答呢?
我也曾有過批評的時候,我甚至對於 K-pop 排行榜沒太大的興趣,也不太看電視,真是抱歉(笑)。很多時候我也會因為許多過於只追求商業層面、沒有特色的音樂感到聽覺疲勞,有一定無可奈何的是,這難道不是做出這種音樂的人的責任嗎?當然,無關乎曲風,確實也有很多帶著作曲團隊特有色彩、非常優秀的 K-pop 歌曲,而我作為一個在這裡創作音樂的人,與其特別去反駁,我就只想說我會更努力去做得更好。我想要留下一個個好聽的,或是會想聽很久的作品,那麼我覺得或許大眾也會漸漸透過各自喜歡的藝人與我交流他們的感受。

——我認為 Deez 的歌曲並不僅僅是作為 K-pop 偶像潮流又速食的流行音樂,而是有脈絡可循,彷彿擔任著融合了黑人音樂的過去與現在的重要角色,想聽聽你本人的想法。
首先非常感謝您的這番話,我對於作品的誠意感覺好像有被稍微傳達出去,讓我覺得心情很好。準確來說,我自己在追求、在努力的正是要去做會被紀錄在一個篇章的音樂,因為潮流這種東西會有很多的變數,改變來得既輕易又快速,基於這層意義,經典似乎就更會被賦予意義和價值。現在的我作為一個製作人與作曲者,我希望透過音樂作品來擔任這種角色,也希望可以做為一個具有價值與信念的音樂人被留下。而作為一個藝人,我也有要慢慢留下其他腳印的計畫,未來也希望做出可以一起交流感受卻不會寬以待己的音樂。

「希望繼續製作好歌不斷留下」

——頂尖作曲家的壽命並不長,但你這麼長時間裡仍然持續與頂尖的團體合作,你認為是哪一點才讓這件事成為可能呢?
我想是因為我還不是頂尖的作曲家才有這種可能(笑),我的取向本身似乎不是那種會很快地反映時代潮流的風格,而且按照我從過去到現在所追求的,未來我想我也會只追求我想做的音樂活著,應該也算是能維持 Deez 的色彩、執著音樂基礎的同時,堅持走到現在的理由吧。因為小時候獨自苦過不少,很辛苦地才持續做出音樂,所以我深知初衷的重要性,我也努力每一刻都不要忘記那種懇切,那似乎就是全部了。因為和音樂有關的想法始終放在第一,很幸運地到現在為止一直得到能夠專心在音樂上的機會,也因為那些機會,我認為我也很好地開展了我的音樂。我一直都對周邊幫助我的人們以及透過 Song Camp 等一起製作、分享靈感的創作者們充滿感謝,以後也會繼續進步的。

——難道沒有作為SM STATION 的藝人登場的計劃嗎?(笑)
如果有機會、主題又相符,「Why Not ?」

——想聽聽你未來作為音樂人兼作曲者的計畫,無關偶像,如果你有個人 Project 的計劃的話,請告訴我。
現在我與我籌組的製作團隊 SOULTRiii 裡的團員裡正在製作幾個案子,要做的真是太多了。就像這段時間一直以來的那樣,除了獨立製作之外,我也想持續透過 Song Camp 來與很棒的創作者和藝人等一起做很多好歌不斷留下,我會跟隨潮流,在各式各樣的機會裡不斷地做出有著名為 DEEZ 的顏料的色彩的音樂。製作中的所屬環球音樂的藝人 SAAY 的 Project 也繼續在進行,除此之外,明年終於要開始實行延了又延的二輯計畫了。


//


其實想花時間試著翻譯這一大篇 Deez 的訪談,
主要是因為我個人覺得談及目前 SM 現有音樂製作系統的相關文章實在好少,
這明明在韓國現今唱片(尤其是Kpop)產業裡一個重要的部分,
近年 SM 對音樂砸下的投資、對於音樂概念與整體「美學」的追求以及實際成品的品質,
不知道為何,這些地方在臺灣好像是一個經常被忽略的點,
最明顯的地方就是在提到優秀的 Kpop 專輯時,這間公司推出的內容往往少被特別討論,
但願讀完的各位可以有些不一樣的想法,進而去聽聽那些音樂。

結論:大 SM 主義者就是我。www



*譯註1:2-step(wiki
*譯註2:Jimmy Jam and Terry Lewis,美國 R&B 製作組合,在 1980 年代主要製作 Janet Jackson 的歌曲而獲得成功。(wiki

                                
► translated by cyl.
► 翻譯僅供參考,本文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