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20年9月號《W KOREA》雜誌 - 徐玄

By 上午12:37 , , , ,

再次相逢的世界

http://www.wkorea.com/2020/08/25/다시-만난-세계-서현/
[Editor=Jeon Yeo Wool]




——妳 2017 年在《W》的訪問裡曾經這麼說,「過去的十年裡,我多少活得有點死板,所以現在只要我想,應該就能稍微放開我自己吧?」
這話說得可真奇怪啊,哈哈。但我的心態確實有變得更輕鬆,所以當時的話某種程度上也算是實現了吧。今年的我已經從二十九歲邁入三十歲,是前面的十位數改變的年紀,也或許是因為這樣吧?感覺自己跟去年的心態真的很不一樣,變得從容許多。

——聽說妳正在拍攝九月將在 jTBC 播出的電視劇《私生活》。
幾個禮拜前結束了第一次的讀本,後來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片場度過,如果要簡潔明瞭地介紹這次飾演的「車主恩(音譯)」這個角色的話,我會說她是一個「厚臉皮又無所顧忌的生活型騙子」,和我過去演過的角色完全相反,她非常地現實,現實到我一拿到劇本的時候就忍不住在心裡想「這個人是主角?」,她並不是以前電視劇裡會演出的典型女主角,雖然她像小甜甜一樣充滿正義感地努力生活,但關鍵依然是家庭不富裕,車主恩是個脫離典型的角色,我有時候也會邊演邊想,她這樣真的可以嗎⋯⋯?哈哈。

——「厚臉皮」、「無所顧忌」、「生活型」、「騙子」這四個詞的氣質好像無法想像會從妳身上感受到。
是這樣嗎?我剛收到劇本的時候還覺得「這有點像我呢?」,當然因為我長久以來都以少女時代老么的形象露面,所以我某種程度上也明白,會有一部份的大眾只能接受我當時的形象,但我的個性我自己最清楚,我意外還真的是個有很多種性格的人,有時候也會聽到身邊的人說我跟個笨蛋一樣。

——我們所不知道,只有妳自己了解的徐玄又是什麼樣子呢?
非常不按牌理出牌又很調皮,尤其跟少女時代的姊姊們在一起時就會更嚴重,哈哈。出道 13 年裡我只上過一檔固定綜藝節目,那就是 MBC 的《我們結婚了》,但那也已經十年前了,當時的我被塑造成極其單純又被動的模範生形象,但在那之後的我真的改變了很多,只是人們並沒有隨著歲月的流逝看到我改變的樣子。會讓我這麼想的是三年前和成員們一起上了 jTBC 的《認識的哥哥》,那時我跳了 SISTAR 的〈 Shake It 〉,但真的沒想過那會引起這麼大的話題。

——影片上傳到 YouTube 之後,也有「無我之境」、「第一次看到徐玄這麼興奮的樣子」這樣的留言吧。
可是那才是我平常的樣子!我絕對不是為了搞笑才跳的,但看到因此覺得驚訝的人們,我自己反倒是嚇了一跳,當時只是單純覺得很嗨才跳了舞,但因為那些出乎意料的反應,也讓我去想「到底是為什麼呢?」。

——如果要我站在大眾的角度來說的話,是因為妳當時看起來真的超興奮吧?光一首歌竟然就能讓人興奮成那樣。
我本來就是這樣的,就算一杯酒都沒喝,我也能在喝酒的場子留到最後。前幾天也是,少女時代的成員們因為 Tiffany 姊姊生日聚在了一起,姊姊們都說那天是我玩得最瘋最起勁,哈哈。

——別人應該也會有因為妳所抱持著的某種「固定價值」而覺得鬱悶的時候吧。
以前的我對於形象轉變會有種壓迫感,我一直都很煩惱,為什麼人們都只想看到我的某一面呢?諷刺的是,我最常從和我直接相處過的人身上聽到的話就是「我都不知道徐玄是這種個性」,但從某個時候開始,我就選擇單純去享受那樣的反應,如果實際上的我完全就如大眾所想的那樣,那麼我應該會費盡心思去改變自己的個性吧?但因為我其實擁有比那個形象更豐富的面向,所以我就想,只要我一點一點向人們展現出我的樣子,這樣帶給大家新鮮的衝擊感肯定也會很有趣,而這在作為演員活動時反而是個優點,如果我可以把人們覺得「真的超不適合她」的角色表現得很好,那我能觸及的範圍就會很大了。

——雖然是個很隨意的判斷,但過去在電視上看到的妳似乎是這種形象——早上七點起床、一起床就開始運動,吃飯也吃完美調配的食譜,然後邊讀書度過剩下的時間。
哈哈,以前確實是這樣的,如果找幾年前的日記來讀,會看到裡面完全沒有任何空出來的空間,簡直是以分鐘為單位,鉅細彌遺地把那天要做的事情都寫下來,要讀哪種書、要避開哪種食物,我邊活邊建立起專屬於自己的規則,而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是很感謝小時候的自己,因為明明也沒有人這樣要求,可是我還是生活得如此紮實。雖然也會有喘不過氣、覺得為什麼要把自己綁得這麼緊的時候,不過因為我要在這個險惡的世界裡用自己的力量來守護「我」的存在,所以我不會後悔以前那樣生活。

——妳守護的東西又是什麼呢?
我想是我人生的方向性,小小年紀出道之後真的忙得沒頭沒腦,忙到完全不記得自己在跑的行程是什麼,只是不停朝著前方奔跑。後來我突然有了疑問,「我是為了什麼而活呢?」,雖然生活在外人眼中看起來光鮮亮麗又幸福,但當我捫心自問我在本質上究竟是個為了什麼而活的人時,我竟然什麼也回答不出來。從那時候開始,我就決定每天至少要讀三十分鐘以上的書,透過閱讀,我可以間接體驗別人的人生,把他們找到的突破口用在我自己身上,慢慢建立起自己的規則,用「這本書的這個段落一定要遵守」、「吃飯也一定要吃健康的飲食」這種方式,這麼看起來是有點強迫性質的吧。

——曾經那樣的妳在最近的訪談中常常提到「自由」。
我是一定要把每件交給我的事都盡力做到最好並收尾的個性,就算只有點小失誤,我也會不斷自責來鞭策自己,甚至犯了錯的當晚,我連睡覺時都還是會在夢裡不斷重播那個畫面,比起別人對我生氣,我更不能忍受對自己感到失望,認真準備之後「任務完成」那刻的成就感也是以前推動著我的東西,但是人生這回事,並不是認真工作或是把事情做到完美就代表活得很好,我產生了覺得自己正在錯過些什麼的心情,不是作為歌手和演員的徐玄,而是作為一個人的徐朱玄又是個什麼樣的人呢?我也似乎始終都懵懵懂懂。所以在過去三年裡,我一一回顧了自己過去的歲月,靜靜地度過了只專注在自己身上的時間,過去會覺得光陰如金子般寶貴,但現在的我也會嘗試給自己「今天就什麼也不做吧」這種虛度光陰的時間,漸漸地,那種強迫也消失了,現在的我已經很相信我自己,不需非得懷疑自己、也不用持續檢視自己。

——今天和妳對話時感受到,妳是個不斷尋求答案的人,我想的對嗎?
我想是對的,不過在那個過程裡也有不會變的東西,那就是我始終都夢想自己能成為內在堅強的人,比起外在表現方式強烈的人,我覺得從內到外屹立不搖的人才是真正剛強的人,我想成為即便外表看來柔弱善良,但無論遇到何種試煉或誘惑都能不為所動又能挺直腰桿的人,這是我的終極目標。

——2020 年 8 月 5 日的今天,其實也是個特別的一天對吧,少女時代迎來了出道 13 週年。今天早上妳也在 Instagram 上傳了一篇文章,讀著讀著,連不是徐玄的我都覺得很感動。
「嗨,13年前的徐玄哪。」哈哈,會覺得「我出道有這麼久了嗎?感覺好像才是前天一樣的事」,是很複雜的情感,當時的我很單純、很幼小,一直都覺得要努力生活,現在回憶起十七歲的我,真的只覺得很了不起。

——那時候的活動對妳來說留下的是什麼呢?
讓現在的我足以擁有心靈的從容,雖然確實很激烈,但這是去哪都買不到的經驗不是嗎?真的很燦爛,也真的學到了很多,過去的我沒有偷懶、活得很老實,我沒有絲毫的後悔。

——妳在今年二月播出的 jTBC 單集劇《你好德古拉》裡對戀人說道,「如果不是你,我的 20 代就不特別了」,那麼現在的妳回想起來,有讓妳的 20 代變得特別的存在嗎?
少女時代的姊姊們,如果把練習生時期也算進來,我和姊姊們認識已經 18 年了,真的時時刻刻都一起度過。小學時認識了她們,每天一起練習、懷抱著同個夢想出道,現在的我們已經成為毫無遮掩、能把一切讓彼此看到的關係,我想我人生以後應該不會再有這樣的人了,當然未來在社會上還是有可能交到真心的朋友,但情誼的深度確實是不一樣的。

——而且也不是三人或四人組,而是八個人共度了 13 年。
當然也不全只有美好的回憶,哈哈哈,朋友們都有可能會吵架,成員們之間也在所難免,我們會因為芝麻蒜皮的事對彼此耿耿於懷,也曾像親姊妹一樣爭吵,裡頭的競爭也很激烈,因為是八個彼此在不同環境裡成長的人聚在一起,身為獨生女的我過去並不習慣認同別人跟自己不一樣的地方,但隨著和姊姊們一起,我才學習到每個人各有不同的價值觀,讓我明白那些並不是錯、只是和自己不同而已。

——三十歲的徐玄正在經歷什麼樣的時間呢?
我真的到了過去只在腦海中想像過的三十歲,和去年又很不一樣,現在好像稍微更從容了,說我正在開啟人生的第二幕是不是有點太雄偉了?我也漸漸懂得如何放棄,以前會覺得我絕對不能放棄,在放棄的那瞬間我就會被淘汰,但現在的我也領悟到放棄也有能讓我有所獲得的價值,與其說野心消失,倒不如說野心的顏色不一樣了。

——徐玄是渴望著什麼的人呢?
渴望認可和成就的人,因此我會一直鞭策自己,為了向前變得更好,我不會自我滿足,一直竭盡所能做到最好,我相信這是很健康的生活,不過現在的我也明白,比起出於對他人意識的認可、欲望和成就感,認可自己、成就自己才更加健康。





                                
► translated by cyl.
► 本文翻譯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全文或部分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