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20年9月號《W KOREA》雜誌 - 泰民

By 下午11:03 , , , ,

Reptile
http://www.wkorea.com/2020/08/25/reptile-태민/?ddw=74220
[Editor=Lee Ye Ji]


在第三張正規專輯《Never Gonna Dance Again》發行前夕,眼前的泰民說他想燒燬一切後再次重生,儘管無法完全忖量這話究竟意味著什麼,不過有一點是可以知道的,泰民即將升起他新的一幕。




——很驚訝今年已經是你出道的第 13 年了,以一般的公司來說的話,這幾乎已經是次長的年資了吧。
是啊,雖然有一些到了現在才看得到的東西,但也有很多東西是依然一如往昔的。可以分享一件有點好笑的事情嗎?今年年初的時候,我曾經打扮成十六歲剛出道時那個西瓜皮髮型拍了一張照片上傳到 Instagram ,Fan 們都還以為是以前的照片,看到他們上當的樣子就讓我覺得,「原來我的臉也不算太老嘛」,哈哈。

——你是我個人感到最好奇的人物之一,今天可終於見到你了,怎麼說呢?覺得你是個擁有完美敘事的人。
哎呀,謝謝你。

——你中學時期以 SHINee 出道之後就持續不斷地成長,後來褪去了團體裡老么的形象,彷彿是換上別套衣服一般,以 Solo 藝人之姿成功建立起另一個形象,個人發表的五張專輯也都收錄了熱門歌曲,現在更是以全世界為舞台的 SuperM 一員,連普通的成長類型小說都沒有這麼紮實的故事情節吧。
回顧我的人生確實滿不可思議的,我十三歲時進公司,今年二十八歲,人生有一大半都作為歌手度過,每當我「原來我在這條路上跑了這麼久啊」這樣想的時候,我都能感受到光陰的流逝。我其實⋯⋯是個野心很強的人,因為發揮了野心,我才能在 SHINee 這個團體出道,也才能得到 Solo 活動的機會。有一天製作人李秀滿找了我,他要我不管唱什麼西洋流行歌都好,叫我去錄一首給他,我一邊想著「突然這是什麼意思?」一邊準備了之後,後來就有機會發行個人專輯了。現在想想那應該是個測試吧,我會從這些事情感受到成就感,而且是很大的成就感,當然有部分也是我很幸運。

——在 SM 這間體制與系統都非常完整的公司,感覺不太會單純以「要來試試看嗎?」的心態就提議要做 Solo 活動吧?
我自己有感受到幾個徵兆,剛出道的時候,我在歌曲中的份量很少,因為當時有「泰民負責跳舞」的形象,後來在歌曲裡的比重逐步增加,現在回憶起來這或許也是徵兆之一吧?我有好陣子都會在練習室裡練習到凌晨,加班的職員們來來往往看到之後也似乎有了傳聞,在他們眼裡該有多可憐哪,都已經瘦到不行還一個人練習到凌晨。(笑)

——你是會比其他人在練習室裡留到更晚的類型嗎?
工作一結束我就會去練習室,一直練到日出才回宿舍,然後再去跑行程,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是這樣的。

——開始在 SHINee 的舞台裡「嘩!」一下子就能看到你的時期應該是 2012 年的〈 Sherlock 〉活動,後來的你也彷彿如魚得水般享受著舞台。而以你個人來說,又是什麼時候開始有了「我的舞台由我自己創造」的自覺呢?
有過好幾次⋯⋯首先〈 Sherlock 〉的時候是這樣的,那年我 20 歲,正好是剛成年後發行的專輯,從那時候開始,我面對舞台的態度就有了很大的轉變,當時嘗試的是「不要做事前就定好的東西」,我們一般都會先決定好要在哪個點做哪個手勢,但從〈 Sherlock 〉的舞台開始,我真的就毫無顧忌地一直嘗試「不一樣」的東西,我覺得觀眾看到這些是可以感受到誠意的,也覺得這是我可以向前更進一步的路,所以我自己確認的時候也可以看到那時候一天一天的不同。

——其實一個人要能顯眼地「跳」出來也是件很困難的事吧?
幸虧〈 Sherlock 〉之前有滿長的空白期,讓我可以努力再加強自己,從那種狀態隔了好一陣子才站上舞台,所以一下就能看得出來成長。還有,怎麼說呢,成員們給了我很大的刺激,哥哥們真的都不是省油的燈(笑),這點我真的可以炫耀一下,說 SHINee 成員們大部分都是主唱(Main Vocal)的等級也不為過,大家的才華真的很豐富,真的完全是用「要在這裡生存下來才行」、「既然都開始了那就去嘗試去做些什麼(*譯註)」這種心情專注在練習上,我本來就個很有野心的人,再加上這樣的刺激,應該也很難不跳出來吧(笑),跟成員們相處下來,彼此也有變得相像的地方,也因此讓我有了我不曾擁有的視野、喚醒了我隱藏的才能。

——第三張正規專輯《Never Gonna Dance Again》的先行單曲〈 2 KIDS 〉也在八月發行了,有的時候我們聽歌聽一聽會突然想知道作詞者是誰而去查,這首〈 2 KIDS 〉也一樣,還覺得這首歌的歌詞不是很工整,而是用坦誠的詞彙來寫的,沒想到作詞者原來就是你。
我想要融入平常實際會使用的口吻,雖然有時候會把詞寫得比較詩意或抽象,但製作〈 2 KIDS 〉時,我很希望可以做出那種聽一次就能掌握情緒、很容易就能聽懂的感覺。因為過去做了很多像〈怪盜〉這種概念明確或有官能感舞台的歌曲,所以覺得我與大眾之間某個程度上是有段距離的,我自己也有意識到不能再離得太遠,畢竟我還是個大眾歌手,找到中間點之後的歌詞就是這次的〈 2 KIDS 〉,所以這是我過去做過的主打歌之中風格最明亮的。(笑)

——有兩個地方很有趣,首先是你作為「大眾歌手」的自我意識相當明確,以及因為這個而一直努力向大眾靠近的這點。
當然也很常會行不通(笑),例如在決定 SHINee 專輯主打歌的時候,我通常都是跟成員們意見相左的那個,像是第四張專輯〈 View 〉,我一聽就說「這個絕對不行!」(笑),我追求的東西有點⋯⋯怎麼說,好像有種會深陷其中的一面,比方說如果要表現愛情,比起很基本的表現,我更偏好瘋狂地(Maniac)表現出來,我喜歡再多扭曲一點來看的東西。

——真有趣呢,可能是在電視上常看到你大而化之的樣子,沒想到你接近的方式是「很深」的。
會深陷在某件事情的人本來就會有點這樣,可以同步運轉的人可以同時做這個又做那個,但我真的沒辦法,我必須只把一件事做得很深,所以雖然我會跟成員們收到同個行程,但每次都只有我記不起來。(笑)

——喔,那這樣的話很好奇你在大眾文化上的喜好呢。
我真的很喜歡英劇《黑鏡》,我會沈迷在特異的東西裡,所謂有點「荒誕滑稽」的東西?我本來不太看現在流行的電影,因為覺得那些電影都不斷在反覆已經被消費過的東西,但我後來也慢慢喜歡上一些可以輕鬆看的東西,最近也會播著電影做其他事。以前會符合自己取向找那種獨立電影、驚悚片來看,只要看一部就會累到說不出話,因要要看得非常專注,看完之後整個精神都被消耗掉了。

——本來明明在聊作詞怎麼聊著聊著就到這裡來了(笑),未來如果又有參與作詞的機會,你想要把什麼主題寫到歌詞裡呢?
我喜歡哲學性的東西,像個人專輯收錄過的〈 Soldier 〉就是引用了宗教的內容,當然每個時候都會不一樣,不知道呢,現在的話又會寫些什麼呢⋯⋯最近的我經常在想,我想稍微改變下我自己,完全丟掉以前的樣子,想再次重生。

——為什麼呢?
我想要找到自己更濃烈的色彩,就像重新出道一樣,想展現出前所未有的新的東西。

——但你每次回歸都很新鮮不是嗎?像你這麼豐富又展現出實驗性概念的音樂人很少見呢。
是嗎?當然概念每次都是新鮮的⋯⋯但我最近想把我這個人本身從內到外換一個樣子,比起只展現外在,我更渴望想表現出更像個人、更真實的樣子,每個人難免都會有變得懦弱或崩毀的時候吧,我覺得在那之中也一定有美的存在,人倒下的那瞬間、那個時候,唯有那樣才能再次克服、重新站起來,連那種樣子都毫不掩藏、全部傾囊而出的藝人(Artist)才是我必須要走的路,我現在是這樣相信的。

——其實這也是第三張專輯讓人期待的原因之一,聽說這張是反映了你最多意見的專輯,有什麼地方是和平時的製作不同的呢?
首先, MV 的導演是我自己打聽和聯絡的,因為我覺得減少冗員、和導演一對一的配合很重要,我們開了幾次會,從概念到服裝、髮型、化妝等等,每個地方都經過了苦思,〈 2 KIDS 〉之後預計還會有兩張專輯推出,我會去想要在 Prologue 裡放入什麼連結,然後以「想在 MV 留下這樣的線索」的方式提出意見,主要是 Fan 們會把這個當作是福利。(笑)

——〈 2 KIDS 〉的 MV 裡最引人目光的就是編舞了,並不是單純跟著節奏,而是以情感為主軸來引導著你的身體對吧?
其實本來沒有要放多少舞蹈鏡頭進去,怕您不知道,其實這是在飛去巴黎的前一天倉促準備的,怎麼說呢,其實在比較「Dramatize」(借用戲劇的方式來表現)的段落裡,我腦子裡已經有構思好的編舞,但導演期待的好像是比較現代舞的舞蹈,所以最後就在導演和我的意見間調整成一個剛剛好的程度來好好表現。

——我個人覺得因為〈 2 KIDS 〉是比較普遍的情歌,所以用「Dramatize」的舞蹈來抓住方向應該會很不錯的呢。
我也跟導演這麼說,希望可以把我拍得看起來很可憐又狼狽,要那種陷入深淵、毀掉一切的感覺,就算看起來真的像在哪個路邊突然被發現的感覺也沒關係。

——為什麼這麼想摧毀一切呢?
不知道耶,我的心裡好像有很多那種東西存在,我也想把那些表現出來⋯⋯

——在第一張 Solo 迷你專輯《ACE》裡,你必須證明向大眾證明作為 Solo 藝人的自己,在第二張專輯《MOVE》裡,我覺得你已經奠定了個人獨有的色彩。救我個人來說,我想泰民現在已經是個不需要再證明自己的音樂人了,而在這樣的狀態下,即將發行的專輯就是《Never Gonna Dance Again》,你有想過從這張專輯開始就是「動真格」的嗎?
比起那個,我更希望這張專輯成為一個轉捩點,就像〈 Sherlock 〉的時候一樣,希望這次能讓我整個人煥然一新,無論是作為一個人,或是作為站在舞台上的人,人們聽了這張專輯之後可能會喜歡、或可能覺得不怎樣,但現在的我都決定不再去在意那些。

——你以前是很在意反饋的人嗎?
是的,因為很多人會對「改變」感到不自在,但如果太被那些綁住的話,我也覺得會絕對沒辦法真正從我們的內心裡把東西表現出來,所以現在我也盡量少去在意那些目光。

——你沒有這樣想過嗎?回頭來看,具有實驗性質的那些東西最後都會回到你身上。
就像我剛才說到的,我覺得我的內在好像有很多的什麼(笑),人們會想去了解那些,我自己也有很多想做的,我有股想跟別人不一樣的野心,不是「看起來」不一樣,而是根本的不同。

——你覺得是別人沒辦法模仿、專屬於你自己的東西嗎?
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現在還在尋找,不過,我是個自我滿足度很低的人,而這也是引領著我走到這裡的東西。

——那度過怎樣的時間時會讓你有充電的感覺呢?
我很喜歡半身浴(笑),只要進到熱水裡就會發出「呃,啊」的聲音,慢慢放鬆身體、然後點一個蠟燭,在那個狀態下身體一下子就會暖上來了。

——看你在 Youtube 以 Vlog 形式拍攝的「Taemlog」,都會忍不想「是有佈置家具的野心嗎?」。廚房很常入鏡,櫥櫃裡不但有漂亮的杯子,還有花俏的咖啡機裝飾。
沒有野心,全都是我媽弄的(笑),她會說「泰民會很適合這個的~」,然後就會把櫥櫃陳列成那樣。我偶爾會想,如果我以後搬家的話,我要把家裡佈置得很破舊(Antique),雖然有點好笑,但我覺得以前恐怖電影裡會出現的家很漂亮。

——你在冰箱裡大剌剌地擺了一瓶酩悅香檳(Moet&Chandon),你喝酒時主要是喝香檳嗎?
我不太喝酒,雖然平常真的很常收到別人送酒當禮物,但我全部都拿給我爸了(笑),那瓶酩悅香檳是我媽拿來放的,她說當裝飾用擺個一瓶也好看就拿來放了,但還真的就只是「拿來放」呢?(笑)

——二十八歲的泰民是個怎樣的人呢?
好像有點想燃燒,也會想把第一幕帥氣地做個終結。

——那你想以怎樣的音樂人被留在人們的記憶裡呢?
偉大的人,我知道這話聽起來有點宏偉,但我有種使命,越大的人物就不是越能帶給社會影響嗎?我要成為那樣的人,讓我所傳達的訊息讓許多人聽到。



*譯註:原文直譯為「刀都拔了好歹也要切個蘿蔔」




                                
► translated by cyl.
► 本文翻譯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全文或部分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