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21年6月號《GQ KOREA》雜誌 - 泰民

By 下午4:41 , ,

TAEMIN AT LAST




——離你入伍就剩不到一個月了,最近應該很忙吧?
因為很多活動重疊在一起,所以確實忙昏了頭,不過覺還是稍微有睡的。

——不久前你也舉辦了個人的線上演唱會《Beyond LIVE - TAEMIN : Never Gonna Dance Again》,感想如何呢?
很棒,因為可以提出我想要的方向,完成度和滿足度是另一個方面的問題,雖然在「Beyond Live」既有的框架之下沒有辦法完全把我想要的生動感都傳達出來,但我還是朝著我想要的方向去努力與實現,光是這點我就覺得是很有意義的第一步。

——去年春天籌備的演唱會很遺憾地取消了對吧?很好奇你當時準備了什麼樣的東西呢。
我們嘗試在規模比較大的舞台上做許多新的演出,也想了各式各樣的東西,例如舞台能 360 度移動、傾斜、或是能做成一些角度,也可以分開(他用手好像在跳舞般為我們說明)的感覺,雖然這次也做了斜式舞台,但之前企劃的是比那個更動態的東西,這次畢竟是線上演唱會,還是有一些比較難實現的地方。

——你有提到在這次演唱會上很注重節奏緩急的調節,有沒有什麼契機呢?
我是從「該如何才能讓觀者感受到帥氣呢?」這個煩惱出發的。比起正式演出,Fan 們有時候會更喜歡彩排的影片,很諷刺對吧?彩排帶給人的魅力是什麼呢?跟實際演出的差別又是什麼呢?如果把這兩個東西的優點合在一起該有多好啊?在這樣的思考之下,我認為比起一味地做得很努力、很激動,應該在該施力的時候施力、該收力的時候收,這種輕重緩急的調節可以帶來對比,在裡頭創造節奏的流動才是重要的。

——可能是因為這樣喔?確實有種稍微比以前更能讓人投入的感覺。
真的嗎?(謙虛地合掌低下頭),謝謝。

——所以「帥氣是什麼?」這個問題,你找到答案了嗎?
我覺得答案就在「表現時要怎麼精準地去表現」裡面,比如說「我很難過」這句話,根據說話方式的不同,聽的人也會有不同的感受,而我是用唱歌和跳舞來取代言語的人,如果我能以我的手段很真誠地傳達出訊息,那才是名符其實的「帥氣」吧?希望我所傳達的某種表現能夠好好地觸碰到某個人,我想讓觀者收到好的影響和靈感,那就是我所認為的 Artist。

——感覺泰民的帥氣是出自於「很了解自己的帥氣為何」這一點。
我覺得我正走在只屬於我自己的道路上,我人生有一半以上的時間都跟 SM 在一起,走過公司為我指引的路,現在的我以那些為基礎,正在用我自己的方式畫出我自己的界線(boundary),自己去思考 Solo 活動的 Identity,然後不斷地去努力、進步與嘗試,以前那個蘑菇頭跳著〈姊姊妳太美麗〉的十五歲的少年現在頂著長髮坐在這裡,如果說這不是退步而是成長,那麼我想這一連串的過程就都是「帥氣」了吧?

——聽說去年在準備《Never Gonna Dance Again : Act 1》的時候,編舞家勾起了泰民內心深處的反抗心理。
有段時間會覺得很難再去做出新東西,彷彿在原地踏步、很枯竭的感覺,以我來做的話,新鮮的東西又是什麼呢?要是乾脆不跳舞只唱歌的話,應該會更破格吧?我和親近的編舞家哥哥很認真地傾吐了這些煩惱,所以去年發行的《Prologue》、《Act1》、《Act2》才能裝進我很多誠實的內在與我的樣子。

——想把誠實的自己原封不動表現出來的欲望,和展現完美舞台的欲望,兩者哪邊更是你的動力呢?
我想應該是在兩者的交叉點吧!明明很想跳舞,但又不想要跳舞,這種心情很矛盾對吧?可以說是一種想要用身體來把那個矛盾的心理激烈地表達出來的感覺吧?我想把那種牢騷和糾纏的東西都放在表演裡呈現出來,《Never Gonna Dance Again》指的並不是字面上不想要再跳舞的意思,而是希望有人能了解我的感情的這種執拗。

——你也算用身體來宣洩你真實的想法,你曾說過希望有一天能用身體來表現歌詞這樣的話對吧?
我希望盡可能去賦予每一個動作最大的意義,就算只是站著不動,根據不同的想法、情緒、眼神、指尖、細節、甚至到很細微的緊張,都會是不一樣的對吧?而觀看的人也會感受到那些。我在跳舞的時候,也不單純只是把動作跳出來而已,而是要去感知到我的每一根神經,「內在的舞蹈」終究只是我自己所感受到的舞蹈,但如果我能感受,那麼觀看的人也能感受到,不管是再小的動作,人們也都能專注地看,相反的,就算你動作做得再怎麼大,也不是必然就能抓住人們的視線。

——不久前的活動裡有泰民的神曲票選,是〈Move〉vs〈Idea〉,泰民本來深信是〈Idea〉,卻跟 Fan 們的結果不一樣呢。
我知道 Fan 們會選〈Move〉所以我才故意說〈Idea〉的,稍微使了點壞心眼。(笑)

——這次發行的專輯主打歌〈Advice〉是怎樣的歌曲呢?
第一個小節就說明了一切,「不管別人說什麼我都要走自己的路」,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主觀意見不是嗎?很多人會在別人身上投射自己的主觀意識,然後去建議別人「這個才是對的」,儘管我當然也尊重那樣的想法,但我認為不能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在他人身上。

——雖然作詞的不是你,但仍然是泰民想說的話嗎?
算是有把我的想法傳達給作詞者吧,「你的歌很奇怪、太誇張、每次都只做一樣的東西」,如果遵從其他人的建議的話,那終究會和其他人變得一模一樣、褪去自己的個性的色彩,我覺得一旦做出了姑且的選擇,殘存下來的 1% 是沒辦法成功的,〈Advice〉就像是對那些貿然建議的人們提出的一個嚴厲警告。

——泰民嚮往的 Artistic 部分和作為大眾歌手的 Idendity之間,是有一段距離的嗎?
當然有了,我過去很苦惱要如何調整那個距離,是要稍微壓抑一點、適當展現出來呢?還是該不管那些就照著本來那樣去做呢?但所謂「大眾性」這種東西,終究是之後才會伴隨而來的,因為不管是再瘋狂的歌手,只要真情實意地把自己完整傳達出來,然後大眾能理解和接受的話,那最後就會成為所謂的大眾性。只要我繼續走在我自己的路上,一直不斷去琢磨的話,那麼總會有人們能接受和理解的那一天到來吧?因為「共感」這種東西,有部分也是需要時間來解決的,如果十年後再回過頭來看現在,我想應該連這一點都會成為只屬於泰民的路吧?

——你以前在《 GQ 》裡的訪問有提過,你想再次回到一歲的時候。
雖然那是半開玩笑,但如果能夠回去的話,我確實想這麼做,想要沒有失誤、紮紮實實地從頭累積一次,收回決定性的過錯,把不能錯過的東西重新緊緊抓住。啊⋯⋯可是,不知道耶,如果太完美好像也就沒什麼樂趣了。

——有沒有什麼因為偏見而沒能看到的真實呢?
我以前會陷入自己的野心,所以常常做出推測性的結論,也曾經因為心智還年幼而去曲解別人的意思,如果能夠再明智一點就好了。我要回到過去!(笑)

——你還記得你最近在備忘錄裡隨手寫下的東西嗎?
那些沒辦法在這裡公開。

——請就公開一個清淡的「原味」的就好。
主要是這種,明明說想一個人但又希望有人能了解我的孤獨,這種矛盾的東西,是青春期又再來了嗎?

——但每個人都會有這種矛盾不是嗎?
哈哈哈哈,對吧?還有每當我想到什麼想吃的我就會寫在備忘錄裡,最近寫的是肥肉很多的辣炒豬肉、大蒜披薩、鐵板炒雞,因為最近每天只吃一餐,所以選菜就會很慎重,今天要吃什麼呢?

——感覺你的備忘錄很有趣呢。
是啊,來來回回地寫。心情好的時候不怎麼寫,主要是肚子餓的時候或是疲累的時候,哈哈哈!

——那種起伏對於 Artist 來說應該也是很重要的部分吧?
或許是情感比較細膩吧,確實會有起起伏伏的時候,因為我覺得那裡一定有伴隨而來的優點,所以缺點也要甘願承受才行。

——現在就要拍攝了,聽到這次畫報的拍攝主題是「Last Performance」時,你的心情如何呢?
很棒!竟然是在藝廊,這不是很特別的空間嗎?期待能拍出特別的畫面。

——有位現代舞者曾經在訪問裡這麼說過,「唯有跳到無法再多跳,才會出現真正的舞蹈」。
真的是說得很正確,在不去意識的那瞬間才會打開某些東西,跳舞跳久不可避免地會產生習慣,在無法再多跳下去的瞬間,那些習慣才會被丟掉,那一刻就會有新的東西產生。

——那麼從現在開始要慢慢丟掉了嗎?
是,我覺得很好。




                                
► translated by cyl.
► 本文翻譯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全文或部分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