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18年10月號《GQ KOREA》雜誌 - SEULGI

By 上午3:31 , , ,

Red Velvet SEULGI 想說的話
https://www.gqkorea.co.kr/2018/09/26/레드벨벳-슬기의-하고-싶은-말/
[Editor=Son Ki Eun]



——我們在 Red Velvet 裡只邀請了 SEULGI 受訪,覺得是為什麼呢?
不知道呢,我覺得我好像比較受女生歡迎,但在《GQ》嘛⋯⋯

——該說是有點帥氣嗎?感覺在妳身上看不太到浮躁或焦急,好像也不會很容易被影響。
我覺得把該扮演的角色做好是很重要的,我的角色是什麼?我擅長的是什麼?我選擇了這份職業之後最想好好表現的又是什麼?我經常思考這些,我想應該是有人了解到這點吧。

——如果只是那樣的話,應該只會說是很誠實吧。
雖然可能也有其他我不自知的魅力,但我認為努力把自己的角色扮演好的人是最帥氣的⋯⋯所以當別人對我說帥氣的時候,在我的理解裡是這樣的意義。

——那放眼全世界,現在在 SEULGI 眼中最帥氣的人是誰呢?
媽媽和爸爸,從我小時候說想要當歌手的時候開始,他們就真的毫不吝惜地支持著我,還會幫我申請試鏡、幫我準備便當。我練習結束回到家的時候,媽媽總會拿著便當過來一口一口塞到我的嘴裡,我就那樣度過了七年的練習生生活。

——就像體育明星的父母一樣嗎?
是的,一開始的時候會覺得我的爸媽真是太奇怪了,現在我也長大,就會覺得要是再經常這樣下去,我適應社會的能力恐怕會越來越低,最近也是,如果我說煩惱是唱歌的話,他們就會像教唱歌的講師一樣對我說很多,不過他們現在已經很相信我、會交給我自己去處理,也會和我說感到辛苦的時候可以找他們聊聊。

—— SEULGI 以 Red Velvet 活動之後,在哪個方面改變最多呢?
真的一直都在變,隨著心態的不同,我也能感受到自己時時刻刻都在改變,根據每個瞬間的心情會有很多的想法。最近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個怎樣的人,但仔細想想,每個人應該都一樣吧?對這個地方有自信所以明白該如何表現,但在另個地方就算只有一點點不如意,也會因為沒自信而表現出消極的樣子,然後再想著自己為何要這樣,一邊反省一邊慢慢變好,這都是同時存在的。

——因為這職業連很細微的地方都要被大眾檢視,想必很辛苦吧。
是的,但這也是我獲得力量的方式。

——成為偶像練習生的過程中,是否有接受過採訪方法的訓練呢?
沒有的,以前受訪時我會先看過問題,然後把答案都寫在下面怕自己忘記,但現在的話,可能是平常也有在想這些吧?即使不先這麼做,也能好好地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剛出道的時候會想,「啊,這可能會引來爭議,那就回答標準答案吧!」,但現在我受訪時也會有「啊,原來我平常是這麼想的啊」這樣覺得的時候,就像是每個瞬間的紀錄一樣,所以我很喜歡這類型的訪問,以前的我會隱藏很多,覺得自己這樣比較漂亮,但笑起來好像就不怎樣⋯⋯其實現在還是有一點,雖然還是有無法完全公開的樣子,但我也盡可能不要太去在意那些,還在學習如何自然呈現自己的方法。

——感覺得出來訪問很舒服,那儘管妳已經盡可能把自己呈現出來,是否仍然有什麼是我們對 SEULGI 還不了解的地方呢?
啊⋯⋯如果要說一個的話,其實我也沒那麼老實。但哪怕是臨陣磨槍也好,我是無論如何都還是會完成的人,只是過程裡會一直東摸摸西摸摸的⋯⋯我真的不是那種訂好計畫後就會按部就班執行的類型。

——但聽說不管是綜藝或是特別舞台,妳都是會一一準備好的人呢?
到那種時候無論如何都還是會做的,就算是要做到凌晨,但那不能說是誠實吧?

——也可能是練習生時期很長這個印象的關係吧。
有很多人看到我都會感嘆「哎呀妳是怎麼撐過來的啊」、「哎呀一定很辛苦」,但我會希望大家不要這樣想,因為我自己並不覺得那段時間是可惜的,當然也有過辛苦的時候,但當練習生三年的人也會有他三年份的辛苦呀!如果某個當練習生三年的人被告知要和我一起出道,那這個人就必須和當了練習生七年的我合作對吧?意思是他必須要在三年裡做到七年的練習量才行,所以那只是各自的時間而已,如果我只練習三年就出道,我想我一定會比現在更加徬徨。

——妳說過曾因為行程多而有過內心崩潰的時候,在被該做的事情追趕時,妳是如何撐過的呢?
我腦裡一直都會這樣想,因為這是我的工作,哪怕是為了 Fan 們或是身邊像工作人員等等的人也好,我也絕對不能放手,我是抱著這個想法才堅持下來的。而且當有人明白我的努力的時候心情會很好,我就是為了那個、因為那個、喜歡那個才成為站在大眾面前的歌手吧?

——從出道之後到現在,妳有沒有什麼會完全死守的地方呢?
嗯⋯⋯啊!把認識我的人變成喜歡我的人吧!我的個性就是這樣,小的時候也都跟朋友們打成一片,不認識我的人當然有可能會討厭我,但我一直很希望能讓認識我的人都留下好的印象,我不喜歡和誰處得不自在,也不太會不喜歡人,如果有人罵我,我也會想聽聽看他的想法,為什麼討厭呢?呵呵。

——那出道之後放下的東西呢?
外貌?當然,我覺得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個性與魅力,但每個人都有他們所認為的美,我會讓自己不要太在意那些,不要太執著於漂亮這件事。

——不是,怎麼會這麼說呢?我越看妳越是驚訝地覺得妳很像李英愛呢?
因為這份工作需要一直以外貌示人,如果不那麼想的話壓力就會很大。不過現在是個性的時代嘛?我對自己的外貌有自信的地方是五官的位置!剛開始的時候我也受過很多負評,真的有很多關於外貌的批評,也變得越來越沒自信,後來在《叢林的法則》節目就乾脆抱著豁出去的心情公開了素顏。我覺得能不帶欲望地放下自己的人看起來既帥氣又美麗,展現自己的樣貌才更有魅力,不盲從別人才是更棒的。

——對現在的 SEULGI 來說最需要的一種的能力是?
能立刻說出想說的話。

——妳做不到嗎?
我很不擅長,如果我是一個能好好講出自己想法的人就好了,我從以前開始就覺得我有點無趣,其實我很喜歡像今天這樣安安靜靜地講話,但其他地方如果有很多很活潑的人的話,我在那邊對比起來就會顯得非常枯燥,彷彿只要無法讓氣氛有趣起來就好像搞砸了一樣,「難道我有把氣氛搞僵的專長嗎?」我甚至會這麼想,所以我想要毫不遲疑地說出我想講的話,如果借助酒席氣氛高漲的力量,因為可以打破那個狀態,所以我也在想是不是該喝點酒才行。

——那如果要妳從某個人身上拿走一種能力的話呢?
碧昂絲整個人,哇,那樣唱歌跳舞的話會是什麼感覺呢?如果是真正的頂級的話應該很幸福吧⋯⋯

——妳在以前的訪問裡有說過想學吉他,現在學得怎麼樣了呢?
這就是我不老實的證明,呵呵,是定下了計劃對吧?但變成了長期計畫,因為沒有一定要在哪一天展現出來的目標時間。

——如果是個沒有立即性期限的計畫就會有點危險呢?
對,好像是這樣,想想我小時候也總是快到考試才臨時抱佛腳讀書,但那是有原因的,因為同時進行著練習生生活,能準備考試的時間就只剩一個禮拜,我只有那段時間不會去公司,那時候就會接受課外輔導、讀書讀到凌晨,越來越熟悉這樣之後,就變成去設立一個目標,然後很剛好地到達那裡。

——那麼長期中的長期計畫,作為 Red Velvet 的部份呢?
Red Velvet 是個嘗試各樣概念的團體,跑活動的時候如果要同時表演〈 Peek-A-Boo 〉和〈 Power Up 〉,我們甚至會很難決定到底要穿什麼服裝表演,但專注在每個片刻是件很有趣的事,我什麼時候還能再像〈 Bad Boy 〉時做出那種表情跳著那樣的舞、看起來很強勢呢?這是個集結了很獨特的一群人做著很獨特的歌,並且表現出獨特感的團體,因為我也不喜歡被定型的東西,所以我很喜歡公司所追求的方向,儘管現在的參與是演唱會時能稍微提些意見的程度,但我希望能對 Red Velvet 的方向性參與更多,現在出道也漸漸久了,我們自己也掌握著我們自己的色彩。

——那麼在最近新的超短期計畫中,請選出妳達成的其中一項。
最近我就是吃好吃的東西釋放壓力,以前對我來說沒什麼美食可言,現在不一樣了,我一定要吃到那天想吃的東西,所以我昨天吃了牛小腸。



                                
► translated by cyl.
► 本文翻譯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全文或部分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