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22å¹´2月號《GQ Korea》雜誌 - 徐玄

By 凌晨2:30 , , ,

徐玄「比起順從,我更是會去對抗的個性」
https://www.gqkorea.co.kr/2022/01/25/서현-잘해도-못해도-그냥-하는거지-뭐/
[Editor=Jun Hye Ran]




——隔了一年不見,妳好像變得更果敢了,該說是表現得更大方的感覺嗎?
真的嗎?

——就是說啊,應該是因為這段時間裡妳又在許多作品裡嘗試了各式各樣的表演吧?今年妳有 Netflix 電影《解禁男女》、電視劇《JINX的戀人》還有電影《神聖之夜:Demon Hunters》這三部作品即將公開,等待的時光又是如何的呢?
很興奮,因為都還只有我們自己知道而已嘛,我常跟工作人員們說「希望作品可以趕快公開」、「希望時間過快一點」,因為我想趕快和許多人分享。

——《解禁男女》是個因為知道某個秘密後展開的故事,徐玄也有很多秘密嗎?
有很多事情我們會說「這是秘密喔!」然後和朋友們傾吐對吧?,我也一樣,但秘密在說出來的那刻就不再是秘密了吧?這世界上似乎是沒有秘密的。

——還以為妳會有很多隱藏的秘密,因為妳是個完美主義者。
我隱藏不了,而且也沒有非藏不可的必要,我覺得乾脆不藏還比較好(笑),如果心裡有什麼難受的地方,那會更不舒服也更辛苦。

——徐玄覺得自己是個能傾訴秘密的好對象嗎?
應該吧?因為我把心放得很開,所以我的摯友們也不會有所隱藏,常常來和我談論煩惱。

——如果向徐玄傾訴的話,不知道為什麼感覺會被罵呢。
如果是不對的事情我確實也會罵,「要改一改!」這樣,我會努力盡可能客觀地幫忙去看。不過,我絕對不會把秘密說出去,因為對方是相信我才跟我說的,我很感謝那樣的心意,也覺得很珍貴。

——妳過去常提到妳從小就督促自己說「不要顯露出妳的感情」,但演戲就不一樣了,那是個要把關著的抽屜一直打開的職業。
我只是沒有流露出來而已,但就算是當時我也會感受到許多情感。只是在主要以歌手活動的時期,有很多時候我必須隱藏自己的情感維持著撲克臉,因為在舞台上,我必須是個時時完美的藝人徐玄,而歌手和演員雖然不一樣,但還是有相通之處,歌手要帶著情感唱歌,用我的表情、手勢、肢體動作來完成舞台,至於我在演戲的時候,因為是要以常人徐朱玄所經歷過的事做為基礎來進行二次創作,所以要把每個時刻的感情都更誠實地表露出來。

——在關著的抽屜裡,也有著令人意外的徐玄嗎?
雖然不知道對別人來說是否意外,但我是很了解我自己的,只是比較少顯露在外在而已。像以前的作品《私生活》,很多人都對車主恩這個角色感到很意外,但那明明是我也會有的樣貌之一。到目前為止,我好像從來沒有因為不了解自己而感到徬徨過,「我現在有著某種情緒」,儘管我能清楚感受到,但我會根據情況的不同來判斷我該往哪個方向來行動,是理性在控制著感性。我會把我所感受過的無數情感都好好記起來存著,等到演戲的時候再一個個拿出來,每當我回去看,有時會想起以前的情感,有的時候則會面臨到不曾感受過的感情,那種時候我都會盡所我能地對情感誠實,就像在演戲的時候,比起理性,我更要投入到情感裡面。

——妳有和真實的情感面對面的方式嗎?
我時時刻刻都是這樣的,每個瞬間都去傾聽自己,我覺得這是個很重要的習慣,在一整天裡我們會碰到許多的人和狀況,也會想很多事對吧?以前無心就帶過的那些,我現在會更仔細地去觀察。情感也是有好幾個階段,如果細細去挖掘,你會發現情感的樣貌是十分複雜且多樣的,所以在日常生活裡,我會想要和那些時不時冒出的情感對話。

——是情感連綿不絕的形式嗎?
嗯⋯⋯,我想是更接近去接受本來的樣子,雖然我的個性本來就比較正向,但以前的我會更努力去變得更正向,因為如果陷入負面的想法,不只自己,整個情況也會變得更糟,所以就算煩躁也會「不能覺得煩,來聽音樂吧!」這樣想。現在如果煩躁,我就會去思考我為什麼會覺得煩、是因為什麼呢?只要去接受這樣的情緒,同樣是煩躁也會有不同的表情,這似乎也讓我能更全然地面對我自己。

——在那裡也會發現生活的矛盾吧?
是的,不會有整天完全都是開心的,也不會有只充滿生氣和煩躁的一天,有時即使非常高興,也突然會感覺到虛無;有的時候就算一時想哭、生氣,也會突如其來會有「那也無所謂」的心情產生,我想人類這種動物是非常複雜的存在,所以也更有趣了不是嗎?

——據說徐玄小時候也很有趣,聽說妳曾經因為討厭爸爸抽菸,所以塞了好幾支菸到嘴裡。
啊哈哈,我也不知道我當時為什麼要這樣,除了這件事之外,我小時候大致上都是個很乖的小孩,不會耍賴、天性也不愛哭。啊,還想起來一個,因為我太喜歡穿裙子了,所以只要那天穿褲子,我就會哭著說不要去幼兒園。

——真是太可愛了。那妳最近也常哭嗎?
我以前只要感覺快哭出來我就會忍著,最近的我想哭就會毫不猶豫地哭,如果覺得「好想哭、想要大哭一場!」的話,我會放一些悲傷的歌嚎啕大哭,然後就會覺得很痛快,哭也沒什麼不好的。相反地,我也會有一些想要忍住眼淚的時候,會邊洗澡邊大哭、然後再忍住,像是一個人在上演戲課的感覺。

——感覺那樣子會很精彩呢?
我以為我很懂自己,但又會一直看到自己新的模樣,讓我覺得我必須不斷去了解自己才行。

——那妳有討厭自己的地方嗎?
當然有了,但那也因為我是個人才會存在,同時那也是我的一部份,所以連那部分我也會盡量努力去愛它。「啊,原來我還有這樣的一面啊」我會用這樣的心態去接受。

——妳以前好像是會去改變那些討厭的地方對吧?
對,隨著我有了內心的從容和包容力,也讓我自然地開始接受那個不喜歡的自己,年紀小的時候視野很窄,滿腦子都只想著必須往前走,但現在的我會覺得,如果只看著一個地方前進,很可能就會錯過周遭其他重要的東西,人生只有一次,我經常苦惱我究竟是為何而活,我並不想單純只為了名譽或那些光鮮亮麗的東西而活著。

——這些想法上的改變是否也讓妳在看角色的眼界有所不同了呢?
我想是這樣沒錯,我以前看劇本的時候偶爾會想「要是我,我不會這樣做」,但現在我的思路感覺稍微拓寬了一點。像這次的作品《解禁男女》和一般「愛情喜劇」的感覺很不一樣,如果光看題材,可能會覺得鄭智宥這個角色非常特殊,但如果用寬闊一點的眼界來看,就會覺得也是有可能有這種人存在,所以我才覺得一定要挑戰看看。

——《JINX的戀人》的 SEULBI 又是如何的呢?
 SEULBI 是和現在的我最接近的角色,她雖然處於某種命運之下,但她是個會去抵抗命運、充滿勇氣的人物,因為我也是比起順從更會去對抗的個性,所以覺得很相似。

——聽說妳為了拍《神聖之夜:Demon Hunters》,每天晚上都關著燈看恐怖片?
對,我本來看不了恐怖片,只要看了晚上就會夢到那些景象,我人生最後一部恐怖片甚至是《R-Point》(笑),而且那也是我在學校裡看的。但畢竟我是個演員,所以還是挑戰了幾次,只是每次都宣告失敗,這次我就吃了秤砣鐵了心,從收到劇本那天開始,我都會獨自在一片黑暗裡看恐怖片,因為我得站在恐怖的中心裡,要是我在那裡輸了的話可不行,非~常不可思議的是,我試了之後竟然成功了。換成了演員的角度來看,好像也打開了其他方面的視野,「那個角度是怎麼抓的呢?那個是怎麼演的呢?那個打扮是誰做的呢?」

——但沒有人要求妳做這些對吧?
是啊,我的個性就是這樣,如果不好好做的話乾脆就不要做,不做這個那個的話心裡好像就會怪怪的,我討厭馬馬虎虎、隨隨便便。

——不管做什麼都要做好、不能輸。
當然贏了是更好,不過輸偶爾也是一種勝利,只看眼下的話贏了當然好,但如果放得長遠一些,現在的輸其實是一種贏,也會有讓我這麼想的時候。

——那樣的瞬間會像直覺一樣跑出來嗎?
有時候會像直覺,有時候用理智冷靜地思考之後也會有這樣的答案。也是會有這種時候——即使現在費盡心思取勝,或許當下心情會很好,但之後想想會發覺那個「贏」可能才是輸,這是我閱讀時一直抱持的心態,假如我不常閱讀,我就會以為我所經歷過的即是全部,我甚至也不會知道自己是否只靠經驗活著,視野勢必會變窄。

——不久前妳在《You Quiz》把「不會緊張」當作最大的改變,那聽起來是個好的變化,妳最近在緊張的心情面前變得更大膽了嗎?
「得做好才行,沒做好怎麼辦?」我過去面對緊張的心情時總是很僵硬,但現在不管去到哪個環境,好像都沒有能讓我變得僵硬的緊張感,這並不是說我做得有多好,而是心境產生了變化,當然也是因為我已經出道了很長的時間,也累積了一定的內功,但現在就是「不管做得好或做得差,反正就去做吧」這種心情。

——無論什麼情況都 OK 的心?
對,不管是什麼都來吧!





                                
► translated by cyl.
► 本文翻譯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全文或部分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