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23å¹´4月號《GQ Korea》雜誌 - TIFFANY YOUNG

By 下午6:17 , , , ,

https://www.gqkorea.co.kr/?p=217977
[Editor=Kim Eun Hee]




——作為選秀節目《Peak Time》的評審,妳是不是太只講好話了啊?
我其實都會說的,通常是說必須要改的地方!腳為什麼這麼不整齊?要留意呼吸、下次必須改進的地方等等,需要的話、我能對他們說的話,我一定都會說出來。

——還以為妳可能是因為感到心疼才說得不多。
參加者們在現場全數吸收之後,到下一集都有聽進去且做出改進,還會另外再和我說謝謝,這也是一段讓我感觸良多、學到很多的時光。

——妳最近也有去試鏡嗎?
當然了,為了演出作品,我一直都有在試鏡,無論是電視劇、電影、音樂劇,都處於試鏡的過程中。美國的作品全都是公開試鏡,過去幾個月裡我好像也去了兩三個的樣子?競爭總是非常激烈。

——妳非常理所當然的表情真是有趣,既是足以擔任選秀評審的知名藝人,同時又作為試鏡的參加者,妳絲毫沒有要隱藏這個差距。
我覺得這沒什麼好害臊的,我反而想讓大家看到我始終都保持開放的態度,所以無論在哪裡,我都希望能透明地活著。(飄逸著髮絲)不是很突然就說「我上了這個作品」,而是「I'm working hard for it. You Know?」,需要絕對努力的過程,我希望別人知道我為了那個而付出很多努力。因為是 TIFFANY?沒這種事,This Is Work. This Is Art. 因為是少女時代? No, Nothing Is Free, Honey. 去試鏡不是什麼好害羞的事,因為我也因此得到了歷練。

——話雖如此,看到別人以為妳平白無故就能獲得那個位置時,妳難道不會難過嗎?
表演(Performance)沒辦法一蹴可幾,因為任何表演都需要時間來打造,我通常會用「只專注在這裡吧」的心態來儲備能量,少女時代也不是一開始就是現在的少女時代,是到現在很感恩地才會有人說「少女時代的表演最棒了」,但過去確實有很多不足、不成熟和不自然的地方,不過我認為,正因為有那樣的過程,加上我們沒有放棄,才能成為少女時代。TIFFANY 也同樣不輕言放棄,那是為了成為優秀表演者的一段過程,不斷累積揮灑血、汗、眼淚的時間,才能創造一個又一個的角色,現在我對我的職業生涯很滿足,我也會更加努力下去。

——一直圍繞著「æ­·ç·´」這個形容呢,作為 Kpop 代表性團體的少女時代,感覺沒什麼能讓使妳千錘百鍊的事情吧?
哎呀,提到少女時代便是歷練了吧,真的都是努力得來的,每次只要嘗試新的概念就會到處有這種聲音啊!「完蛋了呢」、「她們能走得遠嗎?」,這難道不正是女性藝人以及在社會上打滾的女性們經歷著的事嗎?但紀念去年的 15 周年時,我們(少女時代)全都以非常健康的模樣各自或一起持續和大家見面,光是這件事就讓人很開心,對彼此來說也成為了很棒的動力。

——原來一直在和看不見的東西抗爭呢。
是的,因為被包裝得很開朗,所以到這裡就更有那種感覺,不過現在就我自己、å°± TIFFANY YOUNG 來說,從 2016 年的第一張個人專輯時期開始就漸漸擺脫,也變得自然,該說是變得只希望讓大家看到真實模樣的自己嗎?所以我完全不會在外面表現那些不合我意或無法打動我的東西,不會穿、也不會吃,開始只渴望起真實(Real)是我的轉捩點。

——那麼從 2018 年起正式推出的個人專輯作品應該就是這個 Real 的佐證了。
沒錯,我傾注了所有。

——立即能感受到變化就是嗓音了,TIFFANY 的聲音本來就這麼低嗎?現在我們在對話時我也偶爾也會這麼想。
您能這麼說很讓人感激呢,少女時代這個團體是我在十幾歲時最想要的聲音與形象,但我實際的聲調和天生的音色其實是現在這個聲音,以前的我不管在音樂、電影或時尚品味,都偏向是 High-teen 的風格,但我現在喜歡的是經典和稍微更晦暗的東西,我內心深處的風格…I Think It Is A Lot Darker. 那些終於可以和我的嗓音、音樂與製作人們達成一致,所以才會誕生那樣的結晶,這個時期也讓我更清楚地找到原來這個才是自己最該有自信的音色。

——其實我準備這次訪談時最不熟悉的是…
(突然拉了桌子坐近一邊笑著說)是什麼呢?

——Magnetic Moon å·¡è¿´。
巡演!那時候真的好開心。

——就像《小鬼當家/Home Alone》裡用小貨車載著 Kevin 媽媽的樂團一樣,怎麼能和十幾個工作人員共用巴士內的廁所,在四周裡搭著巡演巴士跑完北美呢?
So Fabulous. 美國或其他音樂人都是這樣跑巡迴的,大家都一樣,那是非常美好的時刻,雖然可能有人會說「Oh My God! 是做過 Arena 或巨蛋巡演的 TIFFANY 耶」,但 No!,這是要成為真正的搖滾明星的必經過程 ,要在小劇場的規模裡,只用我的聲音做出整場表演,並讓觀眾專注和感動,我認為那又是別於大型規模給我的訓練的另一種藝術,我想要成為那種藝人,所以我踏上了那段過程,是真正的轉捩點,歷練在那瞬間好像才得到了實現,上下半年各三十場,中間又跑了大概十五場的亞洲巡迴,因為有那個過程,我在少女時代 15 周年時,才能同時進行音樂劇《芝加哥》和電視劇《財閥家的小兒子》的活動。

——原來是讓妳鍛鍊出由裡到外的力量啊。
我好像一直都是 Born To Be On The Road 的,我最喜歡巡迴和演出了,不但可以直接見到 Fan 們,還能努力將我的聲音送給大家,然後觀眾又會創造出能量、成為能夠發出自己聲音的人,光憑這些我又怎麼能不做呢。

——巡演巴士裡,在為了下一個舞台徹夜疾馳的第二層巴士床上,TIFFANY 的臉龐看來非常幸福呢。
真的很幸福,離開韓國去(表演)學校的同時,我也上了很久的諮商課,因為我過去從事的這份極限職業需要管理和照顧自己的心靈,接受諮商的時期裡,我立刻就冒出了免疫反應般的症狀,就像「冒牌者症候群(Impostor syndrome)」一樣,「我是個搖滾明星嗎?」、「我不是個表演者吧?」,雖然是彷彿雙重人格(Jekyll and Hyde)的時期,但同時又讓我領悟到,光是要站上舞台就必須帶著自豪與責任,真的、真的很開心。It Was Bittersweet. 全現場演出的樂團、沒有和聲,我一個人要填滿的歌單就大約有 22 首歌,但越是表演,舞台這個空間就越是讓我感到感激,也是我療癒的時間。

——妳想透過諮商分攤的負擔是什麼呢?
我覺得必須仔細去看待一切,中學三年級時飄洋過海,身為亞裔美籍、韓裔美籍的女性和移民,嗯…,在一一了解全貌之後,會產生「我為什麼會這樣呢?我以前的反應呢?」或是「為什麼我以前會喜歡這件衣服和顏色呢?」這類疑問,是剝離一切並慢慢去了解的時期,所以也讓我更認識了現在的自己,接受諮商的時候,必須對自己投注大量的時間、共鳴和溫柔,這很不容易,從家族歷史開始,得不斷去思考為何會產生空蕩蕩的空間,隨著出道在社會上受過的傷痕也都必須揭開,而且儘管必須要讓它復原,但也不是用「呃,我好痛,快了解我,Watch My Pain!」這種方式,我才明白原來也能成為可以健康地講述故事的藝人,所以看到今天畫報概念寫著「Can't Stop. TIFFANY YOUNG 無盡的疾馳」這些關鍵字,這就是現在的我們(和 TIFFANY 一起在場的經紀公司工作人員)啊!真的很想感謝您們能讓我們知道這點有被傳達出來。

——這是很自然就能浮現的形容,只要看到 TIFFANY YOUNG 這一路的軌跡。
因為有這幾年好的心態和好的選擇,才會和好的人們一起有好的現在,在成為擁有真誠之人的現在,I Feel So Free! 覺得非常幸福,在一步一步開創藝人之路的這個時間點。

——如果要請妳在眼前這個曼陀羅(Mantra)板上寫下最近想實現的囑文的話?
專注當下,Present Is A Present,有句話說現在就是禮物,我現在的每一天都過得很專注於當下。

——不是「想這樣過」,而是已經「正在這樣過」了?
對,我現在是這樣過的,而且我會把這個像曼陀羅一樣「Be Present, Be Present」不斷複誦,這樣才能跟我眼前的人產生連結、聊得更深入,更珍惜每一個瞬間。您應該也有看到演出時我的板子上寫著「You Are That Bitch.」吧?

——所以我很好奇,直直地寫著的那句話,「You Are 100% That Bitch.」
「妳就是想像中的那個她,今天也這樣活就好」這種格言,希望大家早上起床都能喊一次,這非常重要,上舞台之前我都會說這些話,今天也要讓大家看到我是誰,我必須讓大家看到我是誰,我會展現出來我、是、誰的。




                                
► translated by cyl.
► 本文翻譯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全文或部分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