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23å¹´5月號《Harper's BAZAAR》雜誌 - 太妍

By 晚上10:32 , , , ,

https://harpersbazaar.co.kr/article/76892
[Editor=Kim Hyun Min]




——今天是愚人節,在來之前有做過惡作劇了嗎?
完全沒有,到目前為止我好像從來沒有在愚人節惡作劇過,好像會因為太掉漆全都被識破,而且我也對自己能想出的惡作劇腳本沒什麼太大的期待。(笑)

——是覺得妳在那種方面沒有才能嗎?
我的頭腦沒那麼聰明,我反而因為很容易相信人所以常常上當。

——有可能也是妳不喜歡讓別人覺得驚慌被騙,哪怕只是惡作劇。
沒錯,這種事也不是那麼有趣。

——雖然晚了一個月,但最近妳也去了 Fan 們準備的生日咖啡廳,在那裡有沒有感受到 Fan 們的心意呢?
我單純覺得就這樣過去太可惜了,出於感謝,我想要至少表現出我的一點心意,雖然活動已經結束,但哪怕只有 Fan 們的痕跡我也想去感受看看,「原來他們是在這個動線下這麼開心度過的啊!」,我也這麼試著想像了一下。

——結束後才去反而更有感觸吧。
其實我本來也有考慮要不要在生日當天去,但為了大家的安全後來還是作罷,而且如果只見到了一部份的人、有另一部份的人沒見到的話,感覺他們會很傷心,所以我就安安靜靜一個人去。

——妳為了看 Fan 們準備的生日廣告也去了地鐵站,但當時妳因為沒人認出來而訝異的樣子也讓我留下印象。
我本來都做好要是被認出來就打個招呼、一起合照的心理準備了,但意外地完全沒人認出我,大多數人都只是看著地上低頭走路,真是忙啊忙啊~這現代社會(笑)。另一方面也會覺得,我以後可能也不用那麼害怕或戒備了吧。

——但沒辦法還是會意識到目光吧?
是啊,很多時候會覺得不舒服,我也是人,當然也會有想獨處的時候,可是同時又很感謝能認出我來,主動打招呼也是一種勇氣嘛,有可能某一天就沒人認得出我是誰,所以我最近常常在想,此時此刻是多麼值得感謝的呀。

——這樣的話,妳應該也沒有一個人旅行過吧?
對,因為有點害怕,很多人都知道我喜歡一個人待著,但隨著年紀增長,也會漸漸感覺獨處很孤單,結果我好像也不是那麼喜歡獨處。

——雖然妳有「宅女」的稱號,但這跟喜歡獨處似乎又是另一種概念。
沒錯的,喜歡待在家的原因是不需要在意任何目光的自在感,我的個性是只要旁邊有人,就會常常多管閒事在意別人的類型,加上我本來體力就不好,耗電快、很容易就會累,所以只要哪裡有個洞,我就會想要鑽進去。

——跟誰在一起的時候會感到滿足呢?
和值得被稱為「我的人」的親近的人們,以少量人數待在一起的時候最棒了。

——雖然妳用「管閒事」來形容,但我在想是不是因為太妍妳比起外在的行為層面,能讀到、感受到身邊人們的情感的感知比較出色的關係呢?所以才會很快就覺得累。
那應該是共情的能力,共情的數值真的是高到我能從自己口中說出來的程度,所以我是個思緒比較多、感性面也比較混亂的人。

——但正因如此才能把歌唱成這樣吧?太妍的歌聲裡蘊含著各式各樣的情感,我沒有看過有如此多樣風格的歌手,就像是個在與自己的可能性共同在未知領域裡冒險的人一樣,或應該說歌手太妍是為了與各類作曲者們一起發掘自己新的境界,而欣然地去挑戰和執行的感覺嗎?
我第一次從其他人那裡聽到這樣的話,但我一直以來都是這麼想的,讓作曲者滿足的話我也能感受到喜悅,所以我想不斷去測試我的極限在哪裡,那種時候的心情和感受是很不一樣的,我也非常好奇現在的自己究竟能把實力發揮到哪種程度,所以我才偏好去做更多元的嘗試。

——我認為 SM 娛樂裡存在著另一個名為「太妍」的廠牌,給我一種獨立的世界的印象,妳也不斷在「太妍」這個世界觀裡不斷刷新自己的力量,也很好奇妳平常是用什麼方式在練習唱歌的。
在錄音初期,為了熟悉歌曲,我會從各種方向來試著唱,常去自由地想像,也會做出各式各樣的詮釋,但我平常並不會只拿著一首歌不斷練習,根據當時的狀態以及當天心情的不同,我覺得同一首歌也能有不同的變奏唱法。例如唱〈四季〉的時候,即使歌詞一樣、一樣是離別的內容,但我今天好像可以唱得稍微厭世(cynical)一點,我通常都是交由著當下的情感來決定。

——那錄音的時候呢?
因為正式發行的錄音會留存下來,問題就不太一樣了,我在錄音過程中會做很多嘗試,不斷和作曲者或製作人為了尋求共同意見而溝通。我是會妥協的一方,不是非要堅持己見的類型,也常仰賴其他人。

——那才是真正的專業吧?太妍個人的音樂世界也因此更加柔軟繽紛。因為尤其能展現太妍在錄音室裡的完美主義個性,所以我自己相當喜歡的影片莫過於「錄音花絮」了。
那時我一點都沒顧慮鏡頭,完全是「真的」專注在唱歌,因為我那個樣子實在是太赤裸裸了,看影片的時候也會有點不好意思,想說「這樣放出去沒關係嗎?」,但因為那是 Fan 們很好奇的過程,所以我也就鼓起勇氣給大家看了。

——太妍做著老本行的美麗應該是最閃耀的瞬間吧。
我會一直做下去的(笑)。

——若感情豐沛卻沒有足夠的力量,也沒辦法演繹好歌曲,如果空有力量而情感不足,那歌曲的韻味和深度就會降低。但在我的印象中,太妍能做到每個要素的均衡,所以才能這麼自如地駕馭歌曲。
真的很謝謝您的稱讚,我並不認為我有優秀得那麼出眾,應該說是每個人都有自已的模樣吧?大家似乎都被定在自己的某種框架裡,我想我只是在那之中努力展現出每個人都各會展現的東西而已。

——在 YouTube 歌唱相關的頻道裡有很多分析太妍高音的影片,絕大多數的評價都說太妍的高音位置相對比較靠前,所以聽起來會更洪亮清透,是有什麼 Know How 嗎?
雖然唱歌也能從書裡學,但那其實沒有什麼標準答案,我只是單純帶著「唱出好的聲音就好」的想法,雖然這聽起來可能有點模糊就是了。其實我出道初期的高音比現在的渾厚,本來可以發出很厚實的聲音,但漸漸變得越來越薄,也曾對原因十分苦惱而陷入了瓶頸。因為常要邊唱邊跳的關係,開始使用了過去不會用到的肌肉,畢竟聲帶也是一種肌肉,所以隨著我邊控制呼吸和動作一邊唱歌,聲音也就慢慢變薄了,我後來也欣然接受自己自然的變化,有人喜歡〈重逢的世界〉的高音,也有喜歡現在〈 INVU 〉的高音的人,但最終還是要不斷地去說服別人。

——是在說這是個要說服大眾的職業對吧。
是的,展現每個階段的我,同時持續地去做各式各樣的挑戰,既可說是盼望理解,也能說是要去說服別人。

——在介紹〈一個人走〉這首歌的時候,妳用「質地粗糙又平靜的嗓音」來形容自己的聲音,平時妳又是怎麼看歌手太妍的嗓音的呢?
就和我的名字一樣,聲音是很泰然自若(與太妍同音)的,既不過於興奮,也不會沈浸於悲傷中,就是平靜的感覺。

——更接近極簡主義吧,所以才不會無聊。
我也不喜歡無聊的東西。

——妳作為藝人的直覺也很敏銳,〈 INVU 〉也是在妳堅持之下推出的歌曲對吧?
都過三十歲了,也會有「要不要坦白說出自己意見一次」的心情,我對這首歌也是真的很有信心,覺得一定要唱唱看,工作人員們也都接受、一起協助了我。

——工作時什麼時候會變得最敏感呢?
上台前的過程裡如果是因為某個人而讓整體出差錯的時候,明明多注意一點就好,當我沒感受到那種細心的時候就會變得敏感,我認為那些說穿了都是關懷,這也是為什麼我平常會花很多心思要去照顧別人,因為我其實也希望能收到同樣的關懷。

——不久前 Fan 們在妳直播時提到了演唱會,妳當時是說「再等一下」,準備大致到哪個階段了呢?
對於完美主義者太妍來說,演唱會實在是道很不簡單的課題,事實上最近最大的壓力就是準備演唱會,因為這個過程真的是不容易,其實有壓力是當然的,我天生就是會花費很多心思的類型,我會努力地接受壓力繼續煩惱的。

——妳從 2007 年出道以來已經活動了 16 å¹´,作為藝人,有沒有什麼妳覺得絕對不能失去的品德呢?
收到這麼深奧的問題我的思緒會變多的⋯⋯因為突然浮現好多詞彙。

——請就隨便丟出來吧。
自信感和自然!

——現在有感受到自信嗎?
沒有(笑)。

——咦?(笑)還是指藝人們都有著需要自信的課題,原因是什麼呢?
唯有這樣,當他本人要展現出什麼的時候才能表現得出來,必須要有所確信。舉個例子來說,在演唱會彩排的時候,我必須要聽到完成狀態的聲音才能進到下一個階段,只要能有這樣的聲音就做得到,如果測試時能到這種程度的話就可以遍佈整個場地。

——感覺妳已經有充分自信了呢,那就是妳能一個人填滿舞台的秘訣嗎?
不是的,得做得更好才行呀。啊,感覺我今天會寫日記了。

——本來不就會寫嗎?
最近不太寫。

——妳會一篇一篇讀自己的日記嗎?
不會,實在看不下去,我是常常後悔又懊惱的人,日記裡裝著很多這樣的情感,好像該說成丟到那邊去吧?因為我是以這種方式在使用日記,所以好像也沒必要非得把已經丟了的東西再次打開來讀。

——在別人的目光與自己的目光裡,妳平時會更意識到哪一個呢?
哇,好難喔,我第一次被問到這個問題⋯⋯嗯,我自己的目光。最近我更能感受到時間的流逝,以前因為行程滿檔,都感受不到時間在過,「天空就是天空啊」過去就只是這麼想,但現在每個瞬間的天空在我看來都不一樣,能深刻體會到這片天空只有此時此刻才看得到,開始為瑣碎的日常一一賦予意義,是一段能感受到珍貴的時期,今天拍攝的時候也是,以前會覺得「包包就是包包啊」,但現在看來卻漂亮了起來,很不可思議。

——能說是取向變得多元了嗎?
應該是感興趣吧,讓我感興趣的事情變多了。因為我總是被人拍攝,所以我本來對相機沒什麼興趣,但最近我對相機有了興趣、也開始享受其中。

——不是被拍、而是拍攝的這個行為嗎?
對,拍攝,單看個性的話,我其實比起被拍更喜歡拍攝,我喜歡讓在鏡頭前的人感到舒服自在,希望被拍的人能因為我而感受到某種滿足感,不過現在還沒辦法,感覺還要再多學習。

——因為妳個性內向,所以作為公眾人物生活勢必會有很多不自在的時候吧,即便妳想要做自己喜歡的音樂,也必須承受世人的注目。
「我要承受的可真多啊」,我一直都是這麼想著走過來的,但我覺得那些也都是一種學習,所以我才能一直做這個工作到現在。

——陷入憂慮或苦惱這種黑暗的漩渦裡時,妳有沒有能快速脫身的訣竅呢?
很單純,像是換個髮型或是去買真的很想買的東西,我已經沒有體力去做一些宏大的事情,因為內心和情感損耗已經很大了,細微而瑣碎的東西就足以帶給我刺激。

——作為藝人太妍和常人金泰耎,妳有沒有各自喜歡的造型呢?兩邊應該很不一樣吧。
處在鎂光燈下時我喜歡明確華麗的樣子,平常則是喜歡隨便把頭髮撩上去、或者露出一點亂亂的髮鬚,像廣告這類的拍攝,很多時候完全沒辦法容忍有一丁點的散亂,但我在日常生活中真的很喜歡邋遢的自己,一天沒洗頭的我,剛運動完的我,這些樣子都很好。

——運動完怎麼了嗎?
有點脹紅的感覺,可以感覺得到很日常的健康感,我喜歡有人味的樣子,畢竟在舞台上已經展現出很多像 AI 的樣子了嘛。(笑)

——妳在綜藝節目上遇到後輩時會主動先講幾句話,親切對待他們的樣子看起來非常溫暖,後輩們通常也會先連絡妳嗎?
不會,其實他們都不太跟我說話耶?(笑),所以我通常才會主動去搭話,尤其是《驚人的星期六》錄影的時候,因為除了那裡幾乎沒什麼能見到的機會,所以我會說「辛苦了」,或是主動問「什麼時候開始跑活動?」這種問題,其實大家主動來找我也沒關係的⋯⋯是我太難靠近了嗎?

——光是有如此堅定走在自己道路上的前輩在,就已經是很大的力量了吧?妳想成為怎樣的前輩呢?
跟年齡沒什麼太大的關係,我們是同僚啊,是從事同樣工作的人,所以沒必要因為是前輩就覺得特別難面對,只要對彼此保有敬意就足夠了,當然在一個領域裡累積的功底可能有所差異,但我不過也只是個經驗比較多的人罷了,希望我對後輩而言能是個朋友般的同僚。







                                
► translated by cyl.
► 本文翻譯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全文或部分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