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22å¹´12月號《ELLE》雜誌 - 秀英

By 晚上7:46 , , , ,

少女,蛻變成大人
https://www.elle.co.kr/article/72465
[Editor=Jeon Hye Jin]




——妳剪頭髮了呢。
這不是我第一次剪短髮,但因為您剛說看起來格外新鮮,讓我覺得長髮好像真的留了很久,這次隔了整整五年,剪頭髮的那天甚至有點憂鬱,感覺身體的一部份不見了,覺得穿什麼都不搭,但等到後來慢慢習慣之後,反而又懷疑起自己是否還能再把頭髮留長回去。

——今年對妳是個很特別的一年吧,不只有少女時代十五週年的完整體活動,妳也接連殺青了電視劇《說出你的願望》與以 Fan 們的信作為題材的《請發送粉絲信》。
真的很幸運能在一年裡能完成兩部電視劇,尤其今年有許多跟 Fan 們交流的機會,能夠參與和 Fan 有關的作品,心情就像拼上了最後一片拼圖一樣。

——劇中的頂級明星江熙和妳有不少共同點,在表演的過程中,妳是否也有過因為覺得像在講自己的故事而覺得尷尬或坦誠的時刻呢?
這個角色確實很有親切感,她在說這句話時在想什麼、會用什麼表情、是出於怎樣的心情,這些我都能立刻抓到,連導演都會說「我都不知道這個角色的情況會這麼痛苦」,有許多部分能讓我深有同感。當從事著被人議論的職業的人們在應對誤會時,其實經常會去想過去的岔路是否都做了對的選擇,過去無心的一言一行也被拿來當成佐證道具的時候,連自己都會覺得「這連我也沒辦法否認吧」(笑),江熙對這種情況再熟悉不過,已經到了不會被打擊的程度,我自己也不是會去解釋、吐露苦衷,或是會把家庭私事拿出來說的類型,當然江熙和我不一樣,但我在演戲時確實享受了某種程度的解脫感,而我也試著融入我自己人格的一面、煩惱與甚至有點懦弱的部份。

——妳平時也是經常寫信的人嗎?
今年 TIFFANY 生日時,我下了很大的決心買了她想要很久的東西給她,但她竟然因為我沒有寫信而覺得可惜!另外還有我媽媽,我周遭有些人會覺得一定得收到我的信。雖然我平時塗鴉、寫歌詞或文章什麼的就用 iPad 寫一寫(笑),但既然他們都說想收到,那我就得寫了嘛,如果要一次表達出心意,我會發自心底竭盡真誠來寫,不會寫「祝福你」、「要健康」這種很形式的東西,我的原則是如果只在卡片上寫兩三句話,那還不如不要寫。

——妳應該也像江熙一樣收過無數封 Fan 們寫來的信,有沒有什麼特別刻骨銘心的文句呢?
我到現在都還把拍完《請發送粉絲信》收到的信放在包包帶在身邊,因為拍攝期剛好軋到少女時代活動的時間,體力上真的很辛苦,我當時甚至很苦惱,在工作人員們各自拼死拼活共聚在一起的片場裡,自己到底能不能展現出最好的一面。我抱著有點愧疚的心情去了殺青宴,之前莫名有眼緣的攝影組老么便朝我走近,把某個東西塞進了我手裡,原來那是一封折成愛心形狀、還寫了好幾張富含真誠的信。裡面寫到,一起體會著姊姊們也經歷過的成長痛長大,現在覺得自己也要守護並支持姊姊們。這次作為老么第一次進到攝影組,在陌生的環境中唯一感到不陌生的存在就是「姊姊」,這很奇妙地成為了自己的慰藉。我讀著讀著眼淚就流了下來,一想到她看著狀態這麼糟糕的我⋯⋯Fan 們並不是只會寫「我愛你」、「謝謝你」這種話,他們會把自己的世界寫到信裡面,有著經過苦思而挑揀的真心,還有整個地球所有美麗的語句。

——尤其是少女時代,哪怕對不是 Fan 的人來說,似乎也有能使人回想起那個時期的力量呢。
我真的很想知道,明明我們不曾喝著酒敞開心房交談過,但喜歡我很久的 Fan 們到底為什麼能如此了解我的情感和煩惱呢?然後我也突然開始好奇,在最近的一代認為自己完全擁有的文化又是什麼呢?儘管我很樂見每個人自己都成為平台,可以舉辦有影響力的活動,能消費的文化也變得更多元,但偶爾我也會覺得,在實現大眾化的主流之餘,能與上個世代交流、一起享受的情懷也慢慢消失了,所以這才是人們在看到我們再次活動時會感到懷念或說很想哭的原因吧。

——出道曲〈再次相逢的世界〉就正如少女們的應援一般,在十五年後的現在聽來,好像依然能讓人再次沸騰起少女時期的勇氣。
「請用不變的愛守護我/連同我傷痕累累的心」這句歌詞似乎就是少女時代這次活動的核心,在表演主打歌〈Forever 1〉時,我也始終抱持著「我依然站在這裡」的情感,很不可思議的是,我也看到了「(她們)好像在說我們仍然沒有改變、仍然在這裡」這樣的留言,真的起了雞皮疙瘩,除了真心的相通帶來的激動,也睽違許久感受到了喜悅。

——無論是少女時代、Fan 們或是週遭的人們,像妳一樣能長久維持和保護重要事物的方法是什麼呢?
我覺得要澈底地珍視自己,把他人放在優先反而會耗盡可以給他們的能量。有時候即使對方想訴苦,自己卻沒有聆聽的力量,為了不給對方帶來傷害,就會需要自己充電的時間,所以我喜歡獨處,也不喜歡隨意建立關係,但一旦建立起來,就會走得很長遠、很深入。在厭倦人際關係的時期,我曾經在諮商時聽到這樣的建議,當飛機發生事故、氧氣罩掉下來時,應該要從誰開始戴呢?正確答案是當然要先從自己開始戴起,再來才是幫助旁邊的人。成員們也都分別經歷過獨立或個人主導的現場,各自建立起了自尊感、充飽自己的能量,因此我們才能再次聚在一起,也能更看重彼此、照顧彼此以及做出讓步,為了守護珍貴的東西,珍視自己的時間是絕對必要的。

——和妳合作過《說出你的願望》的池昌旭曾說「秀英對每個人都很溫柔又親切。」,在《我人生的春天》、《奔向愛情》這些作品裡,妳也選擇了看起來魯莽但其實有著溫暖內心的角色。
應該是《說出你的願望》的拍攝片場讓我能變得溫柔才對吧!(笑),在挑選作品時,我好像在用角色在位某種人生發聲,我會把重點擺在表現出「世上也有這樣的人」這點,哪怕劇本再有趣,如果只是個被消費的女性角色,我想我也不會被吸引。不過有些角色就是會讓人駐足,無法忽視、覺得一定要把心交給他的那種。

——今天拍攝的概念是展現秀英的帥氣,妳覺得自己帥氣的時候是?
不忘記所愛的人們說過的話,而且會記下來並好好留意的時候,還有默默完成自己該做的事情的時候,其實我有點懶惰愛嫌麻煩。(笑)

——這就是出道十五年的帥氣哪(笑)。妳也曾經說三十歲「帶著經歷過的東西往前走的人生更棒」吧?經驗又帶給妳怎樣的力量呢?
就像是有了能隨身攜帶的武器,因為有那些經歷,我似乎也產生了能預估結果會如何的力量。

——少女時代依然是許多後輩口中的榜樣和目標,妳會想對他們要說「帶」些什麼呢?
人,照顧心理,關係破裂就要立刻整理,而且這世代很容易接受新的東西嘛,一旦受傷就快點結束那段關係,找多少新的人都好,因為「斷絕關係」也是在照顧自己,不過,無論是怎樣的傷痛或矛盾,裡面都一定曾經有過美好的時光。哪怕只有一次,試著去對對方感受感謝,如果認定對方是必須要顧慮到的人的話,即使情況發生變化,只要以真心走到最後,終究會留得很長久的,我自己是這樣。

——現在崔秀榮熱切渴望的東西是什麼呢?
作為演員的野心能在短時間裡得到滿足,想做出人滿意的表演,想帶來我自己看來都感到刮目相看的變化,現在是我最苦惱於這些方法的時期。無論是現在正在拍攝的電視劇,還是未來我選擇的作品,只要我能有所成長,無論是什麼我都會欣然地一把抓住。

——太陽下山之後就轉涼了,妳正打算度過什麼樣的冬季呢?
有許多尤其讓人心痛的事情正在發生,這個冬天,光是能做喜歡的事情、吃想吃的東西應該就已是值得感激的季節了。儘管迎來出道十五週年,對於作為少女時代或演員的我都是很特別的一年,但時代正經歷著悲苦,作為一個大人,我感到很抱歉,也讓我開始覺得,就算沒辦法給予巨大的善意,我也想成為一個能夠依靠的大人。

——少女蛻變成大人了呢。
看著將〈再次相逢的世界〉當成應援歌曲的年輕女孩們,她們將少女時代視為這樣的存在,光是這件事情本身就已將我變成了一個大人。去到哪裡都不能做會讓人丟臉的事,身為大人也該要做些什麼,我慢慢開始產生這些想法,現在也稍微多了一點餘裕,就如同想和 Fan 們一起喝一杯的心情一樣,以今年為起點,我想要多聽聽那些在我生活圈以外的人們的故事。



                                
► translated by cyl.
► 本文翻譯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全文或部分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