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20年10月號《ELLE KOREA》雜誌 - SuperM

By 下午8:56 , , , , , , , , ,

Super,SuperM!
https://www.elle.co.kr/article/49174
https://www.elle.co.kr/article/49183
[Editor=Bang Ho Kwang]




〖 TAEMIN 〗


——在之前的迷你專輯活動之後,你是否正期待再次以 SuperM 的身份活動呢?
當然了,這不僅是 SM 野心勃勃的企劃,我自己也感受到責任感、很想要把它做好,希望能報答許多對我們抱有期待的人們的信任,坦白說,我自己很有自信我們能完成得很帥氣,是以興奮期待的心情在準備的。

——準備第一張正規專輯《 Super One 》時你覺得重要的點是什麼呢?
我認為確立起 SuperM 的色彩和特色(Identity)是首要的目標,音樂方面,從聲音、歌詞、歌唱、舞蹈等等,我們也都苦惱了不少,從結果來看,無論是主打還是收錄曲,我自己都很滿意,甚至連還在準備的舞蹈都想趕快調整好然後展現出來,似乎越來越能抓到作為一個團體的感覺。

——不只是 SuperM 的弟弟們,許多偶像歌手們提到影響自己的 Kpop 藝人時,都經常會提及 SHINee 與泰民你,聽到這種話的時候,你的心情又是如何呢?
非常驚訝會有後輩們把我想得這麼好,就像中樂透一樣,很不可思議又覺得很感謝。我對音樂總是會有很多煩惱,但這麼幾句話又會成為一個能推著我往前的動力。當然我一直都很感謝 Fan 們的支持,不過能這樣從業界的朋友們得到認可,那種自豪感又分外不同了。

——你也在進行 Solo 活動,兩者同時並行沒有什麼困難嗎?
物理上來說確實滿辛苦的,移動時會在車裡聽個人專輯的混音,聽完再電話討論編舞,然後又要立刻去確認 SuperM 的編舞,雖然得經常切換開關,但我不會因此而有壓力,反而覺得很有趣,我一直都是會很享受最後階段的製作過程的人。

——如果要請你說明泰民的第三張正規專輯《Never Gonna Dance Again》的話?
不但融入了過去無性別(Genderless)的感覺,也非常具有概念性。從前導單曲〈 2 Kids 〉、《Act 1》到《Act 2》,總共會推出三個看起來像是一部電影(cinematic)故事的作品。《Act 1》的主打歌〈 Criminal 〉取材自斯德哥爾摩情結,雖然是沈重的題材,不過我覺得如果拿它來表現愛情的話應該也會很有意思。

——泰民的舞蹈不單單只是編得很好的舞步,而是有著那之上的獨創性,也給人像藝術家演出的感覺,像泰民這樣,儘管是團體出身卻有著非常鮮明的個人特色的 SOLO 歌手並不是很常見。
我有一段時間對特色(Identity)有很強烈的執著,當時覺得自己一定要和別人不一樣,常常有「想要讓自己有意義地留下來」這樣的想法。但相對的,也因為這種固執,我也開始覺得我一定會跟人們越來越遠,所以我現在會在維持自己的音樂色彩的同時,在和大眾交流的其他方式上面也花上很多心思。

——所以你才開始做 YouTube 嗎?你推出了個人實境節目《Rare Taem》。
時代在變,平台也越來越多,我覺得自己現在應該也要去嘗試更多元的東西才行,必須要有親切感、讓人們覺得容易接近的地方才行,要讓只從舞台上的樣子接觸我的人會感覺到新鮮,甚至會有「他也很會講話呢」這種反應(笑)。

——你是 SuperM 成員中最早出道的,從十六歲時一直看著 Kpop 發展的感覺是什麼呢?
很新奇,過去的我會覺得我是在一段過渡期活動的,徐太志、H.O.T.、東方神起的時代過去之後,偶像團體變得越來越多,我過去認為這是不會再有「超級紅歌(Mega Hit)」的時代,但隨著 Kpop 在海外得到認可,開闢了一條新的道路,市場也變得更寬闊了不是嗎?讓我覺得我在一個很好的時間點活動著。

——AR 舞台、線上演唱會⋯⋯,最近這個時代不同的舞台又是如何到來的呢?
我喜歡新的嘗試,但在把這些東西結合在一起的時候,該如何協調呈現才是關鍵,儘管感覺還有很多不夠好的地方,但要一步步解決的問題也是我們必須去解開的課題,透過這些,可看的東西也確實越來越多了。

——忙碌的最近,讓你在日常生活裡感受到喜悅的事情是?
因為是發片時期,所以正在管理體重,但我會買給經紀人或工作人員他們想吃的東西然後看著他們吃,就好像在看「吃播」一樣有替代滿足著。(笑)

——對二十八歲的泰民來說,青春是什麼呢?
二十代的後半,也就是現在,或許就是我人生的全盛期、高潮之處(climax)也不一定。上了年紀的話,就算經驗也變得更多,表現上還是有被限制住的地方,但現在的話,我想我似乎什麼都做得到。


〖 BAEKHYUN 〗


——在先行單曲〈100〉的力量裡感受到了你們與眾不同的氣勢,在這次活動之前,你和成員們有什麼樣的覺悟呢?
雖然我們隔了好陣子才又聚在一起,但這段時間裡,我們的團體群組一直都很活躍,也會注意彼此的活動,這段時期因為疫情大家都很辛苦,所以我一開始就跟成員們說,哪怕只有一點點,如果我們能帶給 Fan 們力量的話就很讓人滿足了。這次的專輯《 Super One 》有各式各樣的內容,我們也會說,就像個綜合大禮包的感覺。

——四個活躍於世界舞台的團體成員聯合組一個新團,這對伯賢個人來說又是個有何種意義的挑戰呢?
除了向過去比較很難見到的美國和全球 Fan 們展現了許多新的一面之外,擔任團長也讓我有了稍微不太一樣的一面,如果說其他成員們在各自的團體裡都有著非常明確的色彩,那麼在 SuperM 裡,大家則是能展現出混搭的全新可能性。

——你今年春天發行的個人專輯《 Delight 》突破百萬張的銷售也引起了話題,這是睽違了很久才有 SOLO 歌手專輯賣破百萬張的紀錄。
因為完全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成果,所以覺得不太真實,都是多虧了 Fan 們的喜愛才能達成,我自己也更產生了非做好不可的壓力,只要越來越接近要唱歌或站上舞台的日子,我就會比以前還來得緊張。

——今天拍攝休息的時候,你也一直在發聲、練習唱歌。
我一直都渴望要變得完美,尤其是 SOLO 活動的時候,從頭到尾要承擔起那個責任的都是我自己,剛開始,要扛起一首歌三分五十秒的責任這件事給了我非常大的壓迫感,就怕因為我實力不夠好而讓 EXO 這個名字丟臉。

——你明明被稱為「天才偶像」!不管你在舞台或節目上都充滿了特有的游刃有餘呢。
要了解一個人需要花很多時間不是嗎?我從某刻就開始覺得,希望我能表裡如一,所以我是很快就會放開一切的類型,上節目的時候也是,就抱著「這個就是我!」的心情輕鬆來做,我覺得即使我不用太動腦筋,只要用原本的我去做就已經很好了。

——今年待在家的時間應該變多了吧,在你日常生活中有沒有什麼變化或發生什麼小事件呢?
我對紅酒和茶道開始有了興趣,了解紅酒的歷史和飲茶的文化之後再喝就變得更有趣了。一直到今年,我漸漸產生了希望能多累積內在的知識和價值的想法,其實以前我在餐廳連要用哪個叉子都會搞混,從這種基本禮儀開始一點一滴學習之後,也感受到自我的價值也越來越高,最近對繪畫也產生了興趣,常常會去看展覽。

——看來是興趣和關心的事一下子變得更多的時期呢。
回想起來,因為以前一路都跑得喘不過氣,所以好像沒辦法給予我自己養分,當然,站在舞台上和 Fan 們見面本身就是很大的幸福,但過去的我卻忽略了要回頭省視自己,我希望能夠稍微去累積自己作為一個成熟的人所必須擁有的品德。

——二十九歲的你,回頭看自己二十代又會有什麼感覺呢?
不是突然爆紅又消失,我希望成為能不斷獲得認可的歌手,不會硬追求要突出而過於貪心,在全世界各地見到 Fan 們,接觸了多樣的文化,感覺讓我的眼界變得更加開闊,不過好像太忙於「眼前所見」的事了,也是一個又一個的緊張。

——SuperM 這個挑戰又是如何呢?又是另一個緊張的任務嗎?
因為像回到當新人的心情,所以當然會緊張了,但我很相信自己,一起的成員們又都是非常厲害的人,所以可以倚賴彼此、讓彼此安心,我很清楚 SuperM 的活動是個無法再次經歷的經驗,所以我想我正在度過一段很有價值的時光。

——SuperM 究竟會到達什麼地方呢?你有想過這件事嗎?
如果順利的話當然很好,但比起那些,我更希望我們不要失去現在的樣子,希望成員們不要失去自己所擁有的最耀眼的光芒,無論外在怎麼試圖去發出閃亮的光,如果我的內在沒有任何能發光的東西,那也完全沒有用。

——你希望人們至少了解到這張專輯的一點是什麼呢?
不管怎麼說還是 vocal,希望能聽到我們的音色,這次聽了成員們錄音完的東西,每個人都有很不同的嗓音,但聚集在一起的時候,又會真有一種很乾淨明亮的聲音,仔細聽每個人的部分,如果會聽得到「原來這個人有這種聲音啊」、「把 SuperM 的嗓音集結在一起原來會有這樣的聲音出來啊!」這些的話就好了。


〖 TAEYONG 〗


——你曾說你越累情緒就會越高漲,那現在的狀態是?
非常嗨(笑),情緒要升到這麽高,不管是拍攝還是其他才能夠樂在其中。

——在忙碌的最近,有什麼想得最多的事情嗎?
希望大家能夠期待和持續關注我們正在準備中的幾個東西,因為現在的狀況沒辦法直接在現場感受到熱情,所以就又更那麼希望了。

——作為 NCT 127 團長的你,應該也會很開心能參與可以暫時卸下團長職位的 SuperM 吧。
有越來越多的 Fan 們開始理解 NCT 的概念,進而喜歡整個團體,所以作為團長,我會專注在思考這個團體上,而對 SuperM ,我則是有一些會依靠哥哥們的地方,最近我在和伯賢哥聊的時候,感受到他很認真地在思考很多事,身為團體的一份子,我也會盡可能在我能力所及的範圍裡和他一起煩惱,我很感謝 SuperM 的成員們,感受得到大家在百忙之中還是打起勁去享受的那股能量。

——SuperM 說「我們是未來(We are the Future)」,在最近使用的新技術中覺得最有趣的是什麼呢?
無論技術再怎麼進步,實際站在舞台上的體驗都是無可取代的,反而過去那些在國外的舞台上的時間,現在回頭看來更讓人覺得驚訝。NCT 127 第一次去美巡時,因為什麼都是第一次經歷,所以感到很陌生,語言的壁壘也很明顯,但第二次是作為 SuperM 跑巡迴的時候,心情輕鬆到連我自己都覺得新奇,因為當時很有趣,所以現在更想念舞台了。

——看來你有很老派(Analog)的一面啊。(笑)
對,甚至反而會覺得我好像有點跟不上最新的潮流。電影的話也喜歡八九零年代的電影,一直到不久之前我才很落後地陷入《無限挑戰》裡,一天會看好幾個小時。

——你也會去思考關於每個人內在都有的情感面嗎?
雖然我看起來很強勢,但柔軟的一面確實是像我媽媽,都是因為我媽媽的關係,我才接觸到很多動畫和以前的歌曲。喜歡動物則是因為我爸爸是國家地理頻道的忠實觀眾。

——反過來說,什麼時候會感受到自己是個堅強的人呢?
就算疲累也會擠出最大的能量時,我會覺得我是個精神力很強的人,但奇怪的是,我對成員們越來越弱,這是個很大的問題。(笑)

——你曾說過你十八歲開始跳舞的時候,你深信自己「非這個不可」,你知道你在自己想做好的事情上也有一些才華的心情是什麼呢?
事實上,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我自己有才華,但不久前,我在練習室自己放著我製作的歌,自然而然地就開始想像起我用這首歌站在舞台上會是什麼樣子,看到那樣的自己,就產生了一種現在才真正準備好上舞台的自信,一種對自己變得更加堅定的心情。

——很驚訝你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才華,但成為 SuperM 成員這件事本身,難道不也是對於你實力的一種認可嗎?
如果對自己不滿足的話,不管別人說什麼都很難聽進心裡。我懷著好奇會和哥哥們一起做些什麼的興奮和期待開始了 SuperM 的活動,後來實際活動一段時間之後,覺得比我原本想像得更有趣、更新鮮,可以和能學到很多的人們一起建立起新的關係,這一點特別棒。

——在 SuperM 裡你有沒有想嘗試挑戰的組合呢?
因為每個成員的實力都很出色,所以真的想到了很多不同的組合,我想明確的概念是很重要的,比方說,如果是一首很適合 LUCAS 嗓音的歌的,我也會順勢加一點東西在裡面展現出不一樣的色彩。

——我很喜歡你在上傳到 Youtube 「NCT DANCE」頻道裡的舞蹈影片中自由自在的樣子,你是用怎樣的心情拍攝的呢?
我並不是覺得我舞跳得很好才拍的,練習生的時候,不管是搭地鐵還是過斑馬線的時候,我都會常常覺得「我現在好想在這裡跳舞」,所以就算不完美,我也想嘗試看看。

——你想做得更好的事情是?
做出能在舞台上更享受地跳舞的歌,就算不為了要給誰看也無所謂,人們不都會寫日記嗎?就像那種,我一直都在製作著,不是以要公開為目標,而是幸福地記錄下來的感覺。

——那樣的製作也會成為你的力量嗎?
我有一首因為想振作精神而做的自傳性歌曲,雖然過程也是一種安慰,但能透過自己做的歌而得到安慰是一件讓人心情很好的事,看著身邊的人們,我也會覺得我自己做得很不錯,如果有一天能讓大家聽到這首歌就好了。

——對自己很嚴格的泰容會給自己一百分的地方是?
我現在正管理著一個小小的水族箱,那個好像做得不錯,蝦子們看起來很幸福。


〖 MARK 〗


——登上《ELLE》雜誌的心情是?
我現在才知道會有我的個人封面,瘋掉!(笑)直接把剛剛這個反應寫下來應該就可以了。

——從 NCT U、NCT 127、NCT DREAM 到 SuperM,應該有很多人都會想這麼問,你到底是怎麼完成這全部的呢?
每首歌本身擁有的能量成為了我的原動力,就算用一首歌活動了一百次,但到了下一首歌又會從頭開始,就如同今天的我和明天的我是不一樣的,每一次都能夠有新的感覺。「我正在做這個但又要做那個」,或是覺得自己正在做好幾個團體,我從來都沒有那樣想過。

——但記住舞台的才能也是與生俱來的吧。
我想表演的人應該都能感同身受,我並不會因為要表演好幾首歌而有過度負擔的感覺,因為為每首歌設計編排的舞蹈都是唯一的。

——知道你確定加入 SuperM 的時候,你第一個想法是什麼呢?
「有這種團體?然後我在裡面?」,會覺得我必須去適應,也得證明把我選進去的原因,也會想其他 SuperM 的成員們又會有什麼想法等等,百感交集,但即使是擔心也都是從開心的心情衍生的。

——從 SM ROOKIES 成長的一員後來成為了 SM 復仇者聯盟的一份子,這彷彿是齣成長電視劇。MARK 自己是用什麼方法去記得這些快速流逝的時間呢?
這對現在的我來說是個很必要的問題,因為生活很忙碌,所以會完全不知道怎麼過的,一下子就好幾個月過去,所以我去年很認真地寫了日記,不管那天再怎麼疲累,我也一定會記下來。

——有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讓你這麼做呢?
因為身邊很多人都說寫日記很好,所以我就也想試試看,一直寫到 12 月 31 號為止,現在則是在休息中,其實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那麼好。(笑)

——就像在《認識的哥哥》裡表演的〈 The Himalayas 〉,MARK 和泰容的 Rap 在 SuperM 裡也很突出,尤其在英文歌詞比重較高的 SuperM 裡你應該比較輕鬆吧。
英文對我來說是一件比較輕鬆的衣服,所以在英文 Rap 比較多的 SuperM 歌曲裡,我的 Rap 可以被視為是一個優點,不過比起那個,我更希望能清楚地去展現我自己的嗓音跟色彩。

——你和同為 NCT U 出道的 TEN,和都是 1999 年生的 LUCAS 也透過 SuperM 再一起活動了。
我和 LUCAS 一直都是很舒服、能給予彼此很好能量的關係,〈 Boss 〉的時候一起活動得開心。TEN 哥則是因為從練習生開始到成為 NCT ,可以用英文溝通的成員只有我和 JOHNNY 哥,從那時候開始就很親近,有時候也因為有這些家人在國外的成員們、可以用能想起故鄉的語言交流的成員們存在而感到安慰。

——MARK 覺得很「SuperM」的東西是?
如果說許多團體是反映潮流去吸引大眾的話,那麼 SuperM 則是用特有的「雄壯的(Grand)」感來表現,因為現在我們這個組合本身對很多人來說就很有趣,所以能呈現出這種存在感的、很 SMP 的東西,我想應該就是我們的本體性了吧。

——如果要在首張正規專輯《Super One》中選出那樣的歌?
當然是主打歌了。在〈 Infinity 〉這首歌裡面,伯賢哥一開始那段漫威電影般雄壯的開頭,我覺得那又是另一種很 SuperM 的感覺,伯賢哥的歌聲真的「很 SuperM」,有時候在休息室聽到他唱歌都會不自覺感嘆。

——對於線上演唱會《Beyond Live》或各種直播等新技術和方式,你是會去賦予意義的類型嗎?
我的個性是會對每件事、所有東西都賦予意義(笑)。尤其 SuperM 是第一個進行《Beyond Live》的,所以意義就更大了,雖然是一個在這個無可奈何的情況裡產生的平台,但也很感謝這個時期有這樣的技術。

——雖然你笑得很多,但想必也會有辛苦的時候,那種時候是什麼會成為你的依靠呢?
一個人承擔所有不是會很辛苦嗎?我是會和親近的人對話來紓解的類型,但即便那能給我一些安慰,但讓我感到辛苦的框架終究也要由我自己來打破。

——「慢慢地,用我自己的速度前行(Walk slowly... Following my own pace)」,這是你在這次專輯預告裡說的話,維持你自己的速度的方式是?
這是我以前說過的話,看到被用在這次預告裡的時候我也嚇一跳,這也是我自己想遵守的話,希望大家都能維持自己的速度和方式往前行進。


〖 KAI 〗


——這是今年第二次在《ELLE》與你見面,你知道之前四月號的封面在新加坡、印尼、越南、泰國也都是封面嗎?
真的很開心,對於許多希望看到雜誌是自己語言的海外 Fan 們來說,應該也是個很棒的禮物吧,這次也是隔了好久的團體拍攝,很開心能和《ELLE》合作 SuperM 在韓國國內的第一次雜誌畫報。

——你和上次一樣,都依然戴著口罩受訪,最近應該過得很忙碌吧?
正在使用休息期所儲存的能量,雖然是艱難的時期,但我仍希望能呈現好的一面,至於我個人方面,最近也越來越常自己做飯,尤其是烤肉實力進步了很多。(笑)

——在作為 EXO 的 KAI 已經有許多成就的狀態下,再進入到 SuperM 這個全新的挑戰,想必需要一定的覺悟。
我並不是抱著很強的野心而開始的,我相信結果一直都是自然伴隨而來的,EXO 的時候也是,因為有經歷了從新人時期開始累積的那些東西,現在才反而能去細細品味每一段過程,心情上也比較放鬆地去做,也感受到了過去沒能察覺到的細小的趣味。

——在記者會上,你說到會展現出「SMP 的精髓」。
〈 Jopping 〉和〈 100 〉都正是很具代表性的歌曲,當然,說是把能把富含 SMP 本體性的表演(Performance)完成得很好的成員們都聚在一起是沒錯,但我相信我們每一位成員們除了這個之外,其他東西也都做得很好,與其被侷限在特定的框架裡,我更希望讓大家知道我們所擁有的潛力。

——與至親好友泰民成為一個團體活動的心情是?
當然也會感嘆「我們成了同個團體呢」、「還一起去了美國巡演呢」,但有個可靠的我軍在身邊,這件事本身就很有趣和幸福,以前小時候曾經夢想過兩個人能一起做些什麼,現在的話,和團體也沒什麼關係,泰民就是泰民,因為有我能夠完全信任的人在,我也能更專心、更照顧弟弟們,當然了,在實力方面,所有成員也都是很值得信任的。

——你在 SuperM 是「哥哥 Line」,作為哥哥的你,有什麼想為弟弟們做的嗎?
因為我以前會希望 EXO 的哥哥們能把我當成朋友一樣,所以我也會去這樣對他們,比起說「我是這麼做的」,我更想對他們說的是,雖然我會這樣做,但你們不一定非得這麽做不可。不過真要說有什麼想說的話,應該是先把個人的野心擺在一邊、現在盡情享受作為團體的時光,要有團體才會有個人,自己想做的東西以後再自己做也可以。

——雖然你說沒有野心,但人們對 SuperM 的期待不可能不高的。
我也知道那種期待,如果能得到能賦予意義的成果,那對團體當然也是好事,但以我個人來說,我最希望的是成員們能透過 SuperM 的活動得到與過去活動不一樣的東西,無論是經驗、名譽、友誼或是職涯。

——那你覺得你又正得到些什麼呢?
我和世勳是 EXO 的老么,現在做了哥哥之後,有種我變成了稍微更好的人的心情,和 SuperM 的成員們一起唱歌跳舞雖然也很好,但彼此慢慢變得親近、構築起新的關係這件事對我來說是很有意義的。

——你似乎也越來越熟悉綜藝了。
我明白了以大眾形象被看到時,那些關注也是會延伸到舞台上的,以後如果有機會的話,我上綜藝節目應該更能樂在其中了,雖然無法保證能不能像之前受到注意的《認識的哥哥》那個「內褲」的片段一樣有趣就是了。

——作為 Solo Artist,KAI 所展現出現的音樂會很像你在演唱會上的個人舞台嗎?
我正在準備以舞台為主的各種歌曲,唯一能透露的是,可能和過去讓大家聽到的音樂不太一樣。

——看著〈老虎〉這首歌,覺得 KAI 也很適合這種東洋風、或是很韓國的風格。
身為韓國人,當然也會希望能讓更多人知道我們國家的東西,所以我在平昌冬奧閉幕式上也準備了韓國舞的表演,古典又美麗,充滿力量的一面也很有魅力。

——最近 KAI 發生最「Super」的事情是?
準備 SuperM 正規專輯的每一個過程。啊,還有我的姪子姪女們開始學芭蕾了!姪女現在七歲、姪子現在五歲,雖然姪子在課堂上很害羞,但回到家就很努力練習,看得我津津有味,在我眼裡,已經完全可以當第二個 KAI 了,我是不是太像個姪子傻瓜了。(笑)


〖 TEN 〗


——結束 WayV 的活動之後就緊接著 SuperM 的活動,不會累嗎?
越是這樣我就越去享受,比起在宿舍想東想西,這樣一個接一個會讓我的心情更平靜,不是不好的意思,但我想 SuperM 的成員們全都有一點工作狂體質。(笑)

——那你和 LUCAS 相處的時間真的很長了,和哥哥們也稍微變熟了嗎?
剛開始準備迷你專輯的時候不可避免地還是會有小心翼翼的一面,但隨著美國巡演結束準備正規專輯,我自己的個性也漸漸跑了出來,尤其伯賢哥真的很愛開玩笑,我想之後也會變得更放鬆吧。

——在 SuperM 的實境節目《MTOPIA》也能看得到那個樣子嗎?
其實療癒型的綜藝節目也很難休息,但這次我是真的拍攝得很自在,該說是把我們平常想做的事情都做過了嗎?也可以感受到 KAI 哥的反轉魅力,他會做那種過一段時間才會突然大笑的那種搞笑。

——你們被形容成「Kpop 復仇者」,你對於表演難道沒有壓力嗎?
我個人覺得〈100〉很難,如果說 WayV 和 SuperM 過去的歌都有複合性元素的話,〈100〉基本的編曲則是很簡潔俐落,所以我很煩惱該如何表現才好,一步一步去完成新風格的歌曲,我想這本身就是一個經驗和進修。

——看 SuperM 的《Beyond Live》,會覺得這是一個很夠很好地呈現出 TEN 細膩的表情和動作的方式。
即使如此也還是有可惜的地方,因為《Beyond Live》會在很近距離的各個角度拍攝的關係,所以相對完成得沒那麼好的地方就會很顯眼,我本來就覺得愛自己跟對自己寬容是兩回事,所以我對我想做好的事就很嚴格,我也在試著稍微改掉這點。

——和原本在世界各地活動相比,你是如何接受目前這麼不同的狀況的呢?
我真的很喜歡海外活動,可以感受到每個城市的空氣,但所有情況都變得單純的現在,我會用「準備的時間變得更充分、可以專心練習」的想法來接受,很可惜沒辦法直接把舞台展現出來。

——考量到國籍和能運用多種語言的能力,你在 SuperM 應該也是象徵著文化的多元性的成員吧?TEN 的角色會越來越重要的吧?
我從來沒想過我是有那麼有象徵性的存在,與其說 SuperM 需要我,我更感謝這個找上我的機會,實際上聽到我要加入的時候,我只是很單純地覺得非常開心,本來努力獲得認可時就會想更加努力不是嗎?我想更快地去吸收更多東西,成為更好的 Artist。

——你與泰容曾一起以 NCT U 活動,能再次看到這個組合,是否也能期待兩位不一樣的火花呢?
在 SuperM 《Beyond Live》裡的〈Baby Don't Stop〉是隔了好久才表演的,我們練習時跳了兩三次就能立刻調整好,看到這個就讓我覺得,「果然跟泰容哥一起就很輕鬆」,所以我們兩個也說到想一起拍舞蹈影片或做些其他的,但確認完我們的行程表之後就打消念頭了。(笑)

——如果要請你選出你想商談煩惱的成員的話?
我常常和泰民哥聊天,錄這張專輯的時候也是,「雖然做得很好,但如果這樣做的話會更好」、「現在的這個聲音很新鮮,之後也多運用看看吧!」,他會這樣給我很具體的建議,因為我的經驗比哥哥們少,所以我在提意見方面也很小心,但他會說「因為我們是表演的人,所以要以你能舒服地表現為優先,提出自己的意見也沒關係,只是要有禮貌。」,真的很感謝他。

——成為 TEN 產生力量的原動力是?
最近舉辦了線上簽名會,和 Fan 們聊著天的三分鐘裡,好像可以稍微感受到對方是個怎麼樣的人,那就是我的慰勞,也不能不提我的貓咪們。

——最近你覺得真的很「Super」的東西是?
我們的正規專輯主打歌,因為混合了兩種感覺,有種雙面魅力,我自己很喜歡,編舞也很帥氣。

——一直都很柔軟的 TEN 有沒有絕對無法讓步的東西呢?
嗯⋯⋯無咖啡因的咖啡(笑)。我說完「哥哥們,很抱歉,這杯我得拿去喝了。」然後就拿走了。


〖 LUCAS 〗


——回想起剛知道成為 SuperM 的一員時,你的心情如何呢?
真的嚇了一大跳,因為伯賢哥、泰民哥、KAI 哥真的是我從小開始的「偶像」,我看著哥哥們才有了歌手夢,但現在竟然要一起活動!覺得真的得努力才行。

——之前迷你專輯的活動有什麼樣的回憶嗎?每件事應該都是新的挑戰吧。
一開始練習的時候真的很緊張,因為我出道沒多久、經驗也不多,看著哥哥們學到了很多,也有成長很多的感覺,現在就比較可以享受其中了,「想表現得很帥氣」的心情。

——說是很緊張,但看當時活動的影片裡,你是笑得最多、最開心的那個。
我本來的個性就是這樣(笑),因為哥哥們都很照顧我才能這樣,雖然前後輩的文化很常見,但在 SuperM 裡,我就算照我的風格自由地做,哥哥們也都很能接受。

——在已經公開的《Super One》曲目表中,你個人最喜歡的歌曲是?
〈Wish you were here〉,現在很多人都因為疫情很辛苦,這首歌是帶有希望感覺的歌曲,所以我很喜歡。

——你透過全球選秀進入了 SM,以 NCT 出道,並以 WayV 在中國活動,又以 SuperM 進軍美國,真是很國際性的過程呢。
首先要感謝養育我的父母,不單指外貌的部分(笑),除了不要做不好的事之外,他們一直都很鼓勵我去做我想做的,我能走到這裡都是因為我內在的自信感,我覺得只要用真心努力的話,人們都會了解的,所以我得更努力才行。

——據說你在 WayV 的《Beyond Live》上,被 Fan 們的加油而感動落淚,當時又是怎樣的心情呢?
WayV 在去年出道,到目前還沒有做過很大型的舞台,能和全世界的 Fan 們也很不容易,雖然準備的過程很辛苦,但真的是一次很難忘的經驗。Fan 們「加油」、「小心」等等一字一句都感受得到真心,能感受到 Fan 們真的很喜愛我們啊。

——無論何時何地,LUCAS 最 LUCAS 的特色是什麼呢?
開朗的能量!希望不管是誰看到我都會收到好心情,雖然就一個剛開始的立場而言說這話要小心,但「偶像」並不是一個簡單的職業,雖然也需要音樂上的能力,但我必須要把我這個人的所有、甚至我的心,都展現出來才行,NCT、WayV、SuperM,我在每個團體活動時的角色都不太一樣,但相同的都是「開朗的 LUCAS」,我也會儘可能去展現出真正的 LUCAS。

——讓這樣的 LUCAS 感到害怕,或讓心變得軟弱的是什麼呢?
Lonely,只要獨處我就會陷進一些沒必要的想法,心情就會很低落,所以我身邊一定要有成員們才行,尤其 WayV 成員們就和我的家人沒兩樣,是最了解我、理解我的存在,如果一起笑著聊天的話就能紓解我的壓力,總是會有人幫助我,而且我還有 Fan 們,所以沒關係。

——以後絕對不想失去的心是?
初衷,我相信那真的很重要,雖然我出道還沒有很久,但又忙又累的時候很容易會忘掉。

——不論作為歌手的目標,你在二十代結束前想挑戰的事情是?
雖然還沒有真的學過,但我想嘗試演戲,之前和 SuperM 成員們一起拍實境節目的時候,有個能稍微演戲的機會,真的很棒!陷到角色裡、表現出我感受到的情感,真的非常有趣,因為我平常就很喜歡研究人們是怎麼想的,所以我想我應該滿適合演戲的。

——最近 LUCAS 發生最「Super」的事情是?
最近我在學拳擊,真的很有趣!我很喜歡運動,也很喜歡看運動的影片,運動選手們的體育精神真的很帥氣。




                                
► translated by cyl.
► 本文翻譯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全文或部分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