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23å¹´10月號《Esquire》雜誌 - 徐玄

By 下午6:29 , , , ,

https://www.esquirekorea.co.kr/article/80732
https://www.esquirekorea.co.kr/article/80793
[Ediotor=Kim Hyun Yoo]




——我三年前剛來《Esquire》雜誌面試的時候,被問到如果有機會拍名人畫報的話想要拍誰,那陣子剛好《私生活》剛開播沒多久,我就回答說想讓徐玄和高庚杓兩人在板橋咖啡街拍攝雙人畫報。
真的嗎?(笑),啊,那可真是有緣啊!當時我跟高庚杓還被大家稱為「板橋夫婦」呢,如果真的拍成的話一定會很有趣。

——這是妳睽違三年登上《Esquire》雜誌,這段時間妳是怎麼過的呢?
努力忙著拍一部又一部的戲劇作品,從《魔咒的戀人》、《解禁男女》,到即將播出的《盜賊之歌》,還有尚未上映的電影《神聖之夜/거룩한 ë°¤》與《尋找王/거룩한 ë°¤》,連續拍了五部作品。

——三年內竟然拍了五部,而且妳去年也有少女時代活動不是嗎?
是啊,在拍攝之餘還完成了十五週年專輯的活動,真的是過得非常充實。(笑)

——天哪,妳中間有稍微休息嗎?
最近期一次拍攝在三週前殺青了,所以這段時間有稍微休息了一下,跟爸媽一起去了國內旅行,聽說加坪那邊的寵物別墅設置得很棒,所以這次主要不是為了人、而是配合我們家狗狗 Bobo 的旅行(笑),走訪寵物餐廳和寵物咖啡店,跟家人們一起度過了療癒的時光。

——最近去旅行時最重要的就是屬於「即興型」或「計劃型」,徐玄是哪一種呢?
我是個完全的計劃型,但我沒有什麼強迫症,算是有點享受即興的計劃型,我不會擬定太瑣碎的計劃,例如決定要去加坪之後,就會先打聽好能帶狗狗去的一些地方,大概就這程度而已,不是那種精確到幾點一定要抵達哪裡的計劃,那樣會產生強迫感,其實以前不只是旅行,我覺得很多事情都必須要照著定下來的走,但我現在放下了許多。

——是因為妳從學生時期就當了藝人嗎?
我想是有影響的,過去的我從來不會回頭去思考我這個人喜歡什麼、做什麼才會幸福、有著什麼樣的個性,只是面向前方不停地跑,只要待在家就會感到不安,甚至會覺得自己在浪費時間很悲哀,要說這種強迫感到什麼程度,我在少女時代活動的時期從來沒有被鬧鐘叫醒過,我總是會在鬧鐘響之前就突然驚醒立刻跳起來,一直繃緊著神經,連覺也沒辦法好好睡,只要躺下準備入睡,我的腦子就會充滿「明天還要工作不能遲到」的思緒,還會夢到自己遲到搞砸通告或是一直在趕時間,因為常常發生鬧鐘都還沒響就自己驚醒的事,所以姊姊們以前還會叫我木乃伊。(笑)

——是有什麼契機讓妳放下這樣的強迫感嗎?
倒也不是有個特定的契機,因為還沒成年就出道,當時的我認為只要誠實地努力就是能守護自己的方法,但在某個瞬間,積累下來的生活突然讓我感到很吃力,在緊湊的一天結束之後,我捫心自問「我幸福嗎?」,而答案是連我自己也不明白,我意識到像跑馬燈一樣活著並不是人生的全部,有起就有伏,再忙也一定要休息,「抽空再填滿」的過程本該一直重覆才能有所進步,但我只是不斷想要填滿而已,因此我就挑戰去慢慢做一些改變,不設鬧鐘,下定決心「不到八點我絕對不起床」,醒了也不要立刻跳起,而是慢吞吞地爬起來,雖然花了滿長的時間,但後來有慢慢好轉,現在會被鬧鐘叫醒了,然後慢慢東摸摸西摸摸才起床。(笑)

——妳現在看起來很幸福。
放下了強迫感之後,會對自己產生更多信任,過去的我並不相信自己,所以會激烈地懲罰自己,這樣不行、那樣不對,不停用這些話把自己關起來,現在我就算不對自己踩煞車,我也知道自己是一個可以做到的人,更明白無論在什麼狀況下我都已經可以好好照顧、保護自己,所以稍微放下一些也沒關係,當我領悟到這件事後確實變得更幸福,我經常覺得自己是此時此刻最幸福的人。

——從即興型和計畫型聊著聊著就跑到有點認真的話題了呢(笑),一直到幾年前,都還是會聽到有人說「因為老么的形象很強烈,所以不能讓妳去演吻戲」。
即使我過了二十代中半,老么的形象都還是很強烈,當時連姊姊們都會「不能把我們老么交給任何人,絕對不行,不准在音樂劇裡接吻!」這麼說(笑),現在就不會講這些話了,我想就是隨著年齡增加而自然有了成長,現在都已經三十幾歲了,還會這樣說的話才有問題吧?(笑)

——徐玄也是花了很大的努力才擺脫老么形象展現出成長,不只在單元劇《你好德古拉》中飾演同性戀者,還演了以性方面取向為主題的電影《解禁男女》,《私生活》中也當了詐欺犯,這些都是女團出身的人很難輕易擔綱起的角色。
每次遇到新的作品,我通常都不會有什麼抗拒感,藝人就是要讓大家看到的職業嘛,我當然沒辦法把我的一切都給大家看,大眾也是看到了比較單一的樣貌來建立起對我的印象,老么形象也是其中之一。其實我以前也會很納悶,明明我也有別於模範生老么的一面,為什麼都只把我想成那樣呢?但仔細想想好像也無可厚非,因為也不是二十四小時朝夕相處,我又怎麼能把我所有的樣子都讓大家看到呢?這時所感受到就不是悶氣了,我判斷更好的應該是由我自己公開其他的面貌,來讓我的形象有所改變,演出破格的角色反而能成為優點。我也確實是偏好直球的類型,一次讓大家看到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的樣子也更符合我的個性。

——原來是因為妳喜歡直球,所以沒有慢慢從模範生老么的角色轉型,而是突然變詐欺犯之後又成為新手 BDSM 玩家了啊。(笑)
沒錯(笑),也多虧演出了多樣的角色,我看人的眼界也變得更開闊了,角色跟我是不同的人嘛,接觸作品之後,我就會去思考「她為什麼會成為這樣的人呢?」,角色跟我生活的環境天差地遠,如果是我在這種環境裡成長的話,又會長成什麼樣的人呢?我逐漸開始把觸角往外延展。其實有很多人物都是透過這些作品才讓我得以理解,在接觸之前都會覺得這種角色好像很難懂,但實際面對劇本打開看完之後,其實沒有什麼人物是無法理解的,當然,要是角色本身是很沒道德或很無知的話,就稍微另當別論就是了。(笑)

——妳截至目前演過的角色的年齡區間也很寬,雖然身為一個演員,能演出各種年齡層的角色肯定是優點,但演出與本人年齡不符的角色也可能變成一種缺點,妳是怎麼想的呢?
正因我有著老么的形象,我才能把它當成優點演出不同年齡層的角色,《魔咒的戀人》其實也是從高中時期開始演起的,老實講我也有想過「這樣真的可以嗎?憑良心根本不是高中生啊?」(笑),但能演出不同的角色本身仍然讓人感激,而且我也不是只回去演年輕的角色,所以我並不覺得那是一種缺點,我也會收到跟我年齡相仿的三十歲中半,或是育有孩子的母親角色,我反而覺得大家能不拘於年紀、不帶偏見地看待我才是十分值得感謝的事情。

——作品完結之後,妳能好好地離開角色嗎?
會完全馬上分開,掰掰~(笑),因為表演沒有正確答案,每個演員應該都會有各種方式,以我來說,我在投入拍攝前會對角色做非常多的研究與思考,我覺得進入作品之後就要成為角色好好玩一場,同樣的,只要一結束就要立刻抽離,因為我必須準備去接受其他角色。在準備作品時要努力沈浸其中,一結束就要立刻抽出來,這是我的原則。

——妳把角色和徐玄澈底分開呢。
假設入戲太深、不再是徐朱玄這個人,當角色的個性變得過度強烈時就不再是表演,而是成為了現實。我認為我是能在自己核心紮得很穩的人,所以我不想硬把角色留在我的身體裡,我既不想經歷那種混亂,也覺得這樣對精神健康比較好,因為工作是工作,我是我。

——在拍攝作品的過程中應當要進入角色到很深,完全跟自己的生活分離難道不會很難嗎?
剛開始接觸角色時不能從他的內部切入,而是要從外部環境開始慢慢觀察才有可能做到,我接近角色的方式並不是進入人物、用他的眼睛來觀察這個世界,而是以觀察者的視角來拆解這個人,甚至在片場的時候,我也會盡量維持徐朱玄的身分,而不是那個角色,當攝影機在運轉時,我會專注呈現我為角色準備出的樣子,但之後就會回到我自己,其實常常一整天裡拍完開心的戲之後又要拍悲傷的戲,如果一直維持某一種情緒,就會影響到下一場戲,所以我才會更盡力以理性來思考。儘管我畢竟是人,沒辦法隨心所欲切換開關,但我會盡我所能努力去做,在鏡頭前時暗自告訴自己「我現在打開角色的開關了」,在拍攝結束之後則是「結束,收拾乾淨,來去下一場戲吧!」。(笑)

——原來是因為這樣妳才能在拍戲的同時進行少女時代的活動呀。
演著其他角色的同時能順利進行少女時代的活動,我想應該是因為我個性的關係吧,或許您會覺得我的身體會因為行程忙碌而吃不消,但其實進行少女時代的活動真的讓我獲得非常棒的能量,一點都不辛苦,無論什麼工作都一樣,身體和心靈方面都保持健康的人能夠做出好的成果,演員也不例外,以充滿著從少女時代活動得到滿滿腦內啡(Endorphin)的狀態下進入片場,我才能幸福地投入、得到很棒的成品。

——而且成員們之間的火花本來就很棒。
我們從還不懂事的時期一起一路走到現在,現在除了「命運」之外應該找不到別的詞足以形容這樣的關係,少女時代是我人生中最燦爛的一部份,能共享那段時光的一切的足足有七個人,這真的是很大的力量,不是都說如果老黏在一起就會不懂彼此的珍貴嗎?以前我們其實也會吵架或鬧彆扭,很多時候也會覺得「姊姊們都不懂我的心情,好煩!」(笑),但現在的我們都很愛惜彼此,擁有超越了一般友誼的關係。

——最近秀英在訪問中提到,就算大家在各自做不同的活動,心中也都一直有著「我是少女時代哪」的心情。
真的是這樣,就算彼此鬧脾氣的時候會說「吼討厭!」,但如果有我們以外的人講少女時代的什麼,我們也都會同一個鼻孔出氣地說「不准你說少女時代的壞話!」(笑),就像一顆不可或缺的心臟,平常雖不會特別意識到,但停下來就會出大事。

——妳又是怎麼看「偶像出身」這個標籤的呢?
很自豪,雖然我現在從事演員工作,但我很驕傲我曾經是一個偶像,儘管並不容易,也有過很辛苦的時光,但我因此學到了很多,十幾年來也讓我成為一個堅定的大人。舉個簡單的例子來說,現在的我去到哪個片場都不會感到緊張,我認為這是因為我透過各式各樣的經驗累積了一定的內功,如果我沒有那段偶像經歷,我一定沒辦法像現在這樣能堅毅地處理難關。人都是經歷著辛苦而成長的,多虧有過那些足以讓我的內心變得堅強的事情,才能有現在的我,我個人認為活著最重要的就是內在的力量,無論是工作、人際關係、又或是要維持體力的事,都必須要由內在的力量支撐,才能不受動搖地將它們完成,透過偶像活動讓我能建立穩固的內在,這是人生不可多得的寶貴經驗。

——《盜賊之歌》即將上檔,徐玄飾演的南熙信是怎樣的角色呢?
是一個生命的重量非常重的人,背景是 1920 年代,活在當時的每個人都各有傷痛,南熙信更是有著莫大的掙扎,她的父母是親日派,但她也不是自願生來就是親日派的女兒,儘管她大可做為親日派輕輕鬆鬆活著,不過南熙信選擇走上獨立運動這條路,這是沒有巨大的勇氣很難做出的選擇,可能現在立刻就會死,而且就算死了也不代表就能夠獨立,再加上該如何面對即使是親日派、也還是自己愛著的父母⋯⋯明知困難卻仍然奮不顧身,南熙信跟隨著她的使命感和價值觀而活,因為她深信平等而自由的世界終會來到,那個時代的女性能身體力行的事情並不多,即使每一刻都面臨極限,她也不會屈服,是一個不斷努力活下去的人物。

——《盜賊之歌》是西部片風格,也就是所謂的「Macaroni Western」類型,因為是韓國很難看到的類型,準備過程應該也不簡單吧。
有很多要費心思的地方,但我不是負責動作戲的角色,像金南佶就很辛苦呢,大家在這部戲裡可以看到俐落的動作場面,而且不只打鬥,在故事面也有大感痛快的地方,雖然是以史實為基礎,但還是放入了一些想像,看到拍攝的一個個片段集結在一起之後,內心真的感到很澎湃,我想觀眾們應該也會感受到類似的情感吧,想趕快讓大家看到。

——南熙信不僅是百年以前的人,我們也都沒有經歷過那個時代,要建立起這個角色肯定不容易吧。
我去找了很多歷史脈絡的資料,我必須清楚她處於什麼樣的環境,才能如實地把南熙信的行動和選擇演出來,我花了不少時間在累積背景知識,也會看當時留下來的影像來研究當時女性的樣貌。

——如果要請徐玄選出自己和南熙信的共通點和不同之處?
首先嘛⋯⋯很固執(笑),有自己確信的事、擁有內在力量的地方很像,不同的點在於,我對打戲其實很有野心,但因為角色有既定設定,所以我必須按耐住我體內的動作本能,我覺得像騎著馬開槍這種動作我應該能表現得不錯,我可是有以少女時代活動鍛鍊下來的時光呢。假如我活在那個時代,又做了和南熙信同樣的選擇的話,我想我應該會更常運用我的肢體。(笑)

——在妳還沒有嘗試過的風格中,妳想挑戰看看的類型或角色是什麼呢?
我想挑戰認真的動作戲,也想嘗試標準的愛情喜劇或正統愛情劇。至於角色嘛⋯⋯就算沒什麼太特別的地方,我也想演出同齡女性們能有共鳴的角色,只過著自己生活的某個女子,我覺得我最擅長表現的就是這種,符合我現在年齡的角色。

——今年是妳出道的第十六年,跟年資比起來,妳真的從來沒有過什麼爭議呢。
很奇特吧?(笑),我覺得我做得很好,其實以前我也不會這麼想,每一天的強迫感都很,只用「要解決眼前的事」的想法撐著,「我今天真的要把歌唱好」、「我今天要把舞台做好」、「我不能落人口實」,完全就只想著這些。

——所以姊姊們才會說妳像木乃伊吧。(笑)
沒錯(笑),隨著漸漸成長,我也開始想改掉那種個性,我想消滅自己討厭的樣子、也想消滅會耗損自己的壞習慣,但人沒辦法說變就變,所以我下定決心每天要稍作變化,然後慢慢做出改變,我想要變成我會喜歡的自己、變成更好的樣子,就像我前面提到的,因為我喜歡直球風格,所以我毫無猶豫、立刻就開始努力想改變,集結起這些時刻,才會有現在的我。

——現在的徐玄是以哪種程度在改善過去厭惡的事情呢?
當然不是全部,我現在也還是有自己不喜歡的樣子,但跟以前比還是少了很多,也比過去更珍愛自己,現在很多事對我來說都變得無所謂了,對自己的信任也很強烈。就算吃一些垃圾食物我也有信心自己能再忌口,就算好幾天不運動我也有信心能重新開始,因為那都是我已經做過的事情,現在的我很感謝以前的自己,因為當時有那麼嚴格生活過,現在的我才能夠安心、幸福地活著。

——如果要為徐玄的生涯評分的話,妳想給幾分呢?
好難喔(笑),五顆星滿分的話給三顆星好了。

——不是五顆星嗎?(笑)
我內心是想打五顆星的(笑),給三顆不是因為覺得「妳做得太棒了!」,而是出於「妳已經做得夠好了,所以能夠做得更好」的心情,其實我也有不足的一面,演戲越演就會越覺得真的好難,但還是不能把自己評價得太渺小,所以基於一直以來的努力,也相信未來會做得更好,我給自己三顆星。

——但不要為了提高分數又再變成木乃伊了哪。
絕對不會有這種事發生的!(笑)




                                
► translated by cyl.
► 本文翻譯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全文或部分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