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23å¹´8月號《ELLE》雜誌 - 秀英

By 下午5:41 , , , ,

不斷成長的崔秀榮
https://www.elle.co.kr/article/79279
[Editor= Jeong Si Woo]




——《陌生人/남남》不久後就要播出了呢。
好久沒有這麼期盼我自己的作品了,我通常都很乾脆地跟殺青的作品道別,但這次的《陌生人》不太一樣,希望能有很多人觀賞關於母女間的故事與女性的敘事。

——妳之前在《 ELLE 》的訪談裡也曾說過,「哪怕劇本有趣,如果只是個被消費的女性角色的話,我也不會被吸引」,我想《陌生人》應該就是再符合不過的作品了吧。
沒錯,韓國並沒有太多以母女為主角的電視劇對吧?《陌生人》這部戲以喜劇來大幅降低觀看的門檻,又能以動人心弦的故事來引發共鳴,透過未婚媽媽、女兒以及各種環繞著她們的關係,以充滿魅力的方式來讓人對「家庭的新型態」產生共鳴,「什麼才是正常的家庭呢?」、「主流是什麼,非主流又是什麼?」,我認為這是一部不斷拋出問題的作品。

——妳是如何分析女兒「鎮熙」這個角色的呢?因為有些地方跟原著有點不同,感覺妳應該很苦惱。
剛聽說要和(田)惠珍姐姐合作的時候,我一直在想「該走什麼風格才能看起來更像女兒呢?」,但我很快就反省了自己,因為我突然明白,「努力要看起來像女兒」這件事本身就不符作品的調性,因此我後來都專注去思考,在恩美這麼酷又這麼潮的媽媽扶養下長大的小孩會是什麼樣子,雖然她是個放到哪都毫不遜色的坦率女性,但了解後會發現其實有點瘋?(笑),我也有嘗試去演繹出「不愧是恩美的女兒」這一點。

——聽說妳是演員田惠珍的 Fan ?
我選擇這部作品有八成都是因為可以和田惠珍前輩合作,能跟崇拜的演員共演,而且竟然不單只是職場同事或姐姐,甚至是母女的關係,這該是多大的幸運啊,如果設定不是「高中時生下女兒」就不可能有這種組合,和前輩在片場的每一刻都像在作夢一樣。

——從 Greta Gerwig 的《淑女鳥/Lady Bird》到楊紫瓊的《媽的多重宇宙/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等等,在描寫母女關係的電影或電視劇中,妳有沒有其他印象深刻的作品呢?
電視劇《我親愛的朋友們/Dear My Friends》裡高斗心前輩與高賢廷前輩的母女故事;《 Live 》裡鄭有美前輩和有恐慌症母親之間的對話等等,我很喜歡盧熙京編劇描寫母女的故事。另外,雖然不是母女的故事,但我也想提描寫母子關係的《絕望者之歌/Hillbilly Elegy》。

——是 Ron Howard 導演的作品呢。
是的,父母輩把欠缺的東西傳到了下一代,兩代一起克服向前走的過程對我來說就像是一部成長劇。我想我們也沒有相差太多,我們爺爺奶奶那輩經歷過戰爭,所以我們的父母們便原原本本地懷著戰爭創傷成長,到了我們父母那一代則經歷過金融危機的打擊,我這一輩也被放在那個磁場裡,所有的不安和欠缺都會隨著世代延續,我自己也不例外,我的父母經歷過這種過程,我也在盡力成為乖女兒的同時,很努力將它視為一種成長痛,這部作品裡融合了這一點,讓我深有共鳴。

——噢,妳是很認真鑑賞作品的人呢。
我很喜歡原著小說,翻拍成電影之後也是一部很棒的作品。

——其實單就出道來看,妳在少女時代和演員生涯幾乎算同個時期出道,只是中間演戲停了稍微久了一點,作為演員,妳是從何時才能在片場感到自在、有自信的呢?
最近兩年吧,其實我花了很久的時間才能感受到為什麼別人會說片場是「失敗的場域」,甚至再進一步去接受「所以我在這裡失敗也沒關係」,因為我一直想要做得很完美,我很清楚外界是用什麼眼光看待偶像出身的演員,所以我會有絕對要比任何人做得更好的強迫症。有次我去參加試鏡,選角導演曾經這麼對我說,「妳明明做得很好,卻像是一個害怕自己做不好的人」,一聽到我整個人就起雞皮疙瘩……

——完全說到重點了啊。
我總是很害怕自己做不好,這樣的心態甚至曾經讓我過度在意別人會不會說些什麼,反倒沒辦法專注在表演上,總是很不安、總是在看人臉色,明明根本沒人在意,卻一個人在那邊充滿被害意識,無法感到自在,彷彿做了一段把多餘的能量浪費在某個地方的訓練一樣,後來我就下定決心,「接受被討厭吧!」、「被罵就被罵吧!」或是「就算我的不足傳進周遭人的耳裡也大膽一點去做吧!」,這樣轉念大概已經有兩年的時間了。在經過《說出你的願望/당신이 소원을 말하면》、《請發送粉絲信/팬레터를 보내주세요》幾部作品之後,我也稍微有了一些自信,《陌生人》應該就是建立在這一點上拍攝的作品。

——雖然妳剛說自己有所不足,但妳在舞蹈、跳舞、主持、演戲等方面都多才多藝,這是從哪裡來的 DNA 呢?
我媽媽曾經做過音樂,爸爸的口才也很好,那應該是少女時代的 DNA 吧!我最近覺得,我在 20 代時懵懵懂懂累積起的經驗似乎自然地成為了我體內的一部份,所以現在就算要我主持、上綜藝或是在舞台上表演,過去經驗過的那些會讓我的身體自動地動起來。其實過去我也曾經想過,如果沒有做這份工作,我是否就不會錯過同齡的人會感受到的情感呢?雖然也不是沒有這種部分,但我現在明白了,此刻的我正在學習只屬於我的經驗與情感,我覺得三十代正是一個運用過去經驗而不斷成長的時期。

——真是優秀的體悟啊。
以前我絕對說不出這種話,因為沒有自信,但現在的我開始會去接受失敗,所以就隨便講了。(笑)

——這讓我想到妳在 2022 å¹´ MBC 演技大獎領獎時,鏡頭帶到觀眾席的潤娥,妳就即興脫口而出說「潤娥啊,就是現在,妳要哭一下啊」,這段也形成了話題。
哈哈,沒錯。在以前,偶像任何一句話都會被用嚴格的標準評斷,現在大眾喜好變得更廣泛,大家也會接受比較多元的東西。

——因為妳是年初出生,所以也被稱作少女時代的「祖譜破壞者」對吧?隨著現在年齡都改用實歲,過去的算法都會步入歷史,妳有什麼特別的心情嗎?(*譯註:1990 å¹´ 2 月生的秀英與 1989 年生的成員們以同齡朋友相處,因此同為 1990 年生的潤娥會叫秀英「姐姐」)
那現在是改成同年不同屆的潤娥也不用叫我姐姐了嗎?1989 年出生的成員們就成為我的姐姐了?嗯…我想就算改成實歲制,我們之間的稱謂應該也不會有所改變,但小了一歲感覺還不錯呢。

——妳很早就投入社會生活,應該也經歷過許許多多的人際關係,在這個過程中,什麼樣的人能取得妳的信賴呢?
始終如一的人,我會信任有自己的信念和標準的人,喜好這種東西可能常常會變,但我認為信念是不會輕易被動搖的。

——那妳認為自己是個有信念的人嗎?
因為太過一致所以有點無聊的人(笑)。要偶爾有點叛逆才會有「不知道她會往哪跑」的魅力對吧?但我做不到這樣。

——始終如一的秀英又有著什麼樣的信條?
最近經常想起「Failing Forward」這句話,失敗也要向前進。過去我的個性很優柔寡斷,也有許多擔憂和不安。但現在就算是不好的,無論別人說什麼,我都打算持續前進。

——拍攝《陌生人》應該會讓妳對家庭產生很多的思考,妳認為家人也是他人嗎?
家人絕對是他人、是別人,當然指的不是負面意義的別人,而是在這世界上最需要考慮、最需要謹慎而且最需要照顧的他人。以前的我其實正好相反,好像更忙著關照家人以外的人,我在二十歲中期開始從家裡搬出來自己住,才讓我對家人重新有所思考,最需要有禮對待的人應該要是家人才對。

——我也很有感呢,很多人都會以親近為藉口,對家人才最沒有禮貌。
對,所以這才是問題哪。

——這是最後一題了,33 歲的秀英現在正站在哪裡呢?
應該是站在起跑線吧,該說感覺像是飽滿的「零」一樣嗎?我想現在是我在能最有主體性也最主觀的同時,還能訓練澈底客觀地看待自己的心態的時期,是這種意義上的「零」,飽滿紮實的!



                                
► translated by cyl.
► 本文翻譯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全文或部分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