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2023å¹´4月號《Esquire》雜誌 - 在玹

By 晚上10:29 , , , ,

https://www.esquirekorea.co.kr/article/75859
https://www.esquirekorea.co.kr/article/75872
[Editor=Park Se Hee]




——今天的拍攝感覺如何呢?
很幸福,或許也是因為好段時間沒有拍攝畫報,很有趣也很幸福。

——在玹成為 PRADA 代言人之後,Fan 們都非常開心呢。
為什麼呢?

——說是你本來就已經是王子,但現在變得更像王子了。
最近時常對周遭幫助我的人們覺得感謝,我想我能成為 PRADA 代言人的本身也是因為有 Fan 們的力量吧,這不是我獨力完成的事情,一個人能做的努力有限,我正深切地感受到自己是需要來自無數人的力量來幫助我跨越那個界限的。

——沒錯,拍攝畫報也是睽違已久了對吧?應該是之前《 ELLE 》雜誌後的第一次。
有超過半年了吧。

——其實不只是 Fan 們,就連我也會覺得 PRADA 西服特有的剪裁和質感真的和在玹很搭,從臉、身形到膚色等等,全部都很適合。
成為代言人後,我去米蘭欣賞 PRADA 時裝秀時就穿了 PRADA 的西裝,款式經典的同時,又能在細節裡感受到現代感,坦白說這點和我很合拍,我也覺得很有趣。

——你看完那次的秀也說過「時尚、舞台藝術與音樂全都是連結在一起的」這番話對吧?
從很久之前開始我就會這麼想,雖然不是看完 PRADA 時裝秀才突然浮現的念頭,但看完那次的秀使我更加確信這一點。模特兒們走秀時所散發的能量,還有蔓延在伸展台這個舞台的音樂,我覺得這些東西真的都是連結在一起的,和我作為藝人站在舞台上的時候有類似的感覺。

——NCT 127 也是曾在蠶室主競技場開過演唱會的團體對吧?因為你比任何人都清楚為了一場 Arena 規模的演出必須有效地串連起上百位工作人員投入其中,所以在時裝秀舞台上你應該也能看到更多的東西吧。
也是,但該怎麼說呢,看到模特兒們散發出的能量,使我覺得那也是表演的一種,真的和舞台藝術緊密地連結在一起。

——另一方面,在玹也以簡約的私服時尚聞名,有沒有什麼秘訣呢?
我認為時尚是個人取向的問題,取向是很重要的,以我來說,我每天想穿的風格其實一直在變,但要是把一直在改變的樣子集結在一起整體來看的話,好像又都同屬於某一種脈絡的感覺。

——原來「取向的脈絡、有脈絡的取向」是最重要的哪,真是耐人尋味呢。就算像是隨便穿,但看到某一個單品,一下就能知道是否有進到自己的脈絡裡面。
沒錯,所以(取向這種東西)才很有趣。

——剛有稍微提到奧運主競技場的話題,你也算是實現了每個藝人究極的夢想舞台,能在如此偌大的場地動員兩天觀眾的偶像團體,就算追溯起過去也是為數不多的。
那場演唱會時⋯⋯心情真的好到彷彿超越了我所有的想像,我甚至能很清楚地回想起感受到那種好心情的每個時刻。

——是什麼樣的瞬間呢?
唱〈波光〉這首歌的時候,因為主競技場不是沒有屋頂嘛,會感受到從天空吹來的夜風,Fan 們用手機打開了跑馬燈的 app(譯註:其實只是開了手電筒餒)揮舞著,搖曳的燈光就如海面上的漣漪(歌名〈波光〉)一樣。「竟然能在這種地方開演唱會,真是太好了哪。得要感謝 Fan 們,也要謝謝我們每個成員。」這些想法閃過了我的腦海,強烈地感受到了那份實感,那一刻的記憶真的很強烈地刻在了我的腦中。




——你知道嗎?NCT 127 那場演唱會是蠶室綜合運動場改建成巨蛋之前的最後一場演出。
對,我有聽說這件事,之後就要加蓋了。

——那場演唱會在各方面來說應該都很特別,也是隔了真的很久才舉辦可以大合唱的演唱會對吧?
是啊,雖然疫情後在韓國也有開過巡演,但那時候沒辦法大合唱,睽違了大概兩、三年吧。

——相隔許久聽到 Fan 們宏亮的聲音時,感覺又是如何呢?
覺得「啊、這才是演唱會的醍醐味啊」,也有「沒錯,演唱會本來就該這樣才對!」的想法。真的就像字面上說的那樣,覺得產生了更多的力量,與 Fan 們似乎也連結得更緊密了一些。

——你有哭嗎?疫情之後第一場演唱會時好像大家都有哭。
當然有成員哭了,但我好像沒有流眼淚,也有可能是因為吹來的風讓人心情很好,本來要流出來的淚水就又縮回去了。

——最近你們也從東南亞、北美一路跑到了南美。
跑完這次的南美巡演,確實讓我感受到這世界真的很寬闊、廣大無比,我能做的事情還有很多很多。

——看你的 Instagram 貼文,你好像完全陷入了南美的氛圍裡。
觀眾們散發出的能量真的火熱得難以言傳,連我都能搭上那股能量的程度,舞跟著一起跳、歌也跟著唱,那份熱情真的太棒了。我本來就規劃這次南美巡演時一定要留下每個去過的地方的照片,所以也就把的每個去過的城市的照片也都上傳到了 Instagram 上。

——短期的巡演可以看到那個地方觀眾的特色,應該也很有趣吧。
沒錯,每個地方都有它特有的氛圍,例如日本的觀眾就能感受到他們非常認真在傾聽我們唱的歌,唱完一首歌就會為我們鼓掌。相反的,南美那邊的觀眾就喜歡跟著我們一起唱歌和跳舞。

——外國 Fan 們一起跟著唱韓文歌感覺會非常可愛。
(笑)有發生過這樣的插曲,我們的韓文歌曲裡有幾首是會用不同國家的語言來唱的版本,例如去到英語系國家的時候,我們本來會準備要唱英文版,但觀眾們都把韓文歌詞背了下來,會用韓文來跟著唱,這種時候就會覺得「啊,原來真的是可以用音樂來彼此相通啊。」

——像舊金山、洛杉磯這些城市是觀光時常會去的地方,電影裡也會經常出現,當然這次巡演去的休士頓、亞特蘭大和芝加哥也都是很大的都市,但你會覺得相對比較陌生嗎?
亞特蘭大是我們前一次美洲巡演時也去過的地方,而且芝加哥更是成員 JOHNNY 成長的地方,所以我覺得滿自在的,反而很熟悉。

——我也很好奇這個,你旅行時是會享受陌生的類型嗎?還是在陌生的地方會有點害怕的類型呢?
我從小就真的很喜歡冒險或充滿刺激的事情,雖然隨著年齡增長,喜歡的程度有稍微降低一點點就是了。

——這次巡演裡的〈 Lost 〉也造成了話題,在玹的 Fan 們都提到了這個。
真的嗎?

——真的,我事前問了幾位在玹的 Fan,大家不約而同都提到了〈Lost〉的話題。
這首歌是我以前有點「深沈(Deep)」感覺的時候,和作曲家 minGtion 一起寫的歌,minGtion 用鋼琴來回彈了一些和弦,我在那上面加了歌詞,然後一起編寫旋律製作,我想要分享寫這首歌當時的深沈心情、對某種東西深深的思念還有我自己的故事,所以在巡演時有 Solo 表演的機會,我就唱了這首歌。

——和弦的進行跟韓式感性的歌曲很不一樣,旋律也很難呢。
就像每個人都有時尚偏好一樣,旋律方面好像也存在著取向,每個人會聽他自己喜歡的歌再去練習試著唱,我想應該就是那個吧。

——但那是哪種思念呢?如果只看歌詞,會覺得可能是人、也可能是對過去時光的思念。
我覺得並不是去回想某個特定的什麼,但我在寫這首歌的時候,是抱著希望聽到的人能像畫畫一樣、在腦海裡描繪出些東西的想法,所以舞台也設計得像是我的房間,房間裡有一張床,窗戶的另一邊好像能看見什麼,我想在表演上用這樣的景象去傳達「思念」這份情感,可能使某個人想起自己深愛過的寵物,對另一個人來說,也有可能讓他想起愛過的某個人。

——這麼說我就能理解了,原來在「殘留餘溫的香氣」、「空位」等歌詞出現的意象並不是思念的對象,而是要將思念這份情感具象化呀!這些很適合在玹溫暖的嗓音呢,你應該常常聽到別人說你的嗓音溫暖吧?
確實有些 Fan 們會說我的聲音很溫暖。(笑)

——泛音也非常豐富呢。
喔!一起工作的人裡也有人提到過我聲音裡的泛音,以前的時候。

——我在想,如果是這樣的嗓音,根據不同的唱法與不同的歌曲魅力,應該可以發出各種不同的聲音吧,就像是排氣量很高的車子一樣。
我有思考過這些,您能提到這點讓我覺得很不可思議。過去我也這樣煩惱過,因為發聲方法有很多種,無論是鋒利的搖滾發聲,或是藍調歌手們技巧細膩的發聲等等,但我其實真心很喜歡我的聲音,所以並不想要特意去改變。

——稍微參與 Rap 的部分也很受歡迎。
其實我當練習生時也會寫 Rap,在評價會或有機會的時候也有表演過,雖然投注的力氣不像唱歌一樣,有認真地持續每天都練習,但確實是從練習生時期開始就一直有在做的。

——該怎麼說呢,很穩定的感覺,也有一些 Fan 會希望你本格地稍微做點 Rap 吧。
有些情感是歌曲更能表現,有些則是用 Rap 才能表現的故事,更重要的是我究竟要表現的是什麼,所以現在的我念 Rap 的同時也在唱歌、唱歌的同時也會 Rap,我不想刻意去區分。

——你的意思是比起素材和手段,主題才是更重要的。
是的,因為歌也能唱得像 Rap、Rap 也能做到像唱歌一樣,因為我一直以這種想法活動,所以就會有喜歡我 Rap 的人,也會有喜歡我唱歌的人。

——這個話題稍微不太一樣,是有個 Fan 要我問的。成員們偶爾提到酒的話題時,總是會把在玹選作最能喝的成員,你的酒量又是如何的呢?
雖然我不算是不能喝,但絕對不是能和演藝圈裡真的很能喝的人們相提並論的程度,只是可以一直開心地喝著而已。

——演藝圈裡有好幾位都是出了名的能喝,你的意思是不到那種程度對吧?
(笑)我們成員們其實也不是很會喝,所以我在不能喝的成員們之中算是能喝的,但並不是能和那些人相比的水準。

——你都喝哪種酒呢?
其實我一次都沒有試過自己喝酒,本來也沒有很喜歡啤酒,但喝過健力士(Guinness)之後我就很喜歡,甚至第一次覺得我可以嘗試用這種酒自己一個人喝。威士忌是最近看 YouTube 有找來喝過幾次的入門程度,紅酒跟燒酒的話我不太怎麼喝。

——健力士是好朋友,威士忌是想變熟的朋友。
是的,我還在慢慢了解威士忌裡單一麥芽的那類。

——據說你也有收集黑膠唱片?
從以前開始就有持續收集,我喜歡靈魂音樂,也喜歡一些爵士樂。

——那你的旅行路線裡一定會有二手唱片店了吧。
雖然這次巡演時沒能去成,但上次去美洲巡演時,我有去找各個地方的唱片店,是我小小的樂趣。

——聽說日本的唱片店都整理得很好。
沒錯,而且還會藏著一些稀有的東西,但我去的時候常常會發生我真的很想要的唱片都缺貨的狀況,老是聽到說「前幾天有進但都賣完了」,親切的店員們雖然都會說如果再進貨可以聯絡我,但還在巡演的我沒辦法就再回去拿嘛。

——聽說你也會用底片相機?
我經常用的是 Leica 的 Minilux,有段時間很喜歡底片照的感覺,就算是隨意地拍下當下想拍的東西,照片的感性也出來得很漂亮,所以我很喜歡我第一台買的 Leica Minilux ,而且沖洗照片的樂趣也還不錯,單眼和其他底片相機的魅力好像就是這樣,因為不知道出來會怎麼樣,所以拍下想拍的瞬間,過了一陣子之後,要到沖洗完成才能看得到,如果是專業的相機,不是得一直嘗試要從哪個角度或哪種光線、從哪裡拍才會好看對吧。

——感受到你對類比(Analog)的憧憬了。你爸爸該不會有一間獨立視聽室吧?(笑)
嗚哇,如果是這樣就太好了(笑),雖然沒有獨立的視聽室,但我爸爸真的很喜歡音樂,偶爾甚至會覺得他好像比我更喜歡。以前他會送我 CD 推薦西洋的流行歌,或是直接在家裡放給我聽,他也會傳給我韓國前輩歌手的影片連結。

——好的品味取向就是用這種方式傳承的。
雖然現在的取向跟爸爸不一樣,但喜歡某個東西時就會去鑽研的心情好像確實是遺傳於他。

——其實因為要做這次的訪問,我抓了身邊幾個在玹的 Fan 們問了很多問題,那時其中有一位說了這樣的話,我覺得一定要和你說,「我覺得在玹做什麼都沒關係,我無條件都會支持的,只要一直能讓我看到就好了。」,這種心情是不是太絕對了呢?
簽名會的時候也會有人和我說這樣的話,「想做的都去做吧」、「不管做什麼我都會支持你」,每次聽到都會讓我想更努力的決心變得更加堅定,另一方面,我也希望自己能如他們支持的那樣有更好的發展,然後成為支持我的那些人在日常生活中的力量,我們和 Fan 的這種關係,是一種會分享我如果沒有從事這個職業就沒辦法輕易體會的情感的關係,這一點真的很珍貴,我也很感激。

——在現在期許的事情中,有什麼最荒唐的夢嗎?
真是個讓人慌張的問題,現在突然有種想在 F1 賽道上用瘋狂的速度狂飆 F1 級賽車的想法。啊!我又想到了,我想去太空旅行,想見見外星生物。

——雖然外星生物有點難保證,但其他的夢只要在玹下定決心好像都能完成吧?說不定 Fan 們也可以讓你搭上 Space X 呢。
(網頁缺段,若有完整會再補上)












//


➯ 𝐌𝐨𝐫𝐞 ð‰ð€ð„𝐇𝐘𝐔𝐍



➯ 𝐌𝐨𝐫𝐞 𝐍𝐂𝐓 𝟏𝟐𝟕 

❒ 𝑚𝑢𝑠𝑖𝑐

❒ 𝑠𝑡𝑎𝑔𝑒

❒ 𝑟𝑒𝑎𝑑 𝑎𝑙𝑙







                                
► translated by cyl.
► 本文翻譯未經授權請勿以任何形式全文或部分轉載及引用
► No sharing, quoting and re-uploading IN ANY WAY, SHAPE OR FORM without permission.

► YOUR SONG.  www.your-song.net

You Might Also Like

0 comments